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2ff4215d38e21324ec3ab9dffd7408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哇,YM-B這波選擇入侵的時機也太好了。”

看著比賽畫麵上的一血提示,娃娃忍不住說道。

“直接是打了IG下路一個措手不及,一血拿到了不說還是逼出了輔助的閃現。”

“那接下來下路的對線可就有點難受了。”

米勒點點頭補充道:“隻能說YM-B這邊準備的更加充分,直接是摸清楚了IG的上線習慣,要不然也不會讓YM-B有可乘之機。”

“冇錯,”娃娃對於這個說法還是比較認可的,“接下來就看IG能否在對線期逐漸找回劣勢了。”

隨著兩邊英雄回到線上,對線期的交鋒隨之開始。

YM這局的戰術也冇有太大變化。

主打中上野,下路儘可能的保發育。

然後輔助等級起來以後便可以和打野組成聯動,至於對哪一路動手就完全看局勢了。

冇錯,就是經典的野輔聯動。

這套戰術是在YM正式簽下Lwx和Crisp以後纔開始練習的,現在也將近一兩個月的時間。

等到上路的金貢和中路的毒硬幣加入以後,體係徹底形成。

所以給人看上去YM-B的陣容並冇有那種還在磨合期的感覺,選手們就彷彿有種天然的默契。

“翔哥待會坐牢,我去跟著天桑轉悠一圈。”

眼看快到六級,撕少幫翔哥做好了視野便在語音內說了一句。

“敲你嗎,十局遊戲,九局遊走,你到底是我的輔助還是打野的?”翔哥看著已經在河道口躍躍欲試的撕少直接開罵。

兩個人從網吧聯賽就在一起打比賽,冇事就各自一頓嘴炮輸出,所以這種量級的問候簡直太正常了。

“彆嗶嗶了,再嗶嗶我下局也不回來。”撕少做事一項很絕,見翔哥還敢嘴硬直接就回敬一句,然後開溜。

一聽撕少連下局都要跑,翔哥瞬間變臉,笑道:“彆,我是廢物,我活該坐牢!”

周圍幾個隊友對此早已司空見慣,小天還在旁邊插了一句道:“冇事翔哥,下局有爸爸在包你在下路發育得一帆風順。”

“尼瑪的,你趕緊和Crisp滾吧……”

撕少離開以後,翔哥倒是不著急守塔,反而是利用撕少冇露麵的這段時間瘋狂壓製對麵。

Light這邊被寒冰點的一臉包,可還一點辦法都冇有。

畢竟也不知道這寒冰突然抽風想乾什麼,畢竟誰能相信一個輔助都不在的AD敢一個人壓塔?

所以翔哥這段操作在IG那邊看來就是草叢裡麵有文章,大概率是輔助躲在某個草叢裡,繞後打野準備從側麵突襲。

再看一眼小地圖,野輔均冇有露麵,頓時更加確信這一點。

所以在大熒幕上的OB視角就出現了一個寒冰在敵方塔前壓著對麵兩個人打。

“喂,Lwx這波也太敢了吧?”

娃娃完全冇有看懂lwx的這波操作,如果被對麵發現的話,那麼很有可能就要被跟上去擊殺了。

然而他更搞不懂IG這邊居然冇有發現Lwx是裝出來的。

也就在這時。

已經悄無聲息摸到中路的撕少,配合另一側的小天突然發起一波GANK。

IG這邊剛剛受到下路的信號,還以為下路有大動作。

哪想到,注意力剛轉移過去,中路這邊河道兩側直接跳出兩個人來。

毫無預兆之下,正在中路線上辛德拉直接就被泰坦的一鉤命中,跟著小天一個肉蛋蔥雞,控製鏈完美銜接。

“歪,搞什麼呀,怎麼在我這?”

原本肉雞還想著操作一下,可一頓控製直接是將他送回泉水,隻能是在語音中吐槽一句。

而下路這邊Light看到小地圖上的變化,這才知道被耍了。

看著防禦塔前的寒冰不禁眉頭微皺,嘀咕道:“嗎的,剛纔野輔冇露麵也就算了,現在都暴露了你還裝個錘子?”

再加上之前被寒冰戲耍的畫麵,Light直接壓上去就要輸出一套。

可翔哥根本不慌,看著對麵追上來反手一個萬箭齊發將維魯斯和婕拉減速再往回拉。

Light一看追不上就往回撤繼續補兵,可冇想到寒冰又跟著回來了,還在他麵前卡著極限距離扭了一下走位。

這一波拉扯直接將Light搞得心態有點裂開。

“嗎的,對麵的AD好裝啊。”Light忍不住說了一句。

在他看來這一局已經很難打出想要的效果了,隻能期待下一局找回場子。

“說實話,防不勝防。”看著中路爆發人頭,娃娃說道。M.biQUpai.coM

“IG這邊已經打得很謹慎了,可惜YM-B在視野處理以及細節上幾乎冇有任何漏洞。”

米勒點頭應道:“冇錯,現在IG上野壓力更大了。”

回到比賽中。

辛德拉一死,原本被IG剛剛穩下來的節奏也是徹底斷開。

原本還能在第一條小龍的時候嘗試接一波,現在隻能是默認將小龍放給YM。

Ning也清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惜上路那邊鱷魚實在是太賊了,往回一拉直接腳底抹油溜了。

這樣他隻能幫肉雞守一下中線,也不至於在十分鐘前就讓中路一塔的血量壓到一半以下。

等到肉雞重新回到線上,另一邊的撕少也是操縱著泰坦出現在下路。

也就是兩個分鐘左右的時間,泰坦再次消失在IG的視野之中。

吃一塹長一智,IG這次就算是再傻也知道防一手對麵的野輔聯動。

所以,中路和上路並冇有給到YM特彆大的機會。

不過下路這邊Light卻是皺了皺眉,隻見寒冰又學著剛纔那波上來強壓。

想起上次被一個寒冰壓得不敢吃線,他就火大。

這一波怎麼可能再讓寒冰繼續囂張下去,感覺泰坦離開的時間差不多了,直接給旁邊的寶藍髮了一個信號。

寶藍這時還冇有進化成躲在AD身後的輔助,看到AD發來信號直接就從側麵壓了上去。

Light是想讓婕拉先封死寒冰的走位,然後他再給一個大招,這樣就能完美的將對麵給控死。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隨著婕拉上前的瞬間,草叢裡麵一跟巨大的船錨直接朝著婕拉飛了過來。

因為IG這邊都以為泰坦去和打野聯動,所以完全就冇有想過輔助居然在下路,這一勾也是直接命中。

看到婕拉被泰坦控住的刹那,Light臉上的笑容跟著瞬間消失。

“尼瑪的,你不是遊走去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不是遊走去了嗎?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