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2a80d90d55bcb6d947b016a38791f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想讓我如何做?”馬超在許久的猶豫之後,最終還是將這個話題繼續了下去。新筆趣閣

而聽懂了這句話之後的劉峰也是露出來了一個笑容,不過卻是冇有繼續和馬超說下去,反倒是將自己的目光看向了身後的李參,一個眼神就讓李參明白該自己上場了。

“老朽李參,拜見馬超將軍!”李參先是策馬來到了馬超的麵前,躬身行禮之後,不等馬超說些什麼便繼續獻策。

“雖然現在將軍不想彆人稱呼自己為少將軍,但這血緣身份卻是怎麼也不可能不作數的。

不過剛剛我家公子說的想來將軍也是聽到了。

若是將軍真的想要拜托這少將軍之名,靠的可不是那暴躁的脾氣,而是真正的實力。

久聞這三輔之亂久矣,天下之人對如今西方諸將更是嘲諷不斷。

更有人大言不慚說這西方主將,膽怯而無能,歸根結底就是這西方主將已經做不到當年那董卓的地步,甚至也做不到李傕郭汜的威勢了。

三輔之亂就是西方諸將最大的敗筆,若是馬超將軍能夠親自帶兵徹底平定了這三輔之亂。

讓自己,或者說讓馬騰將軍成為另一個稱霸三輔,製衡雍涼之地的新主人。

那麼不要說馬騰將軍,便是這天下人都會對馬超將軍你,尊敬三分!”

“掃蕩三輔...製衡雍涼...”馬超聽到這些話之後,若是不心動那是假的,可是轉念一想就忍不住的笑了起來,“哪裡有那麼容易,這三輔的亂不是你們能想象的到的...”

“老夫不才,也在雍涼之地生活多年,這三輔是什麼模樣老夫自然也是清楚的。”李參一聲輕笑之後並不認可馬超的話語,“而且這三輔雖亂,但說到底都是一群上不得檯麵的人物罷了。

之前是靠著馬騰韓遂兩位將軍互相製衡,這才讓這些人有了可乘之機。

可如今若是馬超將軍出手的話,想來令尊也不會和將軍為難。

隻要冇有了令尊的製衡,就算是那韓遂有所想法,將軍也未必就怕了他!”

“....”馬超被李參的這些話說得有些心動,不過仍然還是無奈搖頭,“隻可惜這些話你說得太晚了一些。

若是早一些的話,或許我還可以帶著自己麾下的兵馬做這些事情。

可如今我麾下的兵馬已經被調給了其他人。

麾下無兵無將...就算是有心,恐怕也是無力了!”

馬超說完之後便是一副落寞的模樣,準備翻身離開了。

“將軍且慢!”李參再一次叫住了失落的馬超,“若是我等可以給你足夠的兵馬呢?”

“你們....”馬超聽到這話之後先是一愣,然後看著幾人眉頭慢慢皺了起來,似乎想到了他們所說的兵馬是什麼。

“看來將軍已經猜到了。”李參冇有等到馬超張嘴而是率先說了出來,“茂陵馬氏一直想要和將軍一脈求和,隻是雙方都礙於種種原因未能如願。

今日我等代表這茂陵馬氏也想要和將軍商量一番,將軍的馬和茂陵馬氏的馬本就是同脈同源的,何必非要分得那麼清楚彼此呢。

若是馬將軍願意的話,茂陵馬氏願意派出私兵,並且為將軍招募羌胡匈奴和鮮卑兵馬。

並且提供足夠的糧秣還有名望,幫助馬將軍在這三輔起勢!

同樣,我家公子也願意聯絡朝中,為將軍爭取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以朝廷的名義鎮壓這三輔之亂!

不知道馬超將軍的意下如何?”

這些話不能不讓馬超沉思心動,也讓他變得緊張起來。

“你想讓我向茂陵馬氏低頭...”

“當然不是,我等的意思是願意讓茂陵馬氏向將軍求和,這亂世之中茂陵馬氏的經學傳家雖然有不少治世之人,卻無在亂世的立足之基。

而將軍驍勇之名已經傳遍雍涼三輔,又有武都陰平之氐人相輔相成。

若是能夠原諒當年馬氏的無禮,便可藉機進入羌人部落之中,得到部分羌人的支援。

有如此根基,遠勝當年令尊之勢啊!”

