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治醫師最後還是決定先隱瞞陸笙,她需要請示一下那個人,再做決定。

同時,主治醫師將助產士單獨叫走,威逼恐嚇了一番,讓她不準將此事說出去,否則工作保不住是小事,嚴重點命都會冇了。

助產士雖然心裡不滿,但是也不可能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幫陸笙。她一口應下,保證絕不會對外說。

主治醫師滿意的讓她先離開,再然後,她掏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過去。“跟你說個事,陸笙懷了三胞胎。”

對麵傳來一道女人的聲音,“什麼?你之前不是說隻是雙胞胎??”

“我之前出現了誤診……”

對麵有些氣急敗壞,“這種低級錯誤你也會犯?你到底怎麼搞的?”

聞言,主治醫師有些不高興,“B超檢查本就不是百分百準確的,前幾次檢查時,估計是體積最小的胎兒被另外兩個給擋住了,所以我纔沒發現。你也做過醫生,你應該明白的……”

解釋了幾句,她搖了搖頭,話鋒一轉,“算了,我要跟你說的重點不是這個,陸笙順產生了兩個胎兒,第三個還冇生就停止宮縮了,基本上這幾天都不會再宮縮了。而且三胞胎這件事瞞不了她多久的,我是想問問你,這件事你如何打算?”

對麵沉默了幾秒,忽然問,“她的身體情況如何?”

“整體來說,還算不錯,就是有些貧血,所以纔會在產床上直接暈過去。”

“人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她是死是活,還不都是你說了算。”

明確對方的意圖後,主治醫師呼吸瞬間停滯,隨即她壓低了聲音吼過去,“你瘋了吧,這要是被髮現了,賠錢停職是小,搞不好要進去的!”

“怕什麼,她現在已經不是霍太太了,又成了無父無母的孤兒,冇有人能夠為她撐腰了,她就算是死,也隻能是白死!”

主治醫師喉頭一哽,發現自己竟然無法反駁她的話。

確實,如今陸笙是一個孤女,死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而且在醫院裡,想要殺一個人於無形,簡直太容易了。

“對了,那兩個孩子現在怎麼樣?”

“一個是男嬰,吸收的營養比較多,也相對健康些,另一個是女嬰,一出生就呼吸暫停了,體重輕的嚇人,還渾身青紫的,現在住在ICU裡,能不能活下來不好說,但大概率是活不下來的。”

對方的女人衡量了三秒,瞬間做出決斷,“將那個健康的男嬰交給我。”

主治醫師無語至極,“……想悄無聲息帶走一個孩子,哪有這麼容易。作為朋友,你就彆再為難我了。”

“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等事後,我之前承諾給你的好處,翻倍。”

有錢能使鬼推磨。

聽到對方給出的籌碼,主治醫師狠狠地心動了。

她歎了口氣,“好吧,等男嬰身體指標一切正常,我會聯絡你。”

“要多久?”

“一週之內。”

“好,我等你的電話。另外,不管是對外還是對陸笙的說辭,都要說那個男嬰生下來就死了,至於女嬰,就實話實說吧,反正也活不長。”

“我明白。”

掛了電話後,主治醫師的臉色有些陰暗。

幸好陸笙原本就不想她分娩的事暴露,所以知道這件事的人極少,她做起手腳來,也更加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