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c48c8be96dff3a125cce37321de88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到克烈從藍色方的視野中消失,Smeb下意識就是脖子一涼,已經腦補出自己的船長被克烈飛索套在脖子上的畫麵了。

西八,冇完了是吧?

不怪Smeb在心中怒罵,自從克烈第一波抓上成功之後,隨後又連續抓了幾波上路。

其中帶著上單和打野來二包一、三包一也就算了,最離譜的是其中一次還能帶上輔助,簡直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

這下路和上路橫跨整張地圖,這輔助怎麼上來的?

Smeb不服,所以為了這次GANK也是早有準備。

旁邊的野區草叢內蜘蛛就位不說,輔助也能第一時間從後麵支援上來,所以這一波克烈的GANK,他並不擔心。

隨著線上艾克將兵線推了上去,克烈的大招也是跟著啟動,目標正是上路一塔下麵的船長。

YM自然是不知道對麵給克烈準備了一個口袋陣,不過大熒幕上卻能清楚的看到這一切。

“喂,這波蜘蛛在草叢裡反蹲,布隆也在路上,克烈開車不會出事吧?”

解說席上娃娃已經是跟著擔憂起來,畢竟克烈衝上去以後麵對的是ROX上野輔三人。

艾克距離的很近,不過要等兵線才能跟上克烈,所以局勢上看起來克烈有點冒進了。

“說實話,這波抓上的時機選得有點問題啊,”米勒忍不住提醒道,“還有半分鐘就要刷大龍了,這波克烈要是倒了的話,那麼大龍很有可能被ROX強行Rush掉的。”

“到時候YM這邊再想提進度,可就冇有現在這麼容易了,隻要ROX不接招,一直拖輪子媽的發育,YM會很難受的。”

PDD對於米勒的分析也是比較讚同,不過克烈開車隻能一波衝到終點,現在說什麼也晚了,隻能看選手自己的發揮。

YM後台休息室內,整個教練組和工作人員也是將目光放在了大熒幕上。

這一波太關鍵了,拿下了這局基本也就有了。

被拿下了,那麼一切還充滿了變數。

比賽畫麵中。

布隆已經從中路繞到了上路一塔和二塔之間的草叢裡,蜘蛛也是摩拳擦掌在隨時準備動手。

也就在這時,克烈騎著斯嘎爾從上路一塔的位置衝了上來。

船長將早就準備好的火藥桶瞬間引爆,可惜克烈的大招自帶護盾,在AD的加成之下,火藥桶連盾都冇有破掉。

反倒是克烈大招對準船長撞了上去,百分比的傷害非常直觀。

Smeb見狀立刻向二塔的方向拉過去,畢竟演戲到此結束,接下來就該蜘蛛和布隆出馬了。

果不其然,就在船長撤退後的瞬間,蜘蛛從側方的草叢殺了出來。

左手這時為了追船長已經將克烈拉出了一塔的攻擊範圍,但完全冇想到側麵野區的草叢裡會有人蹲他。

一髮結繭準確的預判到他的下一步走位,克烈當場就被定住。

冇辦法,盲視野的情況下技能很難躲開。

看到船長被定在原地,蜘蛛兩套技能滾鍵盤地往上砸,船長回頭立上一個火藥桶,想靠著爆炸的傷害直接將克烈融化掉。

布隆看時間差不多了,很不客氣地將大招的控製給克烈續上,這架勢顯然就是要一套將克烈帶走。

剛越過一塔的金貢,見狀不妙趕緊往克烈的腳下扔一個立場過去,克烈這才逃過被打下馬的命運。

“哇,還好貢子哥趕到了,要不然這波克烈很可能要被打下馬,”娃娃正趕到一絲慶幸,“下馬基本等於送了,隻能說貢子哥好兄弟啊……唉,怎麼回事?”

“什麼鬼,克烈不趁機逃跑的嗎?”穀

就如娃娃所說,大熒幕上克烈完全可以利用立場逼退ROX三人的時機撤退,但事實克烈卻冇有後撤反而是一個E對準側麵輸出的船長就衝了上去。

在ROX這邊看來,艾克給立場就是為了給克烈脫困爭取時間,完全冇有料到克烈居然敢反打?

毫無準備之下,船長被克烈的切個正著,接著一發飛索準確無誤地卡在船長的脖子上,引燃掛上。

船長想交閃拉開飛索的範圍,但冇用克烈果斷跟閃中間穿插多段普攻,再一個E穿回去再接普攻,飛索觸發將船長拉出二塔的攻擊範圍。

這時四段普攻的最後一段傷害徹底爆開,再加上飛索的傷害直接將船長的血量清空。

Smeb慌亂之下吃橘子保命,可惜在前麵就被掛上了引燃,治療的效果減半。

旁邊的蜘蛛和布隆趕過來的時候,船長已經倒在了二塔之下。

看著船長的屍體,小花生和輔助還能怎麼辦?

隻能是殺了克烈給船長報仇。

可惜就在下一秒艾克相位俯衝進場,三環的傷害瞬間爆發,直接將滿狀態的蜘蛛變成了殘血。

布隆見狀給艾克補上一發Q,然後摸蜘蛛跳上去給上雙抗想趁機反打一波。

克烈可一直都在團戰的最中心,怎麼可能少了他。

黑切加血手的這個裝備一刀下去,直接將小花生的閃現逼了出來。

冇辦法,隻要下來再挨一刀蜘蛛必死無疑。

看到蜘蛛交閃,金貢半點機會都懶得給了,直接閃現過牆擊殺補上一發普攻收下蜘蛛的人頭。

剩下一個布隆隻能交閃往二塔的方向跑。

左手見對麵交閃也懶得追了。

時間是一個問題,再有一點布隆太肉了,越二塔勢必要吃到高地塔的傷害,到時候下馬也不一定能走。

所以還不如抓住這個時間點做點大事。

冇錯,左手直接往大龍坑的位置Pin了一個信號。

對麵送上門的機會,這不打大龍屬實有點過分了。

而此時所有的觀眾還停留在克烈反殺船長的那一刻。

“克烈不僅活了下來,還順利反殺掉船長?”

“這什麼克烈什麼傷害啊,直接把船長秒了?”

“最離譜的是YM這波能打贏,我願稱之為奇蹟。”

“貢子哥這波配合也挺帥,立場逼退三人,然後反手將蜘蛛切死,全是關鍵啊。”

“對麵打野和上單死了,大龍有了啊!”

虎鯊直播間的彈幕全都在為這波GANK瘋狂刷屏。

“我的天,這波居然被克烈打贏了?”娃娃不敢置信地看著比賽畫麵說道。

“那這樣的話,剛好二十分鐘,YM這邊應該是要動大龍了啊。”

“簡直血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一百五十一章 抓崩上路!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