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a61ffabaa1ff7d1c1d1cffa7d42595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乘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這是兩年多年朱常洛寫給陳振龍的寄語,用的是盛唐詩仙李太白《行路難》最後的兩句。ŴŴŴ.biQuPai.coM

如今陳振龍終於回來了。

不過,這個訊息,朱常洛暫時還冇收到。

但是陳振龍之所以能順利回來,這也要感謝一下朱常洛,朱常洛在和內閣和兵部確定了朝戰思路之後,蕭如薰就來了,朱常洛當場就給蕭如薰上了一課。

雖然,鳴梁海戰敗了。

但是,李舜臣敗的光榮,敗的燦爛!

僅以十三條龜船和一百多條民船就和倭寇三百戰船乾了一戰,而且,還殺了倭寇一個大名,全身而退。

雖然,鳴梁丟了,朝鮮水師的右水營也丟了。但是,也不能因此就抹殺了李舜臣的功勞。

此戰之敗,非戰之罪也。

乃是巨大的實力懸殊造成的。

所以,就在蕭如薰來了以後,朱常洛就讓蕭如薰也看了關於鳴梁海戰的戰報。

同時,朱常洛也命令蕭如薰,讓他將此戰報發到耽羅島,讓吳惟忠他們學習一下李舜臣不畏強敵的精神。

同時,也讓他們仔細的研究一下朝倭雙方的戰略戰術,然後再結合一下直隸水師的優勢,如果,這場戰鬥是由直隸水師發起的,直隸水師應該怎麼打這場戰鬥?

朱常洛讓直隸水師把自己代入到敵我雙方之中,從多個維度去研究這場以少勝多的海戰。

如果,直隸水師是當時的朝鮮水師,他們應該怎麼打?如果,直隸水師是當時倭寇水師,這場戰鬥又該怎麼打?

這是朱常洛給他們的課題。

讓他們儘快的總結出來的戰術方法,提升直隸水師整體戰鬥素質。

並且,同時也給了直隸水師一個任務,就是讓是直隸水師也分出部分戰船,到海上與倭寇實際作戰,檢查自己的戰術得失。

一隊不經曆戰陣的艦隊,就算武器裝備再厲害,那也是空有其表。

朱常洛可不想自己的直隸水師成了晚清政府李鴻章的北洋水師。牛皮吹的挺大,但實戰一般,這可不行。

朱常洛不需要這樣的花架子。他還是信奉實踐是唯一檢驗真理的標準!

要想知道直隸水師行不行,那就拉出去打幾仗。

朱常洛還冇聽說過在軍港泡著裡,靠著喊口號,就可以無敵於天下的海軍。

得到朱常洛命令的蕭如薰也立刻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雖然,不懂海戰,但是這並不代表蕭如薰不懂帶兵。

皇太子殿下居安思危的想法對他無疑也是一記警鐘。自從,他在寧夏因功升遷到了京師之後,他也是幾年冇有經曆過戰事了。

隨著自己的官越做越大,漸漸的他也覺得自己越來越厲害了。

但是,今天皇太子的一席話,讓他明白了,要想保持強大,就要不斷戰鬥,不斷學習。否則,官做的越大,危害就越大。

蕭如薰也自問不是一個養尊處優,甘心墮落,屍位素餐的人,他也是有理想的人。

所以,在朱常洛的一通耳提麵命的教育之後,蕭如薰也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他也總算是明白了皇太子的一片苦心。

於是,蕭如薰回去之後,他就將朱常洛給他說過的話,總結成了一份公函,然後,就給遠在耽羅島駐紮著的吳惟忠和戚金送去了。

吳惟忠和戚金距離朝鮮更近,他們也早就知道了李舜臣的戰績。

對於,李舜臣打出來的這場以少勝多的戰績,他們的內心裡極為不服的。

因為,他們始終覺得這場水戰不是他們打,如果是他們,不管他們是攻守的任意一方,絕對都不會讓對方有好果子吃的。

而這種自信就是來自於戰船之上的火炮!

他們太清楚自己戰船上的火炮威力了,射程遠,威力大,怎麼可能還會像原來那樣打接舷戰。

遠距離的一通射擊,差不多就結束了。想打接舷戰,根本就不會給他們機會的。

但是,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他們冇有證明過自己的實力。

現在,隻能眼看著耽羅島上的朝鮮百姓們歡呼著自己的水師如何如何強大,這讓同為水師的直隸水師可不好受的很。

當兵的誰受得了這個啊。

所以,直隸水師內部也因此出現了不少請戰的聲音。

對此,吳惟忠和戚金也不太能坐得住的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蕭如薰把太子殿下的意思送到了。

當吳惟忠看到蕭如薰送來的公函之後,他看著公函裡麵的內容,吳惟忠欣喜若狂!

“殿下準許我們出海作戰了!”

吳惟忠立刻就把這個喜訊告訴了戚金。

戚金得到這個訊息之後,他也激動直接平地跳起。

這一刻他都等了好多年了。

自從著力兔之恥以後,南軍的心裡一直都憋著一股勁。

當時,他們缺槍少炮,被著力兔占了便宜之後,戚金的心裡一直都在想著什麼時候可以從新找回場子,證明他們南軍的價值,讓皇太子看到他們南軍的能力。

現在,機會終於來了。

“讓我去吧!”

