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0c905f549922c1f0f98dbaea81cc69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劉峰帶著劉荏進入後宅之後,還冇等他們打聽出來甘氏在哪裡,劉荏的那位母親就已經主動迎了出來。

就這動作,劉峰稍微掐算了一下時間就知道,外麵盛傳的劉備後宅甘氏當家的言語絕對不是空穴來風。

這掌控力,算是很強了!

恐怕陳到攔人的時候,甘氏就已經得到了訊息,自己兒子要來了。

“妾身甘氏,拜見先生!”見到劉峰兄弟之後,甘氏先是朝著劉峰躬身行禮,然後轉頭看向了身邊的侍女隨從,“你們都退下吧,這裡並無事吩咐!”

等到眾人應諾一一遠離之後,甘氏再次朝著劉峰行禮。

“奴甘氏,拜見少君,之前多謝少君在徐州數次援手之恩,當時不知少君身份,多有無禮之處還請少君寬宥!”

說完之後還拉著那個已經撲到她身邊的劉荏拽了出來,同樣摁著他朝劉峰行禮。

“阿荏,這是你大哥,還不拜見兄長!”

劉荏也被這突然出現的一句話給弄得一愣,嘴巴張開半天卻是仍然說不出一句話來。

劉峰見狀也是趕緊攔住了甘氏的催促。

“算了,這孩子年紀太小就被他父親折騰到了千裡之外,這麼長時間不在你們的身邊,一個孩子冇有心中不怕的。

如今他既然不願說話那便莫要逼迫他就是了。

日後他會跟在我的身邊,這些問題自然有我解決。”

“奴多謝少君!”甘氏聽到了這句話之後,立刻再次躬身下拜,萬分感謝的模樣。

“夫人大可不用如此多禮!”劉峰看著這個和自己年紀相差不多的女人十分的和善,“小子已經讓劉琰先生去巴郡一趟了。

若是一切順利的話,最多一個月的時間他便可以帶著巴郡甘家的文書和家譜抄本回來。

到時候夫人便是正經的巴蜀豪族甘家的嫡女了,祖上可以追溯到大秦名將甘茂。

那個時候夫人名望家世俱有,加上玄德公對夫人的寵愛,想來升入正室的時間就不遠了。

等到夫人升為正室了,這阿荏便會是玄德公的嫡長子了!”

聽到了劉峰的話語之後,那甘氏浮現出來驚喜之色,甚至想要朝著劉峰跪拜,以謝他這一次的大恩。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劉峰,她這輩子也不過就是一個妾室罷了。

她的兒子日後就算是能夠一帆風順的活下去,甚至可以成為他父親的繼任者,可她仍然隻能是一個卑賤的妾罷了。

不過如今這麼以來,她的身份和地位乃至她孩子的一切都將迥然不同。

甘氏跟著劉備多年,是當年在小沛就跟在劉備身邊的人,對於劉峰的手段無比清楚。

作為一個女人來說,她不在乎劉峰的手段是不是足夠狠辣,也不在乎劉峰的名聲到底有多麼的惡劣。

她隻知道,這個人是他夫君真正意義上的嫡長子,關乎到她們母子的一切。

她也知道,這個人纔是她夫君身邊最大的依仗,將一個隻有一座小城的劉玄德一手攙扶到了名滿天下的大漢皇叔,雍州牧的位置。

隻要劉峰開了口,那麼日後她們母子便真的什麼都不用害怕了。

所以甘氏想要對劉峰行大禮以示感謝,但是卻被劉峰半路攔住。

“既然你知道我和玄德公的關係,你這一拜我還是受不起的,這孩子說到底也是我的弟弟。

當年我身上受到的罪過,就冇必要讓他也承受一次了。

我這個人脾氣不好,做事也狠辣了些。

所以他跟著我恐怕會受些罪,這一點我希望你能明白。”

“少君放心,這孩子冇有彆的好處,就是結實的很,若是哪裡做得不好了,還請少君萬萬不可客氣。

若是他敢頑皮不停少君教誨,奴會親自收拾他!”

“嗯...你是一個聰明人,希望你日後永遠保持著這份兒聰明。”劉峰朝著甘氏微微點頭之後,便將劉荏再次帶到了自己的身邊,然後讓劉荏朝母親行禮,準備離開。

甘氏自然是不敢阻攔的,隻是看著漸行漸遠的兒子,雙眼癡癡看著罷了。

至於他們兩個人剛剛離開了後宅,就看到趕過來的陳到和劉備等人。

同樣是屏退了眾人,劉備看著自己的兩個兒子也是臉色沉悶,總感覺自己是不是上輩子造了什麼孽,讓自己今生這般多災多難。

“你當真要讓這個孩子去坐陸城侯的世子?你可知道這本是你的位置!”

“這是誰的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位置上的人配不配坐在這上麵!”劉峰也是冇有什麼客氣的意思,將劉荏拉到了身邊,臉色更是陰沉。

“看看這挺好的一個孩子,都讓你們給禍害成什麼了。

已經五歲了,可是這小心翼翼的模樣哪裡有半點漢室宗親的模樣?

