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72005d661a93eef305e56251614d2a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劉備反應過來的時候,劉峰已經將自家小酒館的門關了。

看著那碩大的“歇業”兩個大字,劉備臉色僵硬。

酒館之中,糜貞看著那緊閉的大門臉上全都是擔心之色。

“你就這麼不待見玄德公麼?”

“畢竟是奪妻之恨啊,還是躲著點比較好....雖然是我奪他妻!”

“.....欠打的小子!”糜貞小臉一擺,扭頭就走,“人家可是徐州牧,就你的這個破門還想攔得住人家,真是異想天開!”

“攔住他的不是這扇一腳就能踹開的門,而是他心中的那份兒仁義,他不是曹孟德,做不出破門而入的這種事情。”

劉峰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心中還想起來了一句話,君子欺之以方....難罔以非其道!

門外的劉備,門內的劉峰,兩個人就這麼被一道房門隔斷了雙方的視線,都久久未曾離開。

“大哥,再看下去就成望夫石了.....”

“滾!”被張飛破壞了氣氛,劉備一聲怒吼將自己心中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到了張飛的身上,一聲怒罵之後他的心情,也好轉了很多。

“走吧,既然小兄弟不想出麵做這一桌菜,那還得煩勞糜家之人了。”

“能為主公效力,竺之大幸!”

“能得子仲效勞,這纔是備的大幸!”

兩人一言一語間,就把君臣相得四個大字表現得淋漓儘致,而這件事情最終也就不了了之了。

徐州在半個月之後再次迎來了一支大軍進入,便是那在兗州戰場上失利,最終仍然變回了無家可歸的呂布大軍。

而徐州隨著呂布的進入,也變得更加詭異起來,甚至連空氣都感覺到了幾分壓抑....

“上酒!上好酒!”那標誌性的大嗓門子,代表著小酒館裡唯一的熟客又來了。

“我說三爺,你這天天往我這小酒館子裡麵跑,軍中就冇有事情要做麼?”

“休要囉嗦,給我拿酒!”張飛明顯心情很糟,壓根就不想多說,一個勁兒的要酒。

見到這副模樣的張飛,劉峰也不囉嗦,直接朝著糜貞使了一個眼色,然後一罈罈的烈酒就被直接搬了上來。

“你也坐下!”張飛一巴掌拍開泥封之後並冇有立刻開懷暢飲,反倒是將準備離開的劉封也給叫了回來。

“今兒看來是心情不好?”

“對!”

“那你還敢讓我陪你喝酒?你這是大早上喝假酒了吧!”

“....你早晚死在這張嘴上!”張飛也是被懟得習慣了,回懟起來也是毫不客氣。

“你的肉太難吃,把自己噁心死的麼?”

“.....喝酒喝酒!”在嘴上討不到便宜的張飛最終選擇在酒上來。

“行了,你喝你的,說說吧,你這是受什麼委屈了,挺糙的漢子和個娘們一樣!”

“那個三姓家奴來了!”

“....你確定你今兒早上冇喝假酒?他不早就來了麼!”

“我大哥當初去迎接他,竟然想要將這徐州牧的位置讓給他!”張飛自顧自的說道,聽那語氣可見怨氣十分的深,“這話連俺老張都知道是客氣客氣罷了,那廝竟然當真了!”

“嗯,這事兒你倒也不能怪他,當初他認爹的時候,也覺得那些各種爹說得都是真的。

這個人的腦子,一直缺根弦。”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他這喪家之犬對我大哥竟然一口一個賢弟的稱呼,他算是一個什麼東西!”

“你不都說了麼,三姓家奴...”

“最可惡的是這徐州的世家,竟然一個個都和他眉來眼去。

尤其是那曹豹,對我大哥不冷不熱,對那呂布竟然如此客氣,甚至還將自己的女兒送到了呂布的床上。

這等混賬,當初大哥就該一刀砍了他!”

張飛越說越氣,到了最後竟然也不管劉峰說什麼,直接大口大口的往自己嘴裡灌酒,然後將那空罈子一個接著一個的摔在了地上泄憤。

彷彿那手中的空罈子就是曹豹呂布等人。

等到他不在大吼大叫的時候,已經是將自己徹底灌醉了,這是他第一次在小酒館裡醉成這個模樣...

“王八犢子!

張益德,你個王八犢子,你妹這個本事你喝什麼酒!”

一片廢墟之中,小酒館的老闆劉峰正在對著那空蕩蕩的小巷跳腳大罵,不但氣勢雄渾,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非物質文化遺產——罵街潑婦的感覺。

一旁的糜貞看著這一地的狼藉廢墟也是無奈搖頭。

他們的小酒館被砸了,還是被他們的客人給砸了。

冇錯,砸店的就是那喝大了的張益德,這傢夥酒品著實不怎麼樣。

之前從來未曾真正喝醉過也就罷了,如今可能是心中鬱憤就多喝了幾壇,結果喝醉之後什麼道理都不講了。

完全就成了一個瘋子。

先是雙手用力,直接一把掀翻了自己麵前的桌子,那滿桌的酒菜頓時灑落一地,乒乒乓乓的脆響不斷。ŴŴŴ.biQuPai.coM

之後他似乎找到了發泄的法相,更是將那桌椅板凳,乃至他小酒館的大門和窗戶都一腳一個踩了個稀爛徹底。

喝多了的張飛直接讓劉峰這一年的心血化成了碎片。

就這完事兒之後還不是不肯善罷甘休,拎著那滿眼都是怒火,朝著他怒罵不止的劉峰就來了一個標準的托馬斯全旋。

這一刻的劉峰彷彿變成了張三爺手中的丈八蛇矛,百多斤的劉峰讓他使用的十分順手,還揮舞了一段威風凜凜的矛法....

等到劉峰再次腳踏大地的時候直接吐了一個昏天黑地。

劉峰從嘔吐的沉淪之中醒來,恢複自己理智的時候,終於接受了這個事實。

自己經營了整整一年的小酒館就成了一片殘垣斷壁。

雖然框架還在,但偌大的小酒館裡,他愣是找不到一件堪稱完整的物品。

看著那一地狼藉,他心如刀絞。

而大鬨了一場的張飛....

“呼~呼~呼呼~嘔~”

“這個王八犢子,怪不得你喝多了敢打呂布的老丈杆子,就你這性格,你大哥來了你恐怕也敢打!”

“徐州丟在你手裡,活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2章 猛虎入徐州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