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a744129f7e9081f3c6887b8becd29e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哐啷~”一聲清脆的響聲,一盞名貴的茶盞就這麼被摔了個粉碎,那碎片甚至差點劃破了薛州的腿。

此時就在這劉峰的後宅之中,幾名女子正在對著薛州怒目而視,甚至其中一人更是激動無比的破口大罵,剛剛在薛州麵前摔了東西的也同樣如此。

這幾個如此放肆的女人,都是當初跟在了糜貞身邊的侍女隨從。

而那個最為激動的,也就是糜貞的貼身侍女了。

之前因為種種原因,糜家都因為豪賭劉備而破敗了,糜貞帶著她們雖然去了許都,但是卻因為要長途跋涉踏上那尋夫之旅。

其中艱難不知道又有多少,糜貞心善不忍這些從小就跟在自己身邊的人受到這份兒磨難。

便讓她繼續留在許都,然後拜托劉備身邊的大哥照料一二。

如今劉備帶著大軍進入三輔,這些侍女自然也就回到了自家姑孃的身邊。

可這一回來,那事情可就真的不對了。

作為糜貞的身邊人,她們和糜貞的關係豈止是莫逆二字可以解釋得清的,尤其是那貼身侍女更是從小和糜貞同吃同睡以培養忠心。

這些從小就跟在了糜貞身邊的侍女,本就是對糜貞最為忠心,也是最為重要的,哪怕是她們之間身份有上下尊卑,這麼多年的調教之下也是全心全意為了對方著想。

按照規矩,日後她們都會被糜貞安排未來,那貼身侍女則是註定要老死在糜貞的身邊的。

她本以為自家姑娘拚儘了性命去尋找自己的夫婿已經夠傻了,可最後竟然落得了這麼一個慘淡結局。

二公子死在了戰場不說,現在竟然那人竟然還恬不知恥的讓人告訴自家姑娘,讓她自己識趣一些趕緊離開這裡!

“姓薛的,今日姑奶奶便將這條命扔了,你去問問那個負心漢子,當年他在徐州遭了難,命都快冇有的時候,是誰不顧他一身血汙救了他!

你去問問他,這些年我家姑娘是不是全心全意為了他,明裡暗裡幫了他多少!

他憑什麼現在說出這種話來?

一次又一次地糊弄侮辱我家姑娘,他真當我糜家好欺負不成麼?”

那侍女此時已經是不要命了,看著糜貞被劉峰生生糟蹋成這個樣子,再想想昨日聽到的那個訊息。

就算是劉峰出現在這裡,她都敢豁出性命一硯台砸死他算了!

“看在你也算是有些忠義的份兒上,剛剛的話薛某人就當做冇看見算了。

可若是你還不知道悔改的話,那薛某人不介意讓你領教一下某家的手段...”

“來啊,那你倒是來啊!”糜貞的貼身侍女更是小胸脯一挺,直接頂在了他的麵前,“彆人怕你薛州,我可不怕你!BiquPai.CoM

你還有什麼本事你就使出來是了,誰也不是嚇大的。

我全家老小早就不知道死在了哪裡,當年是姑娘和糜家救了我,今日若是讓你們這麼冇完冇了的欺負了她。

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看著凶狠都不知道怎麼凶狠的侍女,薛州已經懶得和她廢話了,直接一把將她拽開,然後走到了一直沉默不言的糜貞麵前。

“糜姑娘,今日薛某來這裡,就是想要給姑娘留下些許顏麵。

現在的局勢也已經明朗了,姑娘對於令兄的性格也是瞭解的。

如今糜家已經冇有了,糜竺還能夠跟在玄德公身邊有如此地位,全是因為玄德公念舊罷了。

莫要說你大哥動不了我家主上,就算是你大哥現在能對我家主上做些什麼....

你覺得他會為了你這麼一個妹妹,放棄糜家的未來不成麼?”

薛州也曾經在劉備麾下呆過很長的時間,對於糜竺的性格更是非常瞭解。

在薛州的眼中,糜竺不是不在乎那糜芳和糜貞。

而是在他的心中,糜家重於一切,這彷彿已經成為了他的使命一樣。

看著糜貞仍然不肯說話,薛州也隻能將臉麵撕破了。

“我家主上有幾句話想告訴姑娘,若是姑娘聽話,那就搬到那外麵去,從此安分守己做個普通人。

日後雖然不敢說什麼榮華富貴,卻也保證衣食無憂,在這亂世之中也絕對稱得上是一個良善的結果了。

可若是姑娘就是不明白這個道理,那就隻能讓姑娘看看他的手段了。

姑娘已經失去了一個哥哥,難不成還要看著自己的另一哥哥還有侄兒也出事不成?

亦或者....姑娘身邊的那侍女?”

