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33e9f7063a41fe713322382e9a740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調動遼東薊州南軍的聖旨在三月初的時候到到達了薊州。

不過,真的要論起來,這薊州並不是算是遼東,這裡頂多就算是遼東的門戶入口而已。因為這裡距離北京並不是太遠,而且在明朝時,薊州是屬於順天府的管轄範圍,妥妥的天子腳下!

但是,因為明朝從大明戰神不幸被俘以後,土木部之變使得明朝精銳儘喪,從此以後明朝就失去了對草原部落的威懾力。這些草原部落尤其是以韃靼部為主的蒙古部落,他們經常冇事的時候就來北京近郊打秋風,隔三差五的就來搶劫一番要點好處才肯撤退。

所以,彆看薊州距離北京很近,甚至還是北京的管轄範圍,但是這裡已經是防禦草原部落入侵的第一道防線了。

所以,這次有了天子守國門的說法。

不過,轉念一想這地方距離北京這麼近,為什麼不把戰略縱深再往外推推呢?這個問題也很讓人費解?難道是明軍的戰力不行?

其實,之所以薊州會成為保衛北京的第一道防線的原因,就是因為,自永樂大帝南京靖難成功之後,永樂大帝翻臉不認賬,直接把鎮守遼東的寧王一脈給遷到了南昌,而且還把朱元璋冊封的其他塞王也逐漸內遷並削弱了這些實力強大的塞王實力,這也變相的導致了大明王朝失去了對塞外地區的直接威懾和控製。

加上之後的後世皇帝們對於草原這片土地也失去了興趣,再加上文官集團對武官們的天然打壓,使得有能力的武官不能施展才華和抱負。

所以漸漸的,薊州以外的地盤就成了一個非常尷尬的緩衝地帶,而且緩衝的還是草原部落對北京的侵略,而不是明朝對草原部落的鐵拳出擊。。。

直到嘉靖以後,因為蒙古小王子不斷地侵擾北京,勒索敲詐。忍無可忍的皇帝和文官們纔想起了要徹底改變北方防守狀況。

對,就是防守,不是出擊!ŴŴŴ.biQuPai.coM

從頭到尾就是防禦,絲毫冇有大明戰神的勇氣和永樂大帝五征草原的壯舉!

於是,就在張居正的主導下,在南方抗倭有功的戚繼光就被調到了薊州任命為薊州總兵。

戚繼光來薊州之時,同時也帶來了三千的南軍,也就是被稱為戚家軍的這支強悍部隊。

本來,調到戚繼光帶著三千南軍來是為了給北軍做個樣板,讓他們有樣學樣也變成一支虎狼之師。

可惜,事與願違。南軍到達北方以後,處處都被北方的軍隊排擠。除了,所謂甜黨鹹黨的南北對立之外。其中,最大的原因還是利益問題。

南軍到北方以後上享受雙俸待遇的,那時候,衛所製已經腐朽不堪,衛所兵毫無戰力可言。於是,在朝廷半推半就之下就出現了征募兵,征募兵一年的餉銀是十八兩銀子,打仗的時候另算。所以,戚繼光帶來的這支南軍,天然的就比北軍收入高上一大截,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招到本地軍頭們的妒忌。

這也使得,南軍不僅冇有成為樣板不說,還成北軍們排擠的對象。

後來,張居正暴亡以後。身為張居正鐵桿的戚繼光也自然坐不穩薊州總兵的位置,所以就在萬曆十年以後,戚繼光就被來了個乾坤大挪移,直接給調到廣東地區做總兵了。還冇做幾年,又因為黨爭問題被一擼到底,回家戴罪去了。直到死都冇有再被起複過一次。

現在,在薊州的南軍領袖就成了戚繼光當初的手下大將吳惟忠。

在吳惟忠接管南軍以後,南軍的待遇就已經一落千丈了,不僅被經常的拖欠餉銀,而且還被北軍將領們明目張膽的欺負。

以至於在原來的曆史時空裡,剛剛打完朝鮮之戰的南軍因為索要軍餉,而被當時的薊州總兵王保誆騙到了校場,然後就在“友軍”的埋伏下被屠戮殆儘,餘者未死的則被遣送回浙,永遠的背上了叛軍之命。

說起來,南軍的遭遇與當年力挽狂瀾扶大明社稷之將傾於謙都有一拚,都是因為文官們的孤立,再加上皇帝的無情,而被屠戮的。

說起來,大明朝好像都冇對得起過為朝廷流過血的將軍和名將。他們的下場無一不是鳥儘弓藏,兔死狗烹。更過分的時候,鳥還冇打完,兔子還冇抓到,就急吼吼的過河拆橋了。

可見,有明一代,有作為的武官們該有多難。

與吳惟忠在一起的還有戚繼光的侄子戚金。

吳惟忠和戚金接到兵部的調兵命令以後,兩人坐在軍營裡麵相視一眼。

稍微年輕一點的戚金說道:“吳哥,你覺得這可信嗎?”

吳惟忠也拿不定主意,因為,這是辦不好就是要被殺頭的呀。

所以吳惟忠心裡也冇底。

看著吳惟忠不說話,戚金急了。

戚金急道:“這可是咱們南軍唯一翻身的機會呀,不要再猶豫了,吳哥。”

吳惟忠看著戚金。

吳惟忠說道:“你知道對方是什麼身份嗎?現在南軍上下可是幾千號人呀!我不能不慎重,雖然對方答應了我們會給我們南軍三倍餉銀。但是,這事一旦敗露,不光是你我,就是整個南軍都難逃滅頂之災!”

戚金說道:“那我們怎麼辦?難道還要一直留在薊州這裡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做出死力的那個嗎?要我說就答應了又能怎麼樣?我覺得兄弟們也會同意的。這十一年來,咱們南軍在薊州過的是什麼日子,你又不是冇看到。這裡處處的人都排擠我們,恨不得我們立刻去死。再留著這裡,早晚被人當槍使。”

吳惟忠好像是被戚金說動了一些。是呀,這些年南軍在薊州確實很不如意。每次打仗都是衝的最前,打的最凶。可是,到了論功行賞的時候,這功勞卻偏偏都是北軍們的,而且,還被莫名的拖欠餉銀。很多弟兄們現在日子都快過不下去了。

所以,身為南軍現在的主將,吳惟忠也不得不為南軍的弟兄們著想。

弟兄們離開家鄉十數載到了千裡之外的薊州不就是為了能夠戰場立功,封妻廕子嗎?可是,自從戚大帥被朝廷調走以後,南軍過的是什麼日子?

想想,吳惟忠都覺得對不起戚大帥的囑托可期望。

現在,機會來了,那人竟然真的說動了皇帝,讓兵部調動南軍去寧夏戰區。

而且還願意高價收留南軍,並且還願意冒著天大的風險給予南軍最好的待遇和庇護,吳惟忠於情於理都要想想弟兄們的感受。

就在吳惟忠還在猶豫的時候,他和戚金密談的大營突然闖進來了兩個人!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明者皇太子更新,第一百二十章 薊州南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