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87c5dcd317e4a5a863a901b8a72a6d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叫呂布,是個孤兒!”

“我若是殺了他們所有人,你能給我一口飽飯麼?”

四十六年前,幷州九原郡的一個偏僻荒蕪小村落之中,一個年不過十二三的孩子手持一把殘破的斷矛看著麵前的二十餘人說出來了這麼一句話。

這二十餘人卻是分成了兩撥人馬,而且全都是那塞外赫赫有名的鮮卑人。BiquPai.CoM

隻不過當他們聽到了這句話之後,全都報以嘲諷,對這個年不過十二三歲的娃娃更是滿臉的不屑一顧。

可麵對這些人的嘲諷,肚子餓的咕咕叫喚的呂布隻是又說了第二句話。

“如果不行,那把你們都殺了,就有飯吃了...”

冇有人在乎一個十二三歲的孩子會說出什麼話來,哪怕這個孩子手中拿著一柄可以取人性命的斷矛。

但是仍然不會有人在乎。

可當這個孩子叫做呂布的時候,那一切都變得不同了。

短短一炷香的時間之後,這一個小小的村莊之中已經多了二十餘具冰冷的屍體。

同時也多了一個渾身浴血的小孩子,看著麵前的一切,臉上冇有任何的表情出現。

此時兩個年紀比呂布還要更加小上兩三歲的孩童飛奔了出來,熟練的撕開呂布的衣衫給他快速包紮著傷口。

看著那熟練的動作,就知道他們不是做了一次兩次了。

等到呂布的身上被包紮妥當之後,三個人開始收拾著這戰場上的一切,將所有能用的東西全都收了起來。

戰馬,乾糧,衣服,刀槍.....還有人肉。

這些日後可能會救下他們的性命。

將一切收拾妥當之後,他們朝著這個村莊回望了最後一樣,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

“成廉,魏越,咱們以後絕對不能再過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日子了。”

“咱們一定要在這片草原上活下去,隻有活下去,纔能有未來!”

四十三年前,年過十五的呂布已經在塞外有了不小的威名,同時他也終於不用再為了吃飯而發愁了。

更加不需要再繼續吃死人肉來換自己的性命之延續。

而他身邊也不再是隻有那成廉魏越兩個伴當在身邊。

“阿順,你說的那什麼漢家之地當真是那麼好麼?”

塞外的風無比冷冽,吹的呂布更加雄壯也更加成熟,身穿鮮卑人纔會穿的羊皮襖子,手中也換了一杆上好的長矛,胯下的戰馬算不得神駿卻也是一匹看上去就十分不錯的戰馬。

從這一身行頭上也能夠看得出來,呂布最近過得不錯。

他們現在每天都有足夠的乾糧,時不時還會去劫掠一些鮮卑人的部落捕獲一些牛羊當做肉食來開葷。

可這日子過得好了,他們的生活也與眾不同了。

本來渾渾噩噩的呂布,終於遇到了他這一聲十分重要的人,讀過書的高順。

也就是這個叫做高順的傢夥告訴他,他們現在雖然不愁吃喝,但若是想要一個安穩的生活那就要去漢家的土地上。

如今這九原郡雲中郡都已經被鮮卑人奪去了,想要去真正的漢家土地,那就要穿過這麼多的郡縣,進入雁門關。

去了雁門關,就進入了漢家的土地,而在漢家的土地上,大漢會保護他們。

“大漢朝廷,是我們所有人的庇護之所,這些年雖然那鮮卑人崛起,但是我大漢仍然是這世間最強大的存在。

所以,回到了雁門關,我們就回家了!”

“回家?”這是呂布第一次聽到這些話,看著身邊這個比他年紀小不少,但是卻比他還要有本事的人露出了笑容,“好,那咱們就回家!”

四十年前,呂布在這幷州塞外已經有很大的名聲了,在塞外討生活的人都知道,這裡有這麼一支兵馬存在。

他們人數不多,不過區區千餘人罷了,但是縱橫塞外不知道讓多少鮮卑的部落畏之如虎。

這些人的首領生得器宇軒昂,威風凜凜,手執方天畫戟,怒目而視之下可以讓人膽戰心驚而跌落戰馬。

就是這群人一直朝著雁門關的方向而去。

“奉先,我們已經不能橫衝直撞地殺過去了,鮮卑人已經知道了咱們的目的,若是繼續這麼走下去,就算是你再如何勇武也冇有用處。

咱們必須想一些辦法纔是,最起碼咱們不能被鮮卑人這麼冇完冇了的圍剿!”

“阿順,你的意思是我們不去雁門了?”

“不,回家的路很難走,我們不能僅僅憑藉著自己....”

三十九年前,幷州塞外的一座廢棄的塢堡之中,呂布穿上了一件從來冇有穿上過的紅袍子。

與那鮮血染紅的衣袍不同,這一身鮮紅的袍子冇有半點肅殺,有的全都是喜慶。

“奉先,今日你成婚,從今天開始你不僅有我們,你也有家人了!”高順看著即將大婚的呂布由衷地開心。

作為新娘子的孃家人,魏續也是喝得紅光滿麵,來到呂布麵前毫不避諱。

“呂奉先,阿瑩是我魏續的妹子,是我魏續這一輩子唯一的妹妹,你必須要對她好!

若是你日後欺負了他,我定然和你冇完!”

這句話說得眾人開懷大笑,說得後麵那同樣身穿簡陋嫁衣的魏瑩紅光滿麵,不斷嬌羞呼喊。

這一夜,塞外的寒風吹不散這廢棄塢堡之中久違的溫暖。

這一夜,呂布第一次知道了原來自己還有家人。

三十八年前,雁門關外,十餘名身披殘破甲冑,手持兵刃渾身浴血的漢子還有一個同樣受傷很重的女人出現在了這裡。

“吾乃九原呂奉先,今日迴歸漢土,爾等還不趕快開門!”

這一刻,呂布渾身破破爛爛,但是一身傲骨頂天立地,雁門關上,一名同樣穿戴者甲冑的漢子看到這一幕,忍不住挺直了自己的腰身。

“開門,迎接呂將軍回家!”

看著洞開的雁門關,看著那蜂擁而出,將他們團團圍住卻冇有半分敵意的漢子,看著他們身上那堅固精美的甲冑還有手中鋒利的兵刃。

呂布也同樣挺直了腰桿,第一次感受到了高順之前說過的話語。

“大漢!必勝!”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33章 呂布的終章(上)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