若是再讓你們帶著,這孩子的良師還冇找到,恐怕這骨頭就都冇了!”

聽到這些話之後,劉備也是臉色不善,不過也知道這事兒他的確是冇得說。

甚至在其他人麵前,他或許可以說一聲,“為了大漢社稷,他要顧國而忘家!”

可這話他要是敢在劉峰麵前說出來,他都知道下一刻劉峰會用多麼難聽的話語罵回來...

“隻不過你雖然愛護這兄弟,隻是這孩子如今的情況...剛剛為父詢問了一下,他已經很長時間不肯開口說話了。

若是他口中有隱疾的話,那這位置...”

“他怎麼變成這樣的你們心裡冇點數?”劉峰直接啐了一口打斷了劉峰的話語,“再說了,就算是日後他不說話了那又如何。

他隻要看得明白,說不出來還寫不出來麼?

難不成堂堂大漢雍州牧麾下,一個個的連字都不認得?

若是有人拿這些冇用的東西去說些什麼廢話,那就彆怪小子心狠手辣了!”

劉峰說完之後直接帶著劉荏繞了過去,朝著那府門之外徑直離去。

門外的薛州已經等候多時了,看到劉峰帶著劉荏出現之後,一個字兒都冇有多問,隻是躬身跟在了劉峰的身後,鞍前馬後的伺候起來。

“主上是要回府,還是去司隸校尉那裡拜訪一下鐘使君?”

“咱們也不能總是去叨擾鐘老兒,許久冇有回府了,今日就回去看看吧。”

“諾!”薛州躬身應諾,然後眼睛眨巴了一陣之後再輕聲說道,“小子之前聽聞主上府中的人員眾多。

擔心主上會不再需要小人,所以在這長安城西找了一處小宅做家院。

不過如今看主上對小人還是如此器重,小人心中倍感愧疚。

願意將那小宅送給主上,以備他用!”

薛州跟了劉峰也算是很久了,對於劉峰的很多習慣都非常的清楚,剛剛回來就表現出來了自己的用處。

為劉峰解決了一個極大的麻煩,這一點是讓劉峰很是滿意的。

“你這傢夥有些進步。”

“跟在主上身邊,自然不能故步自封,否則會讓主上失望的!”

“哈哈哈...很好!很好!”劉峰一陣大笑之後,便將第二件事交代了出去,“我打算和那段家扯上些許的關係。

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小人明白!”薛州眼睛骨碌碌一陣打轉,然後便明白了過來,“小人常聽聞鎮遠將軍,北地太守段煨將軍頗有威名,隻可惜膝下無子嗣傍身。

僅有一女在膝下承歡,和主上的年紀相當,正是良配!

如今主上年紀也大了,也應該需要一個正室來幫助主上管理後宅家事了。

小人雖然不配為使,卻也願意為主上分憂!”

“嗯,你明白就好!”劉峰看著薛州已經真的明白了自己的意思,便放下心來,“那女人畢竟是糜竺的妹妹。

你做事情的時候,也莫要太過於強硬了。

讓她自己明白就好了。”

“小人明白!”

迴轉府邸的劉峰並冇有過多的停留,而是帶著小劉荏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讓人在他的房間直接用屏風做了一個隔斷。

找來一張床榻放在了另一邊。

“從今日起,你便與我同吃同睡,本事我現在交不了你,但是你這膽子卻是得大一些纔好。”

對於劉峰的話,劉荏並不是很明白。

但是看著劉峰的眼睛,他還是堅定的點了點頭。

至於這宅院之中,今日也是份外的不安寧。

一陣陣喧嘩之聲從後宅傳出,不斷有打砸的聲音傳入劉峰的耳中,最為喜好安靜的劉峰這一次卻是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

隻是這麼平靜的等待著。

他知道,糜貞是一個聰明人,她知道現在她應該做什麼。

當然,她就算是不明白也沒關係,劉峰想要做的,她阻止不了。

劉峰就這麼雙目緊閉的盤膝坐在床榻之上,一副靜心養性的模樣等待著結果。

直到一個很輕的力道小心翼翼的點了點他的膝蓋,這才讓他睜開眼睛,看到了那個同樣小心翼翼的小傢夥。

雖然劉荏冇有說話,不過劉峰卻是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想問我為何要趕走那個女人麼?”

劉荏點頭。

“若是我說,這女人會礙我的事,你可相信?”

劉荏搖頭,還是小心翼翼地看著他。

看到劉荏的這種眼神,饒是名聲在外的劉峰都忍不住笑了起來,一陣搖頭之後伸手摸了摸劉荏的頭頂。

“你雖然不會說話,但是這雙眼睛卻是得了你父親的傳承。”

劉荏不懂,隻是繼續看著。

“將她趕出去的確不是為了她好,甚至可以說是對不起她。

隻不過...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

彆人有,我也有...

我隻是想給自己留一個後....”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34章 劉峰,活畜生!(二)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