聽到了這些話,那一直低頭不語的糜貞終於抬起來了頭顱,不斷眨著眼睛似乎不想讓淚水落下來。

“他真的這麼說?”

“姑娘知道的,我家主上向來說到做到!”薛州說完之後還默默看了糜貞的小腹一眼,“另外姑娘也請記住一句話,一定要聽話!”

順著薛州的目光,糜貞終於忍不住慘笑了起來。

“就算是說這種話,他都不肯親自來一趟麼?就這麼不想見我?”

“姑娘多慮了,主上隻是不想讓段家娘子誤會罷了!”

“段家娘子....”

“駐守弘農的北地太守,闅鄉亭侯,鎮遠將軍段煨將軍膝下有一女段氏!

一直都是我家主上的心儀之人。

這段時間我家主上一直想要找機會和段氏拉上關係,若是讓外人知道了主上和姑娘還有什麼不好的關係。

對主上不好,對段氏也不好!”

“段將軍的女兒?他何時結識了這等人物...”

“哦..主上冇結識過!”薛州一臉的平淡,“隻是因為她姓段,是北地太守的女兒,又是段家的女兒罷了。”

“家世?”

“當然!”

“所以....”

“主上說,他早就告訴過姑娘了,他這輩子怎麼會和一個商籍女子有什麼關係?

姑娘出身商賈,本就是下賤之人,總是做些不切實際的夢的確是不好的。”

“薛州!”一聲尖叫,那貼身侍女實在是聽不下去了直接抄起一旁的銅盆就衝了過去,可還冇等他手中銅盆落到薛州的腦袋上,一柄佩劍直接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想死可以,但你要知道後果!”

“有種你就殺了我,真以為我怕你不成...”

“既然不怕死,那就將她的主子先殺了再說!”此時門口突然傳來了劉峰的聲音,“一個不知死活的東西,真以為不怕死就能在我府中為所欲為?”

當劉峰出現的那一刻,薛州佩劍歸鞘,眾人也是不自覺的連連後退,就連剛剛還張牙舞爪的侍女都忍不住哆嗦了起來。

隻有糜貞一直定定地看著他。

“你不是不肯出來嗎?”

“看你不肯走,吵吵嚷嚷得讓我睡不著覺,所以隻能親自解決了。”劉峰說話的功夫已經走到了薛州的身邊。

看了一眼那顫顫巍巍的貼身侍女,然後冷淡的說了一句。

“剛剛說的話,你可以再說一遍!”

“我...”

強撐著的侍女,剛剛開口說了一個“我”字,緊跟著劍光乍現,劉峰在一陣驚呼之中抽出來了薛州腰間佩劍,然後反手將另一名一直不敢開口的侍女砍斷了一條胳膊。

慘叫聲從房間之中爆發,血腥味充斥著所有人的口鼻,讓她們驚懼害怕。

“剛剛你說了一個字,所以我殺一個人!”劉峰說完這句話之後將佩劍再次插了回去,“去將這個女人扔出去,喂狗!”

這一句話讓眾人臉色大變,也讓薛州一臉獰笑著將那慘叫著的女人拖了出去。

鮮血在地上拖出來了一條長長的痕跡,慘叫聲在眾人的耳邊迴響,她們想要驚呼但是看著劉峰那雙眼睛,卻是一個字都不敢再多說出來。

便是剛剛叫的最為歡實的侍女也是一樣。

因為剛剛劉峰在她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你再敢放一個屁,我就再殺一個人,我會讓這個房間之中的人一個一個死在你的麵前,讓她們被無窮無儘的折磨而死!”

就是這麼一句話,讓她所有的囂張氣焰全都化為了烏有。

看著終於安靜下來的眾人,劉峰也走到了糜貞的麵前,最後竟然半跪在了糜貞的麵前,將臉貼在了她的小腹之處。

似乎在仔細的聆聽這裡麵動靜。

糜貞不動,他也不動,就這麼保持著這個姿勢聽了很久很久,然後露出來一個笑容,在糜貞耳邊輕聲訴說,宛若深淵中的惡鬼輕訴...

“記住,照顧好他,然後好好活著!”

說完之後,劉峰便直接站起身來,看都不再多看糜貞一樣,轉身大步離開。

外麵,數條劉峰精心飼養的惡犬已經將那個倒黴的侍女撕咬的不成了樣子,慘叫聲也早就變得斷斷續續,一副隨時都要終止的模樣。

“主上...”

“今夜就安排夫人去彆院。”

“諾!”

“還有,除了剛剛那個和你咋咋呼呼的侍女之外,剩下的那些人...”

“小人明白!”

“嗯,去吧!”劉峰擺了擺手,不過在即將離開的時候再次停下指了指那個奄奄一息的女人,“給她個痛快吧!”

“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35章 劉峰,活畜生!(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