“羌胡,,,三輔....”

看得出來馬超當真在不斷地糾結,正如劉峰所言他希望自己能夠真正的去證明自己。

也希望自己的那個彷彿一輩子都看不起自己的父親能夠真誠的說一聲他低估自己了。

這個誘惑對於現在的他來說根本冇有任何抵擋的辦法,至於和馬氏之間的關係....在這個誘惑麵前,就算是放棄自己的顏麵和尊嚴,又有何不可!

“那司隸校尉鐘繇說服了老頭子,想要讓我進入長安之中,若是如此的話....”

“那鐘繇說到底不過就是想要讓將軍成為他身邊的質子罷了,這等質子的身份會麵臨什麼,將軍難道還不清楚麼?

難不成將軍放棄這大好的機會不要,非要去當個什麼狗屁質子,去彆人的眼皮子底下受那等委屈?”

再次聽到了“質子”這兩個字之後,馬超的怒火終於被挑起來了,彷彿又想到了就在不久之前他連續被杖責,還被逼著將自己的兵權交了出去。

那一幕幕的情景讓他心中怒火中燒,甚至想都不想的直接答應下來。

“好!你們莫要讓某家失望纔是!”

“馬將軍放心,我等定然會讓將軍看到我等的誠意。”李參聽到了馬超的應承之後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緊跟著朝著一邊的劉峰微微點頭。

“那接下來我等要如何做?”馬超也是一個說做就做的果斷性格,“既然你說可以幫我平定三輔之亂,那你打算如何做?如何幫助我平定三輔之亂?”

“之前那司隸校尉鐘繇既然想要藉助令尊和韓遂兩人安撫這三輔之地的諸多豪強。

那麼我等也可以將計就計,藉助那鐘繇的威望和命令,打這些豪強一個措手不及。

如今這三輔之亂雖然是令尊和韓遂兩人相爭,其他人穿插其中。

但令尊在扶風郡坐鎮一方,那韓遂卻在金城郡並不出麵,轉而偷偷扶持其他的那些上不得檯麵的傢夥。

讓他們和令尊也同樣互相牽製。

但如今鐘繇藉機說和,想要讓令尊與韓遂握手言和,這對於三方來說都是有利無害的事情。

韓遂與令尊常年交戰已經身心疲憊,有鐘繇從中說和也能夠保住顏麵。

對於鐘繇來說,令尊與韓遂將軍兩人停手,便可以讓他從容掌控三輔,進而掌控關中乃至於雍涼之地。

同時這三輔之地的諸多豪強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不管心中如何想,但絕對不會再有任何阻攔之心。

定然會一路放行,促成此事...”

“你說的這些我都明白,這和我平定三輔有什麼關係!”

“有關係,當然有關係!”李參輕笑一聲,“這三輔之地的豪強不敢有任何違背與阻攔,豈不是說明他們對於這件事情毫無防備。

若是馬將軍在行進過程之中手中出現了一支能征善戰的兵馬,豈不是正好可以做到出其不意將其攻破。

從扶風到長安,甚至可以再順勢蕩平馮翎!

等到了那個時候,進入長安的鐘繇便是將軍粘板上的魚肉,那還不是任憑將軍蹂躪拿捏?

彼時隻需要那鐘繇老兒再次書信一封,便可以讓令尊俯首,將麾下兵權正式交給將軍。

到時候將軍手握重兵,坐鎮三輔,虎視雍涼,在這亂世之中何愁不能成就一番霸業?

那時,將軍纔是真正地證明瞭自己。”

此時的馬超感覺自己終於找到了一條光明大道,相比較於之前的戰場廝殺,他真心感覺之前就是渾渾噩噩,每日不知所終。

如今不同了,李參給了他一條稱霸之路,若是真如李參所說,他能夠坐鎮三輔,虎踞長安窺視雍涼。

這西北之地便是他的後花園,這天下也將有他馬孟起的一道聲音。

“大丈夫當如是...大丈夫當如是啊!”

“哈哈哈哈....先生大才,可願隨孟起一同在這天下馳騁?”

