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cf811be0802d3b246ede653b166b5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玄德公明鑒,如今天下紛爭已久,大漢皇室不興。

遙想當年先帝為保大漢興隆,以漢室宗親掌控天下,天下州郡大半在宗親之手。

可短短數年,荊益相爭,揚州錯手,兗州蒙塵,幽州生悲。

陛下在朝中孤苦無依,正需玄德公這等大漢宗親鼎力相助...”

劉備最後還是打開了荀文若寫給他的密信,看完之後劉備都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真是...可笑的言論!”將這所謂的密信直接摔在了一旁,可是他的那張臉上的笑容卻是怎麼也維持不住。

隻是因為那上麵寫的東西...

“隻要現在選擇回軍立刻就能夠繼承先祖陸城候爵位,如果能夠做到裡麵的要求,便可以得到雍州牧的位置。”

當毛玠離開之後,劉備將荀文若私下交給他的代價告訴了眾人。

聽到了這句話之後,眾人也是一陣錯愕。

“大概,不知道這雍州牧需要...”

“曹孟德如今已經攻破了徐州那麼下一步就是要爭霸北方了,所以荀文若給我等開得條件有很多。

其一,隻要我等現在迴轉許都便可以讓備告祭太廟,並且襲爵陸城候!

其二,如今兗州有一支呂布的潰軍,我等若是能夠將他們攔住,便可以憑藉此功成為朝中的左將軍以及豫州牧。

其三,隻要日後我等能夠在與袁紹交戰之後,再次獲得功勞,便可以從而成為雍州牧,督雍涼軍事!”

劉備說完之後,這大帳之中看成是吸氣聲連成一片,不知道多少人對此嘖嘖稱奇,感慨這曹孟德還真是敢下血本。

不過在這些條件之中,他們也是能夠感覺到陷阱的味道。

“按照這密信之中所說,我等若是如今放棄河內的話,雖然得到了豫州牧,但卻是在曹孟德的眼皮子底下不說,而且還難免被稱之為曹賊麾下將!

另外最重要的是,如今兗州那一支流竄的兵馬....

若是大哥你當真如此選擇的話,那麼暫且不說河內到底會如何,便是那好不容易逃脫牢籠的小子,恐怕也會被折損在兗州之地。

大哥,這般做當真不值得!”

關羽對如今的戰事最為清楚,同時最近的長進也是最大,此時他已經知道了荀彧想要的是什麼。

他的話讓劉備猶豫不決,但是那眼前的好處也讓他欲罷不能。

“備如何能夠不知道這裡麵的陷阱,讓我等放棄好不容易即將成功的計劃,轉而去....可雍涼之地有敢戰之士,有肥沃之土,有無數百姓,還有益州天府之地為後援。

同時,若是能夠進入太廟告祭我大漢的列祖列宗,這是備這一生....”

“大哥!”關羽知道自家大哥心動了,莫要說他心動了,就這個條件,在座的各位哪個冇有心動。

所以在這一聲“大哥”之後,關羽不知道自己還能再說些什麼,隻是雙眼直勾勾的看著麵前的劉備,希望他能夠做出最正確的哪個選擇。

哪怕,他自己也不知道什麼選擇,纔是那個最正確的。

“你們先出去,先出去吧!”劉備最終還是不能夠第一時間做出一個應有的答案,隻能擺了擺手讓眾人先行離開。

等到所有人都離開之後,看著空蕩蕩的營帳,劉備再一次陷入了呆滯之中。

隻不過這一次他的手中不是那荀文若給他的密信了,反倒是一塊小巧的木牌,那上麵刻著一個小小的“峰”字。

“當年,本想將這個作為你的生辰禮物,可惜未曾等到那一天你我便差一點陰陽相隔。

如今好不容易再次重逢,就隻差一步...天下與你,嗬嗬...”

這一夜,對於劉備來說,似乎格外漫長。

另一邊的許都,荀彧的府邸之中,大漢尚書令荀文若同樣冇有任何休息的意思,這並非是他失眠了。

而是麵前這個人高馬大,長相雄壯的漢子不讓他睡。

“仲德啊,你這剛剛巡視豫州歸來,就應該好生休息一番纔是,這夜色深沉的你來老夫這府邸中是為了什麼?”

“老夫剛剛回到許都就聽說了文若做了好大的事情,若是再不來找文若的話,恐怕下一次老夫就要對那劉玄德躬身下拜了!“

剛剛回到許都的程昱就聽到了兩個讓他頭痛不已的訊息。

其一,大漢宗正劉艾親自查訪之後確定了那豫州刺史劉備的確就是大漢宗親。

其二,荀彧第一次在朝堂中表明態度,希望劉備能夠回到許都,然後去太廟告祭先祖。

同時還要讓劉備繼承先祖的名號和爵位。

當這兩個訊息出現之後,程昱甚至覺得自己這段時間冇見,荀彧越發的狂野了,所以他連休息也顧不上就直接來到了荀彧的府邸,非要討一個說法。

“仲德這是知道劉備之事了?”

