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51d2876e4155797e46e8fb21d67241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孫乾回到了劉備帳中之後,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告知了劉備。

當劉備知道了孫乾拒絕了直接無禮接過陛下的旨意之後並冇有任何的不滿,甚至還露出來了一抹笑容。

“公佑做得不錯,這天下禮樂崩殂,大漢威望不在。

我等雖然現在不能光複漢室卻也不可在這種時候做那等落井下石的事情。”

劉備的話讓孫乾也放下心來。

“主公不怪罪某家自然是極好的,隻不過某家這一次倒也不是完全一無所獲!”

“哦,那毛孝先不是不給公佑多說的機會,直接將陛下的旨意拿出來了麼?”

“話雖如此,但這本就不太正常。”孫乾此時也是笑了出來,“若是那毛孝先當真是無所謂的模樣大可不必如此試探某家。

畢竟某家的身份算不得什麼,而且毛孝先代表的乃是朝廷,今日某家當真是將那旨意拿走了。

這件事情他也少不得一個私授聖意的罪名,這可是大不敬之一。wap.biqupai.com

所以毛孝先這般急迫隻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當真害怕主公會奪下整個河內!”

“所以,我等猜測的是對的,曹賊當真想要用陛下的旨意請主公回去?”一旁的關羽也是忍不住的冷笑了一聲出來,“可笑的算計,雖然我等敬重陛下和朝廷,但是這種事情他曹孟德還真有這個臉麵!”

“關將軍說的是,隻不過如今就怕那曹孟德拿出來了我等無法拒絕的條件...”

此時劉備麾下,能夠說出這種話來的人也就隻有一個人了,那就是陳郡袁氏的袁渙了。

“曜卿,你口中那無法拒絕的條件是什麼?”

“這一點某家是不知道的,不過想來主公很快就會知道。”袁渙輕笑,“雖然那毛孝先說得這般輕巧,但剛剛公佑說得很有道理。

他也不過是在試探我等罷了,如今我等雖然急迫但是卻不肯放棄自己的底線。

那就說明這件事情就需要毛孝先去想辦法解決了。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很快他就要求見主公了!”

袁渙的嘴彷彿開過某種光,就在他說完這句話之後,負責守衛大營的陳到就親自走了進來。

“主公,那毛玠想要求見主公,說是有要事相商!”

聽到這句話之後,一群人將目光看向了袁渙的方向,看得他臉色一紅。

“猜測,猜測....某家也冇想到這個傢夥這麼快就來了。”

不管袁渙這裡,已經有了幾分主意的劉備直接正了正自己的衣冠,然後端坐於主位,氣沉丹田讓陳到將那毛玠請進來。

當毛玠進入營帳之中,看到了這烏泱泱的一群人之後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冇想到老夫一個不慎還耽誤了玄德公和麾下議事,倒是讓老夫有些許的愧疚了。”

“孝先此言詫異,我等都是朝廷之兵將,孝先乃是大漢朝廷的使者,哪裡有什麼打擾不打擾的。

這話說得,不妥!”

碰了一下軟釘子的毛玠並冇有如何,依舊是微微一笑之後朝著劉備躬身行禮。

“今也老夫深夜到此,是有要事也是密事想要和玄德公商量一二,”

“密事?”劉備知道毛玠的目的,不過此時仍然是裝傻充楞的模樣,“孝先不是代替陛下前來宣讀聖意的...”

“玄德公,有些事情既然玄德公不做,那麼就讓老夫來做。”毛玠直接打斷了劉備的話語,然後從懷中將一封早就準備好的密信準備好,直接讓一旁的陳到送了過去。

“這是....何物?”

“此乃老夫離開許都之前,朝中尚書令荀文若找到老夫,這封書信就是荀令君托老夫交給玄德公的。

當然,是否打開那就要看玄德公的自己的了。”

手中拿著那所謂的密信,劉備也是出現了些許的猶豫,同時看向毛玠的目光也變得有些詭異。

“孝先這倒是真的....事務繁多,身為陛下的使者,竟然還有諸多密事...”

“陛下的意思很簡單,想要讓玄德公迴轉許都!”

“...陛下有令,備自然不會有任何意見,但如今河內戰場十分重要,若是頹然交給他人,到時候讓河內戰場陷入糜爛之後。

恐怕會有不利之事!

所以我了大漢朝廷,為了....”

“宗正府已經找到了玄德公的傳承,確定玄德公乃是出身中山靖王之後,其子彭城郡劉氏中山堂二世祖陸城侯劉貞酎金失侯,取消封國。

之後建武三十年甲寅,世祖光武帝封其後代北海靖王劉興次子劉複為臨邑侯。

其後代劉雄被舉為孝廉,官至東郡範令,乃是玄德公祖父也。

如此算來,陛下理應叫玄德公一聲叔父!

這一次陛下請玄德公迴歸許都,就是為了正式讓玄德公認祖歸宗,畢竟這種事情若非是真正的寫入太廟告祭先祖的話。

畢竟是有些許的不穩妥,也會落人話柄。

雖然陛下也可以昭告天下,說玄德公乃是自己的叔父,可這和讓玄德公正式進入太廟....嗬嗬...”

毛玠說到這裡之後就不再多說了,他知道劉備也分得清這件事情的分量。

劉協親自承認劉備是他的叔父,那麼從現在開始劉備就可以說自己是大漢皇叔了。

但如果劉備親自去了太廟告祭....那麼說明從那一刻開始,劉備就可以直接繼承自己先祖的爵位了。

中山靖王肯定是不行了,但是陸城侯以及臨邑侯兩位直屬皇室的爵位外加屬於皇室郡國的待遇這已經遠遠超過了一個皇叔的名號。

皇室郡國侯府,默認開府建衙....而且在告祭了太廟之後,他也會直接得到一個郡國作為封地。

比如陳王劉寵。

亦或者是外派為一州之牧,比如益州牧劉焉,揚州牧,兗州牧等等....

此時劉備看著手中的密信額頭上已經開始出現密密麻麻的冷汗了。

他已經知道了,隻要自己打開了這封密信,裡麵的內容一定會讓他心動,讓他放棄如今所即將擁有的一切回到許都之中。

可...

“玄德公,荀令君還有一句話讓老夫轉告玄德公,有時候一時之勝負未必能夠取決於一世之勝負。

人,需要眼光長遠一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16章 惡虎之殤——大漢皇叔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