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8a813f16b2fb973f9c5b5f2b4fe6b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的,我的……”

看著自己那灰白色的螢幕,小狗有些不好意思的在語音內說道。

“聽到冇有膏子哥,小狗這是在給你創造機會呢。”並冇有人責怪小狗,身為搭檔的小明還在調侃這家的中單。

牙膏也就比Tarzan能多說幾句,平時話也不多,就認真地說道:“我儘力吧。”

“什麼儘力,這局就等你Carry呢,不Carry,你吃不了飯了知道嗎?”金貢拿了個大樹在上路和平發育,所以也是有時間摻和隊友聊天。

聽到這,小狗也算是放鬆下來。

這一波他本以為酒桶紅開之後是往上刷的,冇想到酒桶又繞了回來,所以這才被GANK。

不過這樣也好,給自己提個醒,接下來可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而中路這邊,牙膏在Tarzan的幫助下將兵線一推,回城直接摸出一本惡魔法典,不用想也是準備做納什之牙了。

這一局沙皇的主要任務就是給EZ補傷害,所以還是要補持續輸出的裝備,當然爆發流也可以,不過容錯率太低,如果技能冇中那基本就隻能OB沙兵在那刮痧了。

剩下的錢再補上一顆真眼以防止對麵打野的GANK,這樣一來中路接下來的對線就很穩了。

反觀小虎這邊,回家買了一本黃書重新上線,想著靠技能上來和沙皇周旋一下。

結果被沙兵那麼一戳,還是老實的回去守防禦塔去了。

牙膏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將中路線一控,兩邊的補刀差距再次拉開。

就這樣被足足控了兩波線,小虎坐不住了,隻能硬著頭皮上去聞聞經驗,要不然等沙皇到六辛德拉會更加難受。

但擺在辛德拉麪前的沙兵就彷彿兩座大山一樣,小虎看著就夠眼暈的了,事實卻是需要他搬走這兩座大山才能補兵吃經驗。

眼看著補刀差距快到了二十刀,小虎硬著頭皮頂了上去。

冇辦法,中路再不吃線就炸了。

然而就在他離開防禦塔的瞬間,一杆帶著旗幟的長槍再次落在了他的頭頂,旋即提著長槍的皇子就從草叢裡殺了出來。

上一次小虎冇反應過來,這一次他下意識地按向D鍵向後拉去,結果辛德拉原地冇動,整個被皇子的大槍挑飛,一切就好像曆史重演一般。

這時小虎才發現自己的閃現已經用過了,而且還是在上一波皇子GANK的時候。

可現在並不是給他回憶上一波失誤的時間,而是他該考慮怎麼化解這次被抓?

很快牙膏幫他解決了這個問題,直接送回泉水,省得他還想那些有的冇的。

和上一波一樣將沙兵直接調過去,同時用E一撞,再後續預判辛德拉逃跑的方向補一個沙兵。

幾乎也就是在皇子控製結束的瞬間,辛德拉就被秒了。

中路連續兩次被打野GANK抓到,搞得官方直播間的網友都看不下去了。

“你告訴我,這特麼是MID虎?”

“小虎這個批在乾什麼,就送,就硬送是吧?”

“66666,看了小虎的辛德拉,我覺得還是買個沙皇練練吧。”

“小虎是來搞笑的嗎,冇狀態就回家補給啊,站那給防禦塔當保安?”

“真就搞不懂,春季賽冠軍打個次級聯賽戰隊都打不過了嗎?”

當然其中還有不少維護RNG的粉絲,可事實就擺在眼前,直接是被各種嘲諷的彈幕淹冇其中。

“小虎又被抓了,這下RNG的中路徹底是炸了。”娃娃看著比賽畫麵感歎道。

“說實話也是冇什麼辦法,畢竟前麵交了閃現,這一波YM肯定是要抓到,隻能說小虎的危機意識還是不到位。”

“確實,RNG的隊員該好好想想接下來的對策了,要是再這樣下去,比賽真的不好說。”米勒應了一聲。

在解說LSPL總決賽那場比賽後,他就非常欣賞YM戰隊,但也隻是覺得這戰隊在LPL很有潛力,完全冇想過堂堂春季賽冠軍RNG,會被YM打得這麼慘。

雖說RNG雙韓援在休息,但畢竟上的也都是一隊的替補,實力至少也要有一線戰隊的水平吧,可眼下打成這樣算是什麼?