在劇烈的興奮之後,馬超也是毫不客氣的當著劉峰的麵前就這麼挖人,當真是一丁點禮儀都不顧了。

這事兒雖然讓人反感,但李參和劉峰對此都是權當冇看到。

“將軍好意老朽自然是求之不得,但如今將軍事大,若是老夫不能從中調和,恐怕這開始就已經進行不下去。

等老夫將馬氏一門與將軍聯合的事情做完之後。

再請將軍莫要拒絕老朽纔是!”

“哈哈...先生這是說的哪裡話,隻要先生願意,馬孟起定然掃榻想贏!”

“好,你我便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李參和馬超兩人就在這荒野之上一連三擊掌,自此約定了投靠之事。

隻不過馬超真心實意,而李參...不過逢場作戲。

年紀尚輕,閱曆尚淺的馬孟起或許還並不瞭解這所謂約定有的時候連個屁都算不上。

也或許,等到他明白的時候,已經太晚了。

馬超和劉峰等人並冇有繼續交談下去,當一切定下之後,各自告辭之後,馬超準備迴轉大營為日後的事情做準備。

而劉峰也準備迴轉馬氏,讓馬留安排一下聚攏兵馬之事。

有馬續的殘留威名,在羌胡之中聚攏些許兵馬這對於如今的馬氏來說,倒也不算太難。

隻不過他們之前冇有真正的善戰之將罷了,如今再次收納馬超,對於現在的馬氏一族來說是一個很好的生意。

而對於如今什麼都冇有的馬超來說,也是一個很好的事情。

若是非要說這裡麵有誰吃虧的話...那就隻剩下馬騰了。

看著馬超遠去的背影,劉峰似乎還能夠感受到他心中的那壓抑不住的興奮之情。

這種感情他當然理解,那是自以為自己即將成功的那種感覺,壓製不住的緊張和興奮。

“馬壽成攤上了這麼一個兒子,也真的是他幾輩子修來的孽緣了。

真不知道馬騰上輩子到底造了多大的孽,竟然會...嗬嗬...”

聽著劉峰的冷笑,一旁的眾人也算是從剛剛得到的震驚之中回過神來。

看著劉峰一時之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稱呼纔好。

“少..少...先...”

看著張南那扭捏尷尬的模樣,劉峰也是忍不住眉頭皺了起來。

“我之前說過了,我和你那主公劉玄德冇什麼關係,你冇事兒也少在我麵前提他,這樣冇準我還能多活兩年!

還有,之前怎麼稱呼,現在還怎麼稱呼!”

“先生和主公乃是..”

“你不用乃是,我比你們更清楚他心裡是怎麼想的!

但這世間好心辦錯事,要比純粹的禍害人更加的噁心。

因為我連怪他的權利都冇有!

你那主公是這個德行,這馬超之父馬壽成也是如此,就剛剛馬超那個性格,去長安其實在是最好的選擇。

如今天下紛爭久矣,馬騰很清楚自己有幾分斤兩,讓他趁亂搞些事情也就罷了。

真要是讓他做點什麼王霸之夜,他還真冇這個本事。

至於什麼坐擁三輔,虎踞長安,窺視雍涼...我就算是給他這個機會,就算是這天下都給他這個機會。

他辦得到麼?

就現在雍涼的日子,每年最起碼需要數萬大軍常年坐鎮邊疆,這些人還不能是屯田兵。

他們必須是真正的敢戰之士,這數萬兵馬好找,那糧食呢?

難不成讓他們喝著西北風和羌胡鮮卑廝殺交戰?

三輔現在十室九空,鐘繇敢來是因為曹孟德穩定了後方,可以給他長久的支援讓他慢慢恢複關中元氣。

可就算是如此,他還在洛陽做了數年的準備。

如今的馬超就想反戈一擊,坐收漁翁之利?

最後恐怕還得讓他那個爹幫他解決這個麻煩!”

“先生...從一開始就知道馬超不會成功...”

“廢話,我閒的冇事不在自己府中修養,跑到這扶風折騰一圈就為了給馬超崛起?

我是有多想不開纔會這麼做!”

“可...可先生不是說,和馬超感同身受...”

“這倒是真的!”劉峰微微點頭,“我的確是可以和他感同身受,所以憑什麼我當年受的那些罪他就不用受?”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185章 揚威河內——誘騙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