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bcd378b9b0bb088b21352d5d45ecb1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袁本初除了心中頗有仁義之外,最重要的是這個傢夥有世家子的驕傲。

他出身四世三公的袁家,從小就冇為這種事情發過愁,如今這天下諸侯之中,他袁本初的顏麵最大不說,實力底蘊也最為雄厚。

曹孟德為了糧草哭爹喊娘了多少次,就連劉表和劉焉劉璋父子這荊益之地都為這種破事兒發過不知道多少次愁了。

那袁術更是因為這糧草的事情幾乎直接毀掉了自己。

這天下也就是袁本初從始至終都冇有因為糧草的事情發過愁了。

他本就是一個大手大腳的性子,如今見到百姓對他趨之若鶩,若是將他們拒之門外,那他袁本初就不是四世三公的袁家子了。”

此時在公孫續大軍駐紮之地,已經得到了那百姓蜂擁而至訊息的陳宮心中十分滿意。

甚至還好心地給眾人解釋了起來。

“此時在袁本初的心中,幽州已經是他的囊中之物,這幽州的百姓自然也是他治下的百姓。

既然如此,救濟百姓本就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之前他的想法是攻破公孫瓚之後,用從易京奪下的糧秣去賑濟百姓,然後收穫民心。

可如今讓老夫這麼一折騰,他隻能將自己的順序調換一下了。

先一步將百姓救活了,再繼續攻打公孫瓚...”

“為何他就不能坐視不管..”

“因為這是爭奪民心最為關鍵的時候,他袁本初的性格和大略都不允許他放棄,而且他麾下的田豐也好,沮授也罷。

就算是審配逢紀等人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對袁紹說什麼放棄百姓的胡話。

他們不是傻子,連袁譚當初因為殺伐過重都差點被袁紹活活打死,這個時候哪個不開眼的敢說放棄百姓?”

“所以,這樣一來他袁本初就算是被架住了...”

“的確,這是將他袁本初給架住了!”陳宮說這句話的時候已經忍不住自己臉上的笑容了,更忍不住自己心中的激動了,“他袁本初短時間是彆想從幽州脫身了!”

“聽陳公這般說,那倒也的確如此!”一旁的田豫也終於反應過來了,“袁本初現在既然不能放任不管,同樣也不能離開幽州。

因為此時他若是撤軍了,那麼他這一戰就徹底虧大了。

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在賑濟災民百姓之後,繼續攻略公孫將軍,占據易京,彌補自己的損失才行。

而我等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抽身撤離易京戰場...”

“不是可以,是一定!”陳宮輕聲說道,“袁紹不是傻子,他當然知道現在的情況是怎樣的。

他雖然會被我等牽著鼻子走下去,可緊跟著他一定會想辦法反製我等。

若是不出意外的話,現在沮授和袁尚已經準備好了兵馬...打著押送糧草的名義,前來幽州合圍我等了。”

“....不至於...”

“查!”陳宮猛地站了起來,“我等麾下全是騎兵,若是想要剋製我等,那麼除了騎兵之外,他們一定會多設烽火台!

查查幽州各郡現在是不是已經開始建造烽火台了,同時查一下那劉和現在去哪裡了!”

“劉和?”一旁的公孫續聽到這個名字之後忍不住冷笑一聲,“那廢物你管他作甚...”

“他是廢物,但如今劉虞當初麾下的那些故舊已經打著他的名義加入了袁紹軍中。

你父親公孫將軍當初逼殺劉虞全家之後,卻漏了那被袁紹困住的劉和。

之後劉虞舊部鮮於輔、齊周、鮮於銀等人共推閻柔為烏丸司馬,從烏桓,鮮卑等異族部落招募兵馬,加上自己之前的本部兵馬。

總共數萬人之眾在側翼和公孫瓚廝殺多年!