戚金立刻就開始請戰。

聽到戚金的聲音後,吳惟忠道:“小金,還是讓我去吧。我打過倭寇,有經驗,下次你去。”

經過這麼多年的西山皇莊生涯,戚金的少帥稱呼也早就煙消雲散了,雖然,吳惟忠還是一直很愛護他,但是,現在吳惟忠效忠的對象已經不是南軍了,所以,作為曾經南軍的少帥戚金,他現在也自然的就失去了作為南軍少帥的地位,成了西山執法隊中的一員。

戚金一聽這話就不乾了。

“憑什麼?殿下說了要讓年輕人多曆練曆練。我就是年輕人。應該我去。”

吳惟忠道:“殿下什麼時候說過這話?我怎麼不知道?我是殿下任命的艦隊總指揮,我說了算,我去。”

戚金一看吳惟忠拿這壓他,他直接說道:“你也說了你是艦隊總指揮,既然是總指揮你怎麼可以以身犯險?我犯過錯誤,殿下讓我戴罪立功,你不讓我去,你就是違背殿下讓我戴罪立功的旨意。”

吳惟忠冇想到,戚金還會來這麼一手,拿著雞毛當令箭了。

太子殿下是讓他戴罪立功,但是,也冇讓他這樣戴罪立功啊。

可惜,吳惟忠這個老實人也說不過戚金,最後,吳惟忠也看著滿眼期待的戚金,他也不好再搶了。

畢竟,他也是戚少保一手帶出來,跟戚金搶功勞,這種事他還是不好意思的。

於是,吳惟忠就說道:“好,那就你吧。”

戚金一聽吳惟忠這話,他就像是鬥贏了的公雞,樂的哥大哥大地。

“標下多謝吳總!”

接著吳惟忠又是一句,“萬事小心,記得要把子龍將軍也帶上,子龍將軍也早就想見識一下海戰的情況了。你帶上他。”

戚金一聽,怎麼還有帶上一個老頭。頓時就有點不開心了。

吳惟忠瞪了戚金一眼,說道:“帶上他有你好處!”

戚金這個時候已經得了便宜,也不好再跟吳惟忠爭長爭短,於是,就回道:“標下遵命。”

其實,吳惟忠讓戚金帶上鄧子龍是有兩個考慮的。

第一,鄧子龍就是來刷戰功鍍金的,如果有戰事,不讓人家去,事後人家肯定會不開心的,弄不好還會對直隸水師懷恨在心,說直隸水師的壞話。

其次,鄧子龍的官銜太高,他在耽羅島上,也影響吳惟忠的工作,朝鮮那邊官員們整天的圍著鄧子龍打轉,這對吳惟忠來說,也算什麼好事。讓他到了海上,耽羅島上就是吳惟忠說了算了,到時候,他就可以按照太子殿下的意圖,完成太子殿下在出征給他的任務了。

所以,不管出於哪個考慮,鄧子龍都要跟著戚金一起出海打倭寇的。

而也正是這次出海,他們遇到了正沿著海岸線回來遭遇了倭寇水師的陳振龍!

戚金看到陳振龍船上掛著西山皇莊獨有的旗幟之後,他就納悶了,什麼時候西山皇莊的船到這裡了?

在他看到陳振龍的船隊正被倭寇水軍追擊的時候,戚金果斷下令艦隊全速前進,支援陳振龍艦隊。

陳振龍也冇想到自己居然這麼倒黴,剛剛從海上回來就遭遇了倭寇,這幫倭寇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始追擊他的船隊。

如果,不是陳振龍在海上日久,早就養成了謹慎小心的個性,可能就真的栽了。

陳振龍發現倭寇水軍朝他追擊而來的時候,果斷的讓人拉起風帆,順著海風就朝著南方而去。

本來,陳振龍覺得這次自己就算是能逃出昇天,可能也要被追到深海深處,不知要花上多久才能再度回到大明海岸。

但是,彷彿之間,如有天助。

在就在陳振龍指揮著船隊朝著深海方向逃命的時候,一隊掛有大明日月龍旗的艦隊出現了。

陳振龍立刻就讓人把西山皇莊的旗幟掛到了桅杆頂上。

西山皇莊的旗幟掛在桅杆上後,果然不出所料,那隊掛有大明日月龍旗的艦隊,立刻就朝著他們的方向開始靠攏。

看到這個情景,陳振龍真的是激動壞了。

這真是老天保佑啊!

天無絕人之路,竟然讓他在這裡遇到了大明水師!

戚金率領艦隊火速接援,鄧子龍有點迷惑戚金為什麼會這樣做。

看著迷惑的鄧子龍,戚金解釋道:“子龍將軍,前麵的船隊掛的是殿下西山皇莊的旗子。看著他們這麼著急忙慌的往那個方向,我斷定他們的後麵一定有倭寇的追兵!”

一聽這話,鄧子龍就激動了,機會來了。

倭寇終於出現了。

“好,那我們現在就迎戰殺敵!”

鄧子龍雖然年邁,但是身體倍棒,和李成梁一樣都是養生有術,七十多歲了,照樣跟一個壯小夥一樣舞槍弄棒。

這一點,戚金都羨慕不已。

就在戚金艦隊快要接到陳振龍的船隊時,戚金他們也終於發現了遠處海上冒出了的幾個黑點。

這些黑點漸漸由小變大,赫然就是倭寇的戰船!

戚金立刻下令。

“準備迎戰!火炮手準備,測距兵測量倭寇於我軍距離!”

戚金的命令一下,傳令兵立刻就通過旗語把他的命令傳到各艦。

各艦在接到戚金的命令之後,立刻就開始針對前方出現的倭寇做出戰備動作,就等戚金一聲令下,他們就可以遠程開炮,殲敵於海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亂明者皇太子更新,第四百零九章 實戰是檢驗戰力的唯一標準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