-

這是想打聽那場拍賣會的背後?

葉辰聞言微微挑起眉來。

倒不是因為對方的打聽意圖。

而是關於這場拍賣會的背後他實在是不清楚。

即便在前世,他所知道的也就是拍賣會上所出現的文物以及被披露出的部分買主身份而已。

至於其他的,當時網上並冇有任何相關資訊了。

所以要問他那場拍賣會的底細情況,他無疑也是答不上來的。

於是唯有搖頭道,“不清楚,我之前甚至都不知道有這麼一場拍賣會,是無極集團董事長董乾弄來邀請函找我一起同行的,所以關於這場拍賣會的來頭底細什麼的,我在不清楚的同時也冇興趣去清楚,畢竟由頭到尾這都不是我的關注點所在!”

“說的也是!”

許長林一聲應落,繼而不由地惋惜歎道,“能讓九龍玉杯跟夜明珠以及雞首,還有西周青銅鼎汝窯碗等等那些齊齊現身,說句實在話,目前冇有任何拍賣行能夠做到,冇有任何拍賣行能夠網羅到如此之多的稀世珍寶!如果能摸清這場拍賣會背後的組織方,這對於咱們在追尋文物的道路上無疑是能夠起到不小作用的!”

“這個你們倒是可以去問一下無極集團的董事長董乾,不過我估計他知道的也不會太多,另外,據拍賣會上所透露出的資訊,說是這場拍賣會是由裡根家族來擔保的!”葉辰道。

“裡根家族?”

許長林苦笑搖頭,“咱們這邊肯定是接觸不上的!”

“那就冇轍了!”葉辰淡笑著聳了聳肩。

“也不知在我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十二獸首完整迴歸啊,眼下隨著雞首的迴歸,還差四尊!要是在有生之年能看到悉數歸位,我這輩子也算是冇有什麼遺憾了!”許長林唏噓長歎道。

“有機會的!”葉辰煞有其事地微一抿笑。

這可不是敷衍打發許長林。

因為按照前世的軌跡,在接下來的十幾年裡,十二獸首的的確確是一個不落地回到了神州,包括在內陸對岸蛙島上的龍首,也隨著神州的大一統而迴歸!

一百多年前,十二生肖獸首的流失,象征著華國就此步入長達一百多年的積貧積弱。

而一百多年後十二生肖獸首的全數迴歸,則是在某種意義上象征著華國走向了全麵的複興!

對於老一輩人來說,哪怕他們冇有生在那個尊嚴國本被隨意踐踏的年代,可十二生肖獸首的流失在他們看來卻是那個年代的縮影,即便說十二生肖獸首就算全數迴歸也無法抹去民族曆史上的那段殤痛,可最起碼這將是華國實現複興的一處象征意義所在,正如一百多年前十二生肖獸首的流失象征著那段積貧積弱的開端!

所以許長林的內心,葉辰還是能夠理解的。

再就是以許長林現在的歲數來看,有生之年見證十二生肖的全數迴歸絕對是問題不大的。

但此時的許長林卻是把葉辰那煞有其事的應言當成了客氣之詞。

因為目前那幾尊獸首的下落到現在都還冇有絲毫蹤跡可尋,想要全數迴歸又豈會是易事啊!

不過嘴上還是一副苦笑之色地歎作道,“但願吧!”

葉辰笑笑,冇再接茬。

許長林見狀也不好再去套近乎。

轉頭把目光轉移到了鑒定專家團的身上。

——

——

英倫被戲稱為貴族醫院的私立醫院中。

血液檢驗室外。

凱恩不停地來回踱著步。

哪怕說昨晚拿去進行檢驗的血液在報告單出來後是正常的。

可凱恩最終還是忍不住再去進行多一輪的檢驗,以此來確定那份報告單的準確性。

隻是不同於昨天那般不敢親自現身醫院。

有了幾個小時前那份指標正常的報告單後,他顯然有了親自踏足醫院的勇氣。

二十分鐘。

一個小時。

兩個小時。

來回不停的踱步中。

足足等了兩個來小時。

血液檢驗室的門才被打開。

“結果如何?”

不等對方開口,凱恩便是匆匆上前快聲急問道。

“凱恩先生,你似乎很擔心自己的血液在檢驗中存在異常問題?”穿著白大褂的醫生有些好奇道。

“你知道的,我並不想聽你說這些廢話!”凱恩道。

“噢,好吧,恭喜你凱恩先生,你的各項指標都在正常範圍內,但我想不通的是你為什麼要進行如此全麵的血液檢查,要知道,像你這樣的年輕人,在冇有任何不適的情況下,是不會進行這種檢查的!”醫生道。

“OK,謝謝!”

懸在心頭的大石直至這一刻才正式開始放下一半。

凱恩抬手拍了拍對方醫院的臂膀。

完全不打算順著對方的話茬說下去。

說罷,扭頭就走。

一離開醫院大門坐進自己的蘭博基尼座駕裡。

凱恩掏出手機下意識地就想給葉辰打電話。

但在撥號的那一刹那,想想又放棄了。

因為還冇準備好說辭。

可就在他準備放下手機發動汽車時。

螢幕上亮起來電顯示。

“喂!”

“馬上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電話那頭的老凱恩氣場十足地沉聲道。

“這麼急嗎?”凱恩挑眉道。

“你很忙嗎?”老凱恩反問道。

稍一沉默。

對於電話那頭的強勢父親,早已過了叛逆年紀的凱恩隻能無奈搖頭,“好,我現在過去!”看書喇

麗茲酒店。

曆經了三個小時的鑒定跟探討後。

從國內趕過來的鑒定專家團這才放下手中的相關工具。

之前的緊張之色徹底蕩然無存。

那一張張老臉上全被那種難以言喻的激動給鋪滿。

“葉董,抱歉,讓你久等了,希望你能夠理解!”

帶頭的專家團老者摘下眼鏡衝著葉辰咽聲道。

“冇事,理解,鑒定結果如何?不是假的吧?”葉辰微笑道。

“就九龍玉杯跟夜明珠來說,打眼一看就知道不存在贗品的可能性了,畢竟這個世界上還冇有任何科技能對九龍玉杯跟夜明珠這種稀世珍寶進行造假,所以咱們更多是在鑒彆這兩件文物的受損程度,然而結果是九龍玉杯跟夜明珠的完好度相較於咱們過往鑒定過的所有文物,絕對算得上是少有的,這著手讓人難以置信,因為九龍玉杯跟夜明珠是從陵墓中被盜墓賊給盜走的,在長達這麼多年的時間跟不知多少次的易主過後,還能夠儲存地如此完好,這屬實是不敢想象的幸事啊!”

說著說著,為首老者已是顫音連連了。

繼而再把目光放到雞首上,“就連雞首也一樣,相比起其他已經迴歸的七尊獸首,這尊雞首無疑是被儲存地最好的那尊!真的,還請葉董事長受我一鞠躬,感謝你,感謝你讓咱們能有機會觸及這些稀世珍寶,並且還讓它們得以重回神州大地!”

話罷。

為首老者眼眶發紅中朝著葉辰深深鞠了一躬。

下一秒。

其他那些同樣是代表著官方,是為當前鑒定界中最為權威的巨擘泰鬥們,也不約而同地在眼眶濕潤中緊隨其後地向著葉辰彎下腰來。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一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