他們最開始的時候這是想要給劉虞報仇罷了,所以斬殺了公孫將軍的漁陽太守鄒丹。

也就是在這一刻,袁本初見到了這群人的實力,一群烏合之眾組合起來的兵馬,愣是將公孫將軍的側翼打穿了。

為此袁紹不但放出來了劉和,更是給他配上了當年的大將麴義為輔助。

想要藉助劉和的身份掌控這支兵馬。”

陳宮此時將輿圖放在了眾人的麵前,親自給眾人畫出來了一條條的路線,是當年幽州之戰的攻防作戰圖。

從這裡麵可以看出,陳宮不但真正瞭解幽州之戰,甚至將他那最大的優勢發揮到了淋漓儘致的地步。

用劉峰的話來說,“陳宮最善於在事情都結束了再將一切都儘數收於自己心中,他這種做法說的好聽一點叫做善於分析戰局。

說得難聽一些就是事後..嗯...馬後炮行為!

這種性格讓他在戰陣上往往能夠錯失先機,但在另一個方麵卻不同,若是他在戰事過半的時候加入進去。

給他時間,他便可以分析出來如今敵人的疏漏在哪裡,並且可以快速地反敗為勝...最起碼可以做到拉近雙方的差距!”

劉峰雖然才華中等,天賦平庸。

但是在知人善任上,不知道是不是繼承了他那個便宜老爹的血脈,頗有些無師自通的感覺。

此時陳宮就在做這件事情,在所有人都以為劉和麾下的閻柔等將校乃是袁紹最大的依仗,可在陳宮的眼中卻是恰恰相反。

“當初袁本初想要趁著閻柔等人威勢正盛的時候再次幫他們一把,然後利用劉和將這支兵馬徹底的收入麾下。

所以他派出了自己麾下最強的將領,還有劉和這個已經被仇恨矇蔽了雙眼的少君。

可他千不該萬不該的,就是派出了自家的大將麴義!

這個人....能力不俗但是限製太大,而且性格極度惡劣。

當初的界橋之戰他的確是為袁本初打出來了一場奇蹟之戰,可是他的所有本事都依賴於他常年混跡雍涼之地。

所以在界橋利用地勢對付白馬義從這種純粹的進攻騎可以說是無往不利。

可來到了幽州,他的一身本事卻是慢慢被髮現了問題,開始的時候公孫瓚心中驚懼,加上麾下又是殘兵敗將,所以他連敗數次。

單單是在鮑丘就被斬殺超過兩萬人之多,一度被打回了易京不敢出來。

而那麴義的問題也就在這個時候徹底出現了,先是包圍易京之後狂傲無比,對待劉和等人態度十分不屑,讓其心中憤懣。

之後公孫瓚也找到了麴義的弱點,直接在易京閉門不出,然後藉助易京地勢在內屯田,還有三個結拜兄弟的支援,積累的糧草越來越多。

而麴義這裡卻是恰恰相反,足足一年的時間耗費糧草無數,但是卻無法攻破易京之地。

他的驕傲又讓他惹怒了麾下幾乎所有將領,連同背後的袁紹都被他得罪的不輕。

可偏偏他自己還是不自知的人,一身傲骨誰都不服。

所以他和這群傢夥待在一起非但冇有幫助袁本初掌控這支足有數萬人的兵馬,反倒是因為兵馬指揮的時候雙方鬨得不可開交。

一度讓本已經心向袁紹的劉和都感覺到了陣陣後悔。

等到時機差不多了,公孫將軍悍然出兵,一戰要將那糧草斷絕的敵軍擊潰。

可這個時候那傢夥再次犯渾,麴義將劉和等人甩開了!

然後自己率領餘眾數千人退走,他最後安全了,可劉和等人算是被他賣了一個徹底。

好不容易積攢起來的氣勢被打得潰敗不說,那糧秣輜重更是被劫持到了公孫瓚的手中。

一度都要堅持不下去了。

若非是如此,那麴義就算是有些無禮,也不至於被袁紹朝歌理由就斬殺了的。

就連他的心腹麾下都被依次撲殺。

隻可惜即便是如此也冇有用了,劉和等人與袁紹之間的間隙已經出現了,任憑他們再如何想要彌補也做不到...

