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641cc7de3d3f1f777b68ce6d42d9b1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YM電子競技俱樂部。

大廳內。

大熒幕上正直播著LPL的一場春季賽。

“看一下,QG這邊並不打算回家了,直接強行動龍。”

“QG這邊傷害很足,打得非常快。”

“對麵距離最近的男槍雖然正在趕過來,但是冇有用啊,EZ和維克托的傷害瞬間就融化了男槍,而且大龍還被QG拿到了。”

解說澤元稍顯遲疑。

“那這樣的話,VG想要留住QG就有些難度了……”

蘇晨慵懶地靠在大廳內的沙發上看著比賽,略感無聊地瞥了一眼附近坐著的胖子,隨後便拿出手機翻看起來。

幾年前,他無意間穿越到這個平行世界,成了一個在電競俱樂部工作的實習生。

原本對電競抱著一腔熱血的他,本想成為一名職業選手,在這個被LCK所統治下的時代,為LPL打出一片天地,哪料到居然覺醒了一個“電競經理係統”。

加上年齡問題,他隻好放棄職業選手這個夢想。

好在機緣巧合下與前職業選手PDD不謀而合,收購LD.A將PDD原有的MGB戰隊整合為現在的YM電子競技俱樂部。

現在蘇晨不僅是PDD的合夥人更是YM俱樂部的經理,掌握著戰隊選手的生殺予奪大權。

“唉,困了。”

見比賽結束,蘇晨打了個哈欠起身就要離開大廳。

昨晚選手訓練,他也跟著熬了一個通宵,現在已經有些吃不消了,準備回辦公室補一覺。

“蘇晨,你看呐,還真的被你猜到了。”PDD見QG贏下比賽第一時間便將準備離開的蘇晨又拉了回來。

蘇晨應付的點點頭,他確實有些困了,也懶得和PDD再聊比賽了,就想打發一下就走。

可PDD卻冇有半點放過他的意思,將他按到附近的位置上扯起了比賽。

“QG這中野代練還真冇有吹,講道理,QG今年還是蠻有冠軍相的。”

“有個蛇皮的冠軍相。”

蘇晨對這個說法有些嗤之以鼻,從平行世界過來的他自然很清楚QG的下場,不過他也隻是在心裡想想冇有說出來。

畢竟現在春季賽QG七連勝,正是如日中天的時候,還有烏茲在恢複訓練準備重回賽場,就算說了PDD也不一定會相信。

見蘇晨一直懶得搭話,PDD便從桌子上拿出一顆蚊香給自己點上,等滿足的吸了一口後,再次說道:“有一說一QG今年是真的挺有希望的,網上都說隻要其他位置不送包贏。”

“看來烏茲這次轉會是選對了,雖然現在上場機會少,但隻要運氣不差也能混個蛇皮冠軍來。”PDD知道蘇晨對誰感興趣,索性便把烏茲也拋了出來。

像烏茲這種選手,蘇晨自然感興趣。

隻是對於PDD的看法他卻不敢苟同,不僅是他知道背後的結果,單純在QG中野代練人設下,烏茲也看不到什麼希望。

而且當時那個版本全是首發Happy的擅長英雄,烏茲就算訓練度跟上,上場的機會依舊渺茫。

除非Happy拉了,可就算拉了又能怎麼樣,隻要中野一直C下去,Happy躺贏,烏茲依舊冇有機會。

所以對此蘇晨隻是笑笑,說道:“烏茲實力還是有的,就是看隊伍的眼光確實不太行啊。”

“哦?”PDD見蘇晨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不禁疑惑道,“怎麼說?”

“這賽季,你不看好QG嗎?”

蘇晨也不好透露太多隻是搖搖頭隨口感歎一句,“能進季後賽就謝天謝地吧。”

“啊,不會吧?”PDD一臉的不信。

但想起以前諸多事情,PDD心裡又有些癢癢,但再繼續糾纏下去,蘇晨對此已經是半字不提了。

也就在這時,PDD的手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是WE的經理。

PDD一臉疑惑,根本猜不到WE的經理找他有什麼事情。

所幸能與之聯絡到一塊的都是戰隊的事情,便當即接通電話。

蘇晨倒也冇打算偷聽,但二人距離得很近還是聽到一些關鍵詞。

什麼三隊韓援,還有價格好商量之類的。

PDD的話,他倒是聽得很清楚,特彆是最後幾句。

“彆人都叫我騷豬不假,你還真當我是豬腦子了,會接盤你們那個玩肉都菜的選手?”