“當然!”程昱冷哼一聲,臉色相當不善,“那劉備何德何能,竟然能夠勞煩你荀文若親自為他張目。

甚至還要讓他進入太廟,恢複先祖的爵位?

荀文若,要不是我等知道你對主公並無二心,今日說什麼老夫也得讓你血濺三尺!”

“既然仲德知道,那今日你還來這裡做什麼?”荀彧輕笑著將一杯剛剛泡好的清茗送到了程昱的麵前,“剛剛得到的方子,你嚐嚐味道很不錯的。”

“....”程昱看著麵前的茶盞,端起來然後又放了回去,“這時候還是喝這個的時候麼?文若可否告訴老夫你為何要給他那麼大的好處?”

“冇有為什麼,他劉玄德值得我等如此對待,而且此時的劉玄德已經不是當年那個會因為一個小小的徐州就被迷惑了心智的傢夥了。

有了一次經驗的他,想要再次讓他踏入我等佈置好的羅網之中就要給他足夠的好處才行。”

“誘餌?”

“若單純就是假的,那誘惑不到人的,所以這些會給他。”荀彧似乎知道程昱想要乾什麼,所以直接輕笑一聲打斷了他,“隻要劉備敢回來,老夫會親自讓那宗正請他進入太廟告祭先祖,讓陛下認下他為叔父...”

“那劉備還真是陛下的叔父?”

“程仲德,如今大漢雖然有些式微,但我大漢宗親還在,主公都不敢質疑一個宗親的身份,你以為他劉玄德是癡了還是傻了敢冒認宗親?

再說現在宗正手中有完整的族譜,就算是當年陸城候丟失了爵位也是在我大漢宗正那裡有所記載的。

否則你以為世祖光武帝是怎麼查出來自己那麼多親戚的?

你竟然質疑老夫和陛下會玷汙大漢的皇室?”

“這自然是不會,文若你莫要誤會。”看著荀彧已經有些怒火升騰的模樣,程昱趕緊連連擺手,“這大漢宗親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問題,老夫隻是覺得這叔父的輩分....”

“嗯....咳咳...”荀彧輕笑一聲之後緊跟著就是一陣輕咳,“這個劉玄德的年紀畢竟大了,而且這時間也太久了一些。

我等的確是能夠查得出來他們這一脈是大漢的皇室一脈。

隻不過這輩分實在是....陛下也是有心的,若是真要查下去的話,一個是耗費的時間和精力太久了。

而且真要是和陛下同輩甚至還...對我等對陛下都不是什麼好事兒。”

程昱聽到了這句話也是跟著點了點頭,畢竟叔父這個身份還是很好的。

大漢除了父死子繼之外,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兄終弟即還有叔死侄上這種。

畢竟這都算是孝的範圍,如果是叔父和侄子去搶,那麼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兒了。

所以,不管是當年的劉表還是劉焉,亦或者是揚州的還是兗州的幽州的,他們在麵對皇室問題上都是小心翼翼的,縱然有些小心思也不敢有任何的妄動。

因為現在這位陛下還活著,他們就都是叔叔,活著是叔父,死了還是叔父。

哪怕是禪讓,他們也接不下那個位置來,除非是和當年世祖皇帝一樣打著光複的名義....

不過雖然明白了這個身份的由來,程昱還有有些許的不能理解。

“既然給了他大漢皇叔的身份和爵位,為何還要給他豫州牧乃至雍州牧?

若隻是豫州牧的話,這好歹也是在我等的眼皮子下麵,倒也不怕他翻出什麼浪花來。

可雍州牧,還要督雍涼之地!

荀文若你可知道那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劉備拒絕不了的誘惑!”

“他當然拒絕不了,西北邊陲,甚至可以吞下北方...”

“但是卻不是能夠成就王霸之業的地方!”荀彧笑著再次打斷了程昱的話,“劉備除了家世出身之外,他欠缺的東西還有很多。

就算是此時給他雍涼之地那也冇有任何的意義。

因為他並不知道雍涼之地代表著什麼,也不知道雍涼之地乃至這天下麵臨著什麼。

他更加不知道,他如今走得那一條路,纔是那個人為他找到的唯一生路!ŴŴŴ.BiQuPai.Com

隻要他回了許都,劉備就徹底失去了爭雄天下的資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17章 惡虎之殤——天大的誘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