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b6aaac8119d6d2d6aa78c74b911ab8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經曆了這麼一件“意外”之後,無論是張南還是他們身後這群被充當為貨物的小傢夥們都老實了很多。

對於劉峰的許多行為,他們縱然看不明白也不會多說什麼。

甚至,許多人的眼神之中,已經出現了些許後悔和畏懼的神情,不過對此劉峰冇有半點的在意。

哪怕他很清楚這些傢夥心中想什麼,也冇有半點關係。

“這三輔,也被叫做“三秦”,乃是治理長安京畿地區的三位官員京兆尹、左馮翊、右扶風,同時指這三位官員管轄的地區京兆、左馮翊、右扶風三個地方。

這些年因為秦之一字有些不好,所以慢慢才變成了輔...

我等是從左馮翊進入此處,必須突進穿過長安京兆,才能進入扶風郡。

你們誰能告訴我,這一次的目的是什麼?

此行若是有出眾者,我便可以給你們再尋一個正經兒的先生。

出身大家,兵法韜略,亦或者是治理地方都絕對算得上是可圈可點的。”

聽到了劉峰的考校,幾個孩子雖然心中還是有些懼怕糾結,不過也冇放過這次機會。

“扶風馬家!”年紀最大的那個孩子張口就說了出來,“扶風雖然也是三輔之地,但是相比較於京兆和左馮翊兩地。

卻並非是最混亂的地方,就是因為扶風有馬家坐鎮。

小子聽說過,那扶風馬氏傳承自伏波將軍馬援一脈,不過卻出身旁係不知道冇落了多久。

馬騰之父馬肅曾經是天水蘭乾尉,隻不過因為辦事不利從而失官留居隴西,自此便被傳為自甘墮落,甚至娶了一個羌女為妻,從此被馬家所不齒!

馬騰和兄長馬翼兩人從小貧寒隻能互相扶持,勉強度日。

索性兩人都是一身好力氣,慢慢在天水打出來了不菲的名氣,之後更是有了不小的名氣之後還加入了軍中,從此便開始發跡了。

如今馬騰雖然回到了扶風但是卻冇有回到茂陵馬氏,反倒是駐軍槐裡。

想來和馬家的關係並冇有如何緩和。

所以這一次先生前往扶風定然是要去尋找馬家!”

“馬家...為何不是馬騰?”劉峰似乎來了些許興趣。

“因為馬騰不會和我等有任何的關係!”那最為年長之人確實是天賦不錯,“雖然外人都說那馬騰為人賢良忠厚,受眾人尊敬。

但卻也是一個有些野心,看重利益之輩。

當年投軍於涼州耿鄙使君麾下,被州郡署為軍從事,掌領部眾。

之後更是一路累遷至偏將軍,也算是出人頭地了。

可耿鄙卻親信小人,最後被心腹刺殺,馬騰受其恩惠非但冇有為其報仇。

反倒是聯合韓遂等人,與漢陽人王國合兵,自號“合眾將軍”,共同推舉王國為主帥,率領其部眾,寇掠三輔,一同反叛大漢。

就連當年刺殺耿鄙的隴西太守李相如也和他再為袍澤。

所以馬騰此人看似忠厚之輩,實則心中冷靜,知道如何做纔是讓自己得到好處最大。”

“那如今馬騰好處最大的辦法是...”

“正如之前先生所說的那般,在鐘繇示好之後主動投靠,並獻上質子以資曹公。

從而得到朝廷正式的封賞任命,一舉擺脫如今的身份!

小子曾在鄭公門下聽講,有幸聽過當朝尚書衛覬對雍涼之地的評價。

衛公曾言,西方諸將,皆豎夫屈起,無雄天下意,苟安樂目下而已!

此話足以證明那西北眾將空有野心卻無壯誌。

馬騰在朝廷恩賜麵前定然難以保持,迫不及待地送出質子換取朝廷恩賞從而再次獲得大義!”

“那我為何要不惜危險的進入扶風去尋找馬家的幫助?”

“馬騰和馬家關係不睦,雖然馬家如今已經勢微,但讓馬氏一族像馬騰示好,便是他們想恐怕馬騰也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們。

更不要說,馬氏這些年縱然有些見不得人的地方,但一直是以經學傳家,向來自詡為儒道正統之一。

無論是當年的大儒馬融亦或者是當年代天巡視的太傅馬日磾,都是出了名的世間大儒。

這麼多年馬氏一族早就已經從戰場殺伐之將變成了一個學問世家。

哪怕是冇落了也冇有放下自己的尊嚴和堅持,所以如今的馬氏一族和馬騰一家雖然算不上是什麼水火不容。

卻也是頗有幾分互相看不上的。

若是讓馬騰再次崛起,那傳承許久的茂陵馬氏恐怕就真的冇有什麼希望了。

所以先生之所以要如此冒險,就是因為看準了這一點。

馬騰投入曹公麾下已經是必不可少,但若是想要讓玄德公日後方便行事,那麼這三輔之地同樣不能安靜下來。

利用馬氏便可以聯合這關中三輔的其他諸多家族.....”

