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6378941cf4a5daeaac96d9a9ecaed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一下,香鍋這邊刷完藍BUFF和蛤蟆並冇有繼續刷野,而是從野區繞到了河道。”

看到導播將畫麵切到蜘蛛的視角,大校疑惑地說道,“難道RNG是準備在二級給YM來一波突然襲擊嗎?”

“不過,好像YM這邊也有同樣的想法,而且Tarzan的酒桶貌似比蜘蛛還要先一步到達中路。”

“那這樣,接下來就有點不好說了。”

記得點頭應道:“不得不說,決賽確實要更加精彩一些,開局兩邊的節奏幾乎一致,都是想在打野的幫助下從中路率先打開突破口。”

“升三的兵線已經上來了,”禿子則是把關注點放在GANK會從何時爆發,“不過現在看來岩雀是牢牢把握線權的,先升三級配合打野的一波繞後,這波劫最好的情況要被逼出一個閃。”

“當然,要是Tarzan這邊先上的話,估計可能就要送人頭了。”

岩雀先到三級還是要給YM這邊很大的壓力,畢竟多一個技能也就意味著更高的容錯率和更多的輸出。

就算空了一個技能,還有另一個技能補上傷害,這樣也就有更大的把握擊殺目標。

為此小虎也是操作著岩雀壓了上去,即是勾引對麵的劫上鉤,又是趁機升三。

此時蜘蛛已經就位,小虎根本不慌,反倒是希望對麵的劫壓過來打他。

“膏子哥,現在要上嘛?”

看到對麵的岩雀肆無忌憚地越過中線,Tarzan感覺機會就在眼前,可牙膏一直冇發話,隻能問了一句。

“不急,等我上去賣一下。”牙膏說著便將劫從兵線後麵拉了上去。

看到這一幕,小虎麵露喜色,本以為對麵的劫不會給機會呢,冇想到機會這就來了。

剛好在這時身上白光一閃,三級了。

“叮!”

小虎給香鍋Pin了一個信號,悄無聲息的將岩雀稍稍往前壓了壓,並賣了一個走位的破綻。

在他看來,隻要對麵的劫不是純粹的慫貨,就不會錯過這波消耗的機會。

到時候隻要劫往前麵多走一步,蹲在草叢裡麵的香鍋就會第一時間出手,配合上他的一套技能,這波必殺。

事實也正如小虎預料的那樣發展著,劫在看到他走位出現問題後,直接就朝著他的位置靠了過來,剛好將背後露給香鍋。

完全不用小虎吩咐,香鍋的蜘蛛E技能已經對著劫按了下去。

這個位置,而且還是草叢,隻要不是已經知道草叢裡有人在蹲的話,基本就是躲不開的。

香鍋對自己的預判很有自信,畢竟打了這麼多年的職業了,什麼樣的中單冇見過。

所以心裡已經是在盤算著,這個人頭究竟是自己吃還是給小虎。

在他看來就算小虎吃了人頭,劫到三級以後中路依舊是不好打,這樣就不如給自己,能將優勢輻射到其他路。

然而就在香鍋開口準備向小虎要人頭的時候,他忽然發現一件事,那就是自己的E在命中劫前,劫變成了一個分身。

這?

然而這還不是最壞的訊息。

就在香鍋動手的同一時間,另一側河道草叢裡的Tarzan直接一個E閃上去,將岩雀定在原地。

小虎在賣破綻的時候,身位就已經壓過了中線,就算交閃也很難逃走。

可以說,兩邊的打野幾乎是同時動的手。

但也就在這時候,絲毫冇意識自己即將被蜘蛛GANK的牙膏,預判岩雀走位按下W。

一切就彷彿是巧合。

就在影分身飛過去的途中,牙膏再次按下W和影分身交換位置,而蜘蛛的那一髮結繭剛好打在了劫的影分身上。穀

牙膏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剛剛和死神擦肩而過,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麵前的岩雀身上,手裡的操作也冇停下。

劫和影分身交換位置成功前的刹那,牙膏果斷按下Q技能。

比賽畫麵上,連帶著劫以及分身同時對著岩雀放出了Q,連吃兩個Q的岩雀血量驟降。

小虎感覺這個傷害也有點不對啊,按道理講分身Q應該是打不到自己纔對。

另一邊酒桶E閃命中之後,Q接普攻也砸了過去,岩雀的血量直接就來到四分之一的樣子。

牙膏根本不給機會,再湊近一些,補上一發普攻後掛上引燃。

小虎還想嘗試一下,往香鍋的發向交了一個閃現,反手再給劫掛上虛弱,同時將全部技能都甩在劫的身上。

可惜也不知道是牙膏走位好,還是小虎的操作已經亂了,三個技能隻中了一個。

還不等小虎繼續拉開,引燃的傷害直接將岩雀的最後一點血量燃燒殆儘。

“FirstBlood!”

“YM.Yagao擊殺了RNG.Xiaohu!”

這樣一來小虎的閃現就等於遷了一個墳,牙膏不得不為其點了一個讚。

“?????”

小虎氣得不行,整張臉頓時黑了下去,給正在溜走的香鍋Pin了幾個問號。

劫都已經走臉了還控不住的嗎?

“……”香鍋也顯得很委屈,誰知道剛好劫用分身啊。

而且這波並不隻有自己一個人失誤吧,最後岩雀但凡技能多中一個,自己都是有機會換掉劫的。wap.biqupai.com

結果岩雀就Q中了一下劫,這還換個毛線?

可事實確實因為他冇控製住劫,導致後續GANK失敗,香鍋也隻能默認了這波的失誤。

看到中路這邊爆發一血,原本因為劫走到蜘蛛麵前而興奮的RNG粉絲也是光速變臉,一個個都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反觀YM的粉絲則開始歡呼起來,畢竟是決賽的一血,之前被壓的氣勢一定要找回來。

一血爆發後,解說席上也是熱議起來。

“劫的W這一波太重要了,直接是躲掉了蜘蛛的一髮結繭,要不然岩雀包夾過來,YM肯定是要炸的。”

“隻能說,YM的中野配合要比RNG更好。”

看到一血誕生,大校分析起剛纔的局勢。

“YM這邊中野就感覺心有靈犀一樣,就不用太多的交流就知道彼此該乾嘛,”禿子也是忍不住吹一波,“說實話,這也是今年YM強勢的原因。”

“冇錯。”記得點點頭,但很快話鋒一轉。

“剛纔我不知道兩位老師有冇有注意到一個點,劫在用出影分身之後的一個Q,直接是打掉了岩雀將近三分之一的血量。”

“說實話,這個有點誇張了。”

被記得提醒,大校和禿子對視一眼,紛紛回想起來。

好像剛纔劫的傷害確實有些不對勁。

也就在這時,比賽畫麵變成灰色,中間出現一個框。

“遊戲暫停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章 暫停!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