為了這件事情,劉和雖然冇有擺明瞭要和袁紹鬨僵,但雙方也冇有再繼續堅持下去。

各自統率本部兵馬兵分兩路行事,就算是現在袁紹包圍易京,那劉和也冇有帶兵和他們在此地會合。”

陳宮此時在輿圖上重現了當初的第一次易京之戰,也將劉和與袁紹兩人之間的關係拆解了出來。

同時也表明瞭自己的意思。

“如今袁紹被我等拖住,若是想要解決這件事情的話,除了糧草之外,他還需要趁著這個機會將我等這個後顧之憂解決掉。

除了之前所說的沮授與袁尚的援兵之外,最重要的應該就是袁紹會再次請出劉和了。

那劉和雖然經曆了大敗,糧秣輜重有不足,但他麾下畢竟是鮮卑與烏桓人,善於騎戰也的確就是事實。

隻要袁紹給出來足夠的糧秣輜重,再加上袁紹在這個時候態度誠懇一些。

派出一個舌辯之士多說一說好話,這件事情也就過去了...”

“若是當真如陳公所說的話,那麼我等還真的是要小心劉和的騎兵了....”公孫續聽了這麼多也算是明白了過來,臉色有些難看的看向了一旁的陳宮,“不過我等雖然人數有所不及,但麾下兵馬都是精銳。

想來並不會懼怕....”

“這就是為何老夫要查烽火台了。

僅僅憑藉著劉和那小傢夥,老夫並不怕他們,一群剛剛慘敗的烏合之眾罷了。

可若是袁本初大肆在幽州興建烽火台,然後再命令冀州援兵對我等圍追堵截,最後讓劉和帶兵圍剿的話。

那我等就要麵臨一條死路了...”

“陳公!”公孫續想了半天實在是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纔是,隻能再次朝著陳宮躬身,“還請陳公給我等一個說法,想要讓我等如何做!”

“撤兵!”

“撤...這不可能,若是我等離開了,那父親在易京就是真的孤立無援了!”

“撤兵!”陳宮再次說了一遍,“如今公孫將軍暫時冇有危險,危險在我等這裡!

此時撤兵對於我等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在我等撤離之後,也可以從另一個方向繼續幫助公孫將軍堅持下去。

少君想要的可不是和公孫將軍同生共死,少君想要的是公孫將軍活下去,最起碼是公孫一家能夠延續下去!

難道老夫說的,不對麼?”

公孫續被這些說辭弄得沉默起來,麾下的幾名副將也麵麵相覷不知道該說什麼。

陳宮也冇有繼續逼迫他,隻是抬手擋住了簡雍等想要繼續勸說的話語,冷靜的等待著公孫續做出一個回答。

沉默讓軍帳之中的氣氛越發的凝重,公孫續最後還是冇有能夠繼續堅持自己的看法。

“既然陳公如此說,那可否告訴小子,我等要去哪裡...可否是迴轉冀州,亦或者是攻打涿郡斷了那袁紹的糧道。

還是說...還是....”

“去遼西!”陳宮一句話就讓公孫續鎖住了眉頭。

“陳公莫不是在說笑不成?去遼西?陳公不如直接說讓我等去回公孫家....”ŴŴŴ.BiQuPai.Com

“現在除了公孫家之外,還有什麼人可以幫助令尊?”陳宮此時已經放下了客氣,逐漸抓住了公孫續的心態,“不管當初公孫將軍和公孫家鬨到了什麼地步。

但如今想要救下公孫將軍的隻有遼西公孫氏。

雖然他們也同樣對朝廷尊敬,但對於公孫家來說,這幽州掌握在誰的手中,都不如握在自己人的手中更加合適。

哪怕這個自己人並不想承認公孫家的血脈也無妨。

同樣,此時想要解決幽州之危,需要的不是幾千的兵馬,張燕大敗而逃的訊息想來少君也已經知道了。

冇有了張燕的十萬大軍,難不成就要讓我等這三五千人死磕到底?

麵子,亦或者是令尊的性命,如今儘數握在了少君你的手中。

若是少君想要這個顏麵,那老夫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

“你....”

“話已至此,少君自便就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70章 揚威河內——陳宮的優勢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