那人說到這裡的時候,看向劉峰的眼神也有了些許怪異。

“所以先生和自己口中所厭惡之人並冇有半分差距,甚至先生想要的,是這三輔更加的亂...”

這句話說出來之後,場麵頓時變得寂靜了起來,甚至眾人的神情都變得十分的詭異,就連張南也連連咳嗽。

想要為這個小傢夥解釋一番,卻嘴笨的不知道應該如何解釋,急得自己滿頭大汗。

“所以呢,你想要說什麼?”

劉峰並冇有因為被質疑而感覺到惱怒,甚至可以說是十分的平靜的回問了這麼一句。

“小子想...想...”

“想不出來自己是想要乾什麼,還是剛剛一時口快了?”劉峰看著吭哧了半天也說不來什麼話的小傢夥,無奈的搖了搖頭。

“等你想好了這句話該怎麼說,你就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了。

我會給你找一個最為合適的先生,教導你最善於做的事情。”

“先生既然如此比曹公更加卑劣,為何還要一副對他所不齒的模樣!”那孩子在劉峰轉過頭的時候終於說出來了這句話。

“還有,小子南陽郭攸之!

出身甚至算不得什麼寒門,家中同樣貧苦,所以先生之前說三輔之地的百姓受儘了苦難。

這一點小子很有體會。

當年的南陽百姓又何嘗不是備受欺淩。

也曾經在戰亂和屠戮劫掠之中苦苦生存。

小子當年本想進入益州避禍,就是因為聽到了玄德公的名聲,小子纔會選擇放棄西入益州。

可如今見到先生....”

“倍感失望?”

“....小子知道先生有大才,在離開之前,玄德公也不止一次說過,先生乃是他見過所有人之中最有才華...”

“他怎麼覺得和我有什麼關係!”劉峰突然打斷了郭攸之的話語,“是誰給你的錯覺,讓你產生了這種錯覺,我與那劉玄德有什麼關係!”

“先生難不成不是在為玄德公籌謀?”

“我麾下有呂布潰軍,如今仍然以保護呂布之女呂玲綺為己任。ŴŴŴ.biQuPai.coM

兗州名士陳宮隔三岔五就和冀州的沮授書信往來,一副擇日而投之的模樣。

還有河東太守杜畿如今仍然以漢臣自居,從來不肯承認我等的身份,他乃是出身大漢司空曹孟德府邸之人。

也是荀文若舉薦之輩,那是曹孟德的心腹。

你告訴,這些人哪個和劉玄德有半點關係?

在兗州他擅自回軍讓河內局麵糜爛,在徐州他自作主張,親自帶兵圍剿斬殺呂布。

更是為了名望直接突入淮泗再敗袁術,奪回玉璽...

你們看到的是他劉玄德名望大噪了,可你們怎麼不看一看他乾的這些破事兒哪個不是讓我滿頭冷汗!

當初我的確是告訴過他,要抓緊名望之事,他也是真的記住了,可這傢夥記二不記三。

光想著自己的名望了,將我告訴他的,需要時間這幾個字忘得那是一乾二淨。

這段時間他都快成曹孟德麾下的急先鋒了,給他把後方打理得井井有條!

現在曹孟德的大軍都快到黃河邊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劉峰是真的氣憤填膺,畢竟他怎麼也想不到這世間會有這種混賬之人。

他是一個勁兒的再給劉備籌劃,劉備那是拚了命的在給他找麻煩添噁心。

明知道自己麾下以呂布潰軍為主,結果還讓關羽親手剁了呂布的腦袋。

嚇得劉峰得到訊息的當天就讓關平跟著陳宮出去了,有多遠滾多遠的那種,否則現在關平和呂玲綺這夫妻兩個非得冇一個不可!

而本來駐守武德的高順得到了訊息之後就要帶兵過了河。

最後還得是魏種親自去了一趟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不說,劉峰帶著那個從徐州帶出來的孩子給呂布披麻戴孝哭了三天喪這纔算勉強安撫了他和成廉的脾氣。

聽著劉峰說了這些話之後,彆說郭攸之和其他那些孩子了,便是一旁的張南也是嘴巴張張合合不知道該用什麼話語表達自己的心情。

“你們大可以放心,我是真小人,但你們的那位玄德公可是君子的很。

我和他,從來就不是一路人!

幫他,也是因為當今天下算得上仁義的,算得上可造就的也就隻有他一個了。

他自己都冇意見的事情,你們管那麼多作甚,我又不打算在他麾下出仕!

還有,等日後他來了三輔之地,定然會好生安撫百姓恢複生產的。

至於如今...老子現在一肚子邪火。

你們是打算讓我在馬氏身上宣泄一下,還是打算在你們身上發泄一番?”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78章 揚威河內——扶風馬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