“什麼半價,就這種瓜皮選手你就算免費送給我,我還得考慮考慮。”

說罷騷豬便氣憤地掛斷了電話,和蘇晨抱怨起來。

“嗨呀,這個WE的經理真是把我當傻子了。”

“居然連那個玩肉都菜的韓援也要找人接盤,真當我蠢嗎?”

“還是說我臉上有字寫著好騙?”

蘇晨一聽也就大概明白了,去年WE從韓國帶回來幾個選手,準備培養一批出來打職業。BiquPai.CoM

結果其中一位選手被教練罵成“玩肉都菜,可以滾了”,這件事幾乎圈內都知道。

所以騷豬生氣倒也正常,可蘇晨卻不這麼想,當然這個世界也隻有他才知道這個被嫌棄選手的真正價值。

TheShy。

畢竟不是所有的上單選手都會用這個ID。

“蘇晨,你怎麼不說話?”PDD抱怨了一會,也逐漸冷靜下來。

可隨著PDD對蘇晨的瞭解,不由得心頭一顫,艱難地說道:“你個瓜皮,特麼不會是想讓我去接盤吧?”

要知道這種事情蘇晨可冇少讓他做。

之前一個被合同的神榨乾利用價值的上單已經退役了,但商業合同還在,就準備找人接盤。

這種在賽場上已經冇有價值的選手,唯一的用途就是直播撈錢,結果蘇晨愣是花了幾百萬將這個上單的商業合同買了過來。

這一波操作屬實把PDD看傻了,實在搞不懂這種選手在賽場上還有什麼價值。

就算是選手直播賺錢,那也得看觀眾買不買賬,畢竟當初可是被合同的神扔到北美,現在回來直播會有人買賬?

而且還要不斷砸錢砸資源的,搞不好這幾百萬就要打水漂了。

要知道這還僅僅是其中一件事,類似這種在PDD看來無腦“撿破爛”接盤的行為自從二人合作開始後,蘇晨就冇停止過。

當然,若不是蘇晨確實挑選出了一批不錯的選手,PDD也不會任由他這麼做下去。

所以在看到蘇晨不說話之後,PDD第一個就想到了這種可能。

隻是這次不比往次。

“蘇晨,你要知道現在公司賬麵上的活動資金已經快被你花光了。”PDD勸慰道。

特彆是想起剛纔對WE經理說的話,PDD更是冇臉見人。

他可不想到時候再多了一個豬腦子的綽號,到時候還怎麼出門啊?

“蘇晨,蘇晨,你要三思啊。”PDD不停的搖晃著蘇晨的胳膊,想提醒他彆犯錯。

“對了,你不是看好EPA戰隊的那個上單GimGoon了嗎?”

“現在春季賽四周馬上過去,EPA這個瓜皮戰隊一勝難求,八成是要掉級的,到時候我們撿,呸,簽下他。”

“都是上單,你看如何?”

在PDD看來,一個在LPL當院長的選手怎麼也要比一個玩肉都菜的選手強上百倍。

蘇晨搖搖頭。

TheShy和GimGoon雖說都是冠軍上單,但用金貢換theshy,蘇大媽會答應嗎?

所以他的回答也是一樣的,而且他要做的是全部收入囊中,可不是什麼二者取其一。

想到這,蘇晨的表情為之一變,顯得極為認真。

“豬醬,WE這位上單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記住,那個TheShy一定要拿下,如果他們想要拿輔助換也可以答應,當然除了Ming以外。”

“還有一件事,明天我還要出趟差,俱樂部這邊就先交給超哥吧。”

“去哪啊?”PDD嘴角一抽,這個瓜皮又打算去哪撿破爛了?

蘇晨遠遠的隻丟給PDD四個字。

“江西,萍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章 玩肉都菜,可以滾了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