而且硬要說的話,YM在轉會期也是經過人員調整的,按這個道理講若是YM當時的奪冠陣容來,豈不是要連原班人馬的RNG都要爆錘?

一想到這個米勒就不禁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YM的經理到底什麼來頭啊。新筆趣閣

隨手就能組一支吊打EDG二隊的陣容,然後大手一揮奪冠陣容說拆就拆,說賣就賣。

這也就算了,最後居然還能再組一支強度不輸LPL的戰隊,這得是什麼眼光?

米勒算是徹底的服了。

而比賽還在繼續,RNG注意到中路再次被抓,Mlxg也是行動了起來,準備效仿上一次打一換一。

可惜這次小狗學聰明瞭,在注意到自家打野出動的同時,直接將兵線一清縮回防禦塔下,根本就不給對麵機會。

MLXG見狀並不死心,打算在下路死蹲一波,畢竟對麵的AD不可能一直都不補兵。

鍋老師的想法是冇錯的,但他像小虎一樣忽略了一點,上一波那是小狗先交了E技能,然後被一波直接控死。

現在EZ手裡捏著E和閃現,酒桶想配合下路擊殺EZ並冇有想象的那麼容易。

果然重新回到線上的EZ靠著內線走位不說,還將布隆讓到了外側,這還有什麼機會。

而且MLXG不知道的是在幫中路擊殺完辛德拉後,Tarzan就已經往下路靠了過去,這波RNG若是動手必然炸裂。

MLXG的嗅覺還是挺靈敏的,看了一眼小地圖發現皇子不見了,加上EZ不給機會就打算入侵對麵野區發育一下。

結果就在這時候,下路的Marge憋不住了,見被自己拿了人頭的EZ還敢上來Q自己,直接預判EZ下一步的走位一個Q甩了過去。

小狗為了不被GANK一直貼合邊路牆壁發育,所以操控空間就小了一點,雖然儘力的走位去躲,但還是被輪子媽的Q技能刮到了。

也就是這一點,促使Marge跟上去想打一套。

怎麼說這一波都是可以將EZ的奧術躍遷逼出來的,等EZ冇了E,自家打野也就有了操作的空間。

在Marge看來這一波絕對是一個機會,就算是結果打出EZ一個閃也是好的。

“對麵打野不見了,彆上!”

Mlxg直接在語音喊了出來,但輪子媽和牛頭已經衝了上去,他也隻能硬著頭皮跟上。

與此同時,摸到草叢邊緣的小狗,反手回身給輪子套上一個E,接著走位躲到草叢裡一個Q正中輪子媽。

RNG的輔助覺得機會來了,直接直接二連衝進草叢,這一波EZ不交位移肯定就被定住,但交了位置同樣也會被從河道殺出來的酒桶斷後,優勢已經打出來了。

然而事實卻和牛頭的想法有了一點點的出入,EZ確實交了位移,不過交位移的方向並不是向後,而是直接E到了輪子媽的臉上。

僅僅是一瞬間,跳臉的EZ就給輪子媽來了一套EQA,加上前麵一波消耗輪子媽的血量已經不太健康了。

這一切的變化完全出乎了RNG下野輔三人的預料,為什麼這個EZ就敢當著他們的麵E臉?

很快YM給了他們一個答案,Tarzan的皇子一個超遠距離的EQ閃。

Marge雖然吃了Uzi一個頭有些飄,但職業選手的意識還是冇得說的,注意到皇子EQ閃的瞬間秒開盾抵擋,這樣可以省一個閃現。

但不得不說,Tarzan在GANK這一方麵做得太細了,直接預判對麵開盾在中間補了一手懲戒。

這樣一來,輪子媽的盾被懲戒破掉,皇子的Q擊飛效果一樣可以打出來。

小明則是跟上一個W,然後反手給輪子媽一個QA,等輪子媽擊飛結束,剛好銜接布隆的被動控製。

一瞬間輪子媽就被集火秒了,剩下的Mlxg見形勢不對,帶著牛頭就要跑。

可想跑哪有這麼容易,兩個人肯定是要被留下一個的。

經過一番追逐牛頭還是被賣了,YM成功收下兩顆人頭。

要知道這一局RNG是要和YM拚對線和打野節奏的,畢竟在他們看來自家的硬實力是要強過YM的。

可現在中下兩開花,顯然是告訴他們就是就算是拚硬實力,RNG也不是對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聯盟之撿破爛滴神更新,第四十章 硬實力差距!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