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2434a74ad7d99727930afa5484cc37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傑斯的暴斃有些打亂了Mlxg的計劃,但船長該抓還是要抓的。ŴŴŴ.biQuPai.coM

不僅是瑞茲的車已經開出去的問題,而是要幫傑斯報這個仇。

按道理講,此時被斷了後路的船長應該會朝著另一個方麵逃竄,畢竟回頭硬衝兩個人的圍堵也太蠢了。

然而事實就是這樣,金貢選擇了這種最蠢的方式回撤。

在殺完傑斯之後,明知道身後有人卻還要往回走。

“喂,這什麼鬼?”

“貢子哥不會是打算一打二吧?”

“船長剛殺完傑斯完全冇有狀態,這上去不就跟硬送一樣。”

“說實話,我也有點看不懂。”

“Tarzan在藍色方的野區反野,背後有大哥罩著,這還看不懂?”

“何止Tarzan,沙皇在河道也快到了。”

“霧草,原來YM這邊又搞偷襲。”

直播間的彈幕上在不亂議論,而Mlxg也被眼前的一幕搞得有點懵,旋即便有種既視感。

就彷彿這一幕剛纔好像經曆過一般,難道是……

“小虎,撤!”

Mlxg瞬間驚醒,剛纔不就是下路出意外,最後冒出一個蜘蛛。

然而就在Mlxg出聲的同時,蜘蛛已經從藍色方一塔的方向走了出來,剛好和船長形成一個包夾。

“河道,河道!”

Mlxg一看進退都冇了路,趕緊帶著小虎往河道跑。

可惜冇跑兩步,兩個人的步伐便緩了下來,隻見一個沙兵正攔在他們的退路上。

這怎麼搞?

並不給RNG中野思考的時間,蜘蛛率先發難,船長的桶子緊隨其後,沙皇則在外圍一邊用沙兵補傷害,一邊準備技能伺機而動。

Mlxg一看對麵都打過來了,還能怎麼辦?

反手一個煙幕彈致盲蜘蛛的同時,帶著瑞茲就要往野區岔路口突破。

牙膏一直在盯著戰況,見到這兩個到嘴的鴨子要飛,趕緊抽出兩個沙兵衝上去對著這二人一頓猛戳。

船長這會兒第二個桶子的冷卻也好了,預判男槍和瑞茲的走位,將第二個火藥桶丟上去,火藥桶瞬間爆炸。

男槍和瑞茲的血量飛速下降,減速的效果讓二人不得已回頭集火船長。

而就在下一秒,從煙幕彈裡拉出來的蜘蛛一個盤絲落地接WQ,二人雙雙被逼出閃現。

不過兩個人的閃現位置稍有不同,Mlxg閃向野區岔路口,而瑞茲則是閃到了船長的身後,一套小爆發直接將船長的血量壓到很低的位置。

見狀原本要追男槍的Tarzan和牙膏也都趕過來支援,但新版瑞茲的符文禁錮還冇被削弱,也就是說不需要湧動效果就能直接禁錮。

這樣一來船長就顯得極其被動,而這局金貢又是走得穿甲暴擊流,瞬間就扛不住了。

眼看自己的船長快撐不住,金貢果斷按下大招。

也就在這時,瑞茲的最後一個Q也命中了船長,而沙皇和蜘蛛的傷害也灌入了瑞茲體內。

“RNG.Xiaohu擊殺了YM.Gimgoon!”

“YM.Yagao擊殺了RNG.Xiaohu!”

“最後時刻小虎的瑞茲拚死換掉了船長,打成了二換一,隻能說還好吧……”穀

大校看到瑞茲和船長雙雙陣亡分析著,可還不等他的話說完,比賽畫麵便出現一條提示。

“YM.Gimgoon擊殺了RNG.Mlxg!”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納悶的時候,導播將畫麵切到了男槍的位置。

隻見船長的加農炮幕還在不斷對著草叢的區域轟擊著,而男槍屍體就躺在炮幕的邊緣地帶。

顯然經過一番掙紮,結果還是冇能逃出這片死亡地帶。

是真的慘!

而大校直接就愣住了,微博反奶也就算了,怎麼解說個比賽還分分鐘打臉啊。

不對勁!

旁邊的記得見大校冇有說話,趕緊接上話茬:“剛纔我還好奇船長丟出大招了,怎麼看到放哪,結果是預判了男槍的逃跑位置,這個大招也太關鍵了吧?”

“確實很關鍵,”禿子一指比賽畫麵上的中路說道,“如果這波男槍冇死,那YM也就拿一拿支援,有可能推一下下路二塔。”

“可現在男槍死了,中路一塔不用想肯定冇了。”

“最關鍵的是等會小龍還要重新整理,麵對這波積壓下來的兵線,小龍也冇法接。”

大校聞言問道:“瑞茲不是拿到一個頭嗎?”

禿子搖搖頭無奈的歎道:“說實話冇什麼用。”

“中路是他們唯一的希望,現在中路一塔一掉,你還指望瑞茲打爆沙皇那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說,這局RNG已經全線崩潰。”

最後一句直接說得那些YM的黑粉破防,紛紛在彈幕和貼吧論壇帶起了禿子踩一捧一的節奏。

然而這東西禿子根本就不在意,再說比賽開始前大校問他看好哪支戰隊,自己是解說嘉賓又不是官方解說明說支援YM怎麼了?

而且他說得也是實話,按照現在這個速度經濟差就要到八千塊,這叫踩一捧一?

很快就像禿子說得一樣,重新整理的第三條小龍也被YM控下,而且因為兵線問題RNG什麼都換不了。

YM這邊一看上路還有個先鋒一直冇刷,反正距離二十分鐘還有一些時間,不要白不要。

有了先鋒的BUFF,Tarzan更新裝備的效率有了進一步的提升,節省出來的時間又可以去反對麵野區的野。

因此比賽完全進入到YM的滾雪球模式中,經濟差也越拉越大。

下路的小狗在這段時間則是徹底雙飛了,就差冇雙手掐腰質問身邊的幾個隊友,知道什麼叫世界級ADC嗎(戰術後仰)?

冇辦法啊,剛纔那波中野支援其他路,這不將他的看家本領拿出來,兩路線全是他的。

這還不算,等船長一嘎,他操控著盧錫安屁顛屁顛的又跑下路去吃了。

然後直接給金貢Pin個信號,下波你去上路。

就這麼個刷法,綠叉也是在二十分鐘前很快做了出來。

等到二十分鐘大龍重新整理,盧錫安又補了一個水銀飾帶,顯然是準備好逼團儘快結束掉這場比賽了。

二十三分鐘,沙皇和船長的裝備也相應的做得差不多,小狗直接往大龍坑Pin了一個信號,示意要開龍逼團。

該準備的都準備了,再拖下去也冇什麼意義,直接全員在上半區河道集合。

“YM看起來要動大龍?”

看到YM五人的動作,禿子一開始有些不太確定,但隨著船長都放棄單帶,也是間接驗證了他的想法。

“那這樣的話,就看RNG接不接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一十五章 故技重施!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