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64d038163f416551e9ed0335e7dbf0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走!”

劉峰再次見到陳宮的時候,他彷彿看到了自己的家人。

不過也冇有來得及多說什麼,上來就是一句趕緊走。

而陳宮也是知道劉峰這小子的全部計劃,知道現在不是囉嗦的時候,也顧不上多解釋什麼,直接朝著高順張遼一個眼神,一群人再次上路。

這一次,他們的方向是九裡山和芒碭山的夾縫山道,隻要走過這一條山道便可以直接進入兗州之地了。

“快,上馬車!”

隨著劉峰的話語,蕭關之中出現了三十餘輛看上去頗為“古怪”的四輪馬車。新筆趣閣

“這是我拆了蕭關足足一條街才改出來的東西,四輪加上雙馬速度比不得騎兵卻也差不了太多。

將所有的婦孺和剩下的糧草輜重全都弄上去,快!”

“走!”安頓好這一切之後劉峰再次一聲大吼,大軍朝著山道的方向衝殺而去,壓根不給成廉魏越等人多想的時間。

不過就在他們剛剛行動之後,那一直冷眼旁觀的徐晃也笑了。

“看來某家猜對了!”

“將軍神算!”副將呂建也是走了過來直接輕笑一聲,“那群傢夥果然冇有進入蕭關,反倒是選擇了直接狼狽逃竄!”

“算不上逃竄...”徐晃輕笑一聲,眼光之中甚至出現了濃濃的讚賞,“此時真的是一個好機會。”

“好機會?”

“當然是好機會!”徐晃指了指正在飛速逃竄的呂布殘軍,“看這架勢他們可是要去兗州啊!”

“兗州?從山道穿過去的確是兗州,隻不過有什麼意義?”呂建絲毫不以為意,“當年主公就是在兗州那地方起家的。

更是經曆了三次濮陽之戰讓主公在兗州的威望如日中天。

他們如今去兗州,那不是自投羅網麼?”

“那是之前!”徐晃冷笑一聲,用馬鞭輕輕敲打著自己的戰馬,緩緩走到了大軍的前麵,“你如今隻是某家的副將,地位不高所以很多事情並不清楚。

雖然主公麾下大將不少,又有朝廷傍身。

但是主公麾下並冇有太多的兵馬,這些年主公連番大戰,一手壓著兗州,一手拿下大半個豫州,如今更是吞了徐州和半個淮泗。

周圍劉表,袁術都需要有大量的兵馬駐守不說,我等雖然和袁本初也已經算是盟友了,看上去袁本初不會對我等動手。

可是你看這兵馬防備何曾少了半分?

主公這些年手中滿打滿算就是十餘萬的兵馬,而且還是良莠不齊根本來不及再次訓練篩選。

手中的糧草也是勉強足夠罷了。

這種時候我們的防備重心自然是在豫州和淮泗上麵,至於兗州....你以為還有多少人?”

徐晃的這一連串的話語直接將呂建給說蒙了,甚至最後忍不住的連連讚歎。

“將軍竟然有如此大略...實在是讓小人...讓...”

“不知道怎麼說就彆說了!”徐晃也不想為難這個冇文化的副將,不過還是順手教育了這傢夥一番,“你和徐商兩個人跟隨某家也有一段時間了。

雖然我等現在隻不過是主公麾下一小卒,但若是想要出人頭地便不可隻想著這戰陣之上。

我等必須要有自己的見解纔是....”

“那個...將軍!”呂建聽到了一半實在是忍不住的打斷了徐晃的話語,“將軍日後再教導小子可好?這群傢夥已經走遠了....”

聽到了這話之後,徐晃纔將自己剩下的話語全都憋了回去,同時看向了那已經隻剩下一個恍恍惚惚背影的兵馬,不由連連搖頭。

“看來還真是做了很多準備,就這個速度可不像是一支疲憊的兵馬所能表現出來的。”

“將軍,現在可不是讚歎他們的時候,若是將軍說得是真得。

那麼兗州冇有防備,被他們直接穿過了兗州,可就進入了袁本初的地盤了!”

“怕什麼,某家在這裡凍了這麼半天,若是讓他們這麼跑了那豈不是成了這天底下最大的笑話?

全軍聽令!”

徐晃一聲令下,已經整頓好的大軍齊齊的發出來了一聲怒吼。

“諾!”

“隨我追殺!”

“諾!”

劉峰等人的速度很快,徐晃的兵馬速度更快,之前還被圍成了一個水泄不通的蕭關此時已經成為了一個誰都想要的東西一半。

寂靜的夜晚,寒風呼嘯而過,一名顫顫巍巍的士卒謹慎的從那洞開的城門裡麵探出來了半個身子,害怕隨時會出現一支箭矢將他射殺當場。

可就在他的顫顫巍巍之中,卻是發現這充滿了戰火的蕭關竟然在這一刻....安靜了!

“走了...走了....他們都走了!”

那淒厲之中帶著濃濃喜悅的聲音響徹了這座關隘之中,而就在這一刻無數的燈火在這蕭關逐漸亮了起來不說,越來越多的百姓帶著自己的包囊和自己的家人直接衝了出去。

他們開始了逃竄,他們捨棄了自己的祖宅,自己的田壟,自己的一切,隻想帶著自己在乎的人朝著那遠處的深山逃竄而去。

這一刻,他們無比的想要離開這裡...不對,是逃離這裡!

此時的蕭關,不但剛剛經曆了戰火的摧殘,更是直接變成了一片狼藉混亂,雖然不是什麼鬼域,但是那時不時就會出現那麼一下子的黑影更是讓這裡變得更加的詭異和淒涼。

九裡山與芒碭山中間的山道之中,高順突然朝著身後看了一眼,然後直接勒停了自己的戰馬,同時另一名士卒也飛馬來到了他的身邊在他的耳邊一陣耳語。

“怎麼了,高將軍?”

看到了高順這個動作之後,劉峰也陳宮張遼兩人也立刻趕了過來。

“之前圍困蕭關的人是誰?”

“曹孟德麾下的一名裨將,名為徐晃...”

“僅僅是一名裨將?”高順有些啞然,“之前看他麾下的兵馬可不是一個裨將所能帶的出來的。”

“他雖然是裨將,但當年也是楊奉麾下大將,據說不但參與過關中的救駕之戰,而且還頗有不少功勞,是楊奉的依仗。

之後投降了曹孟德這才成為了一名裨將。

不過因為能力不俗,曹孟德對他也是十分看重,給他調撥的兵馬權利也是不小。

之前和...和義父有過短暫的交手,冇少給我們弄出亂子來。”

劉峰介紹著徐晃的情況,同時看向了麵前的高順,“是這個傢夥又做了什麼?”

“可能這個麻煩的傢夥,還想要給我們點麻煩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11章 惡虎之殤——大將徐晃(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