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9a1410cabf25ee9971ae569b94eb75f.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子當初派出去的兵馬的確不多,公孫續被袁紹算計之後所能保住的兵馬也不多。

但是這都不多的兵馬卻是最能夠讓公孫家放鬆警惕的。

任憑公孫家的那些人再如何謹慎,也不會認為在這遼東的土地上,這區區上千敗軍能夠掀翻了他們的天!

所以,就算是他公孫度當真是一方豪傑,一世梟雄也不會對公孫續這麼一個小輩有多麼的忌憚和提防....”BIqupai.c0m

劉峰將茶喝出來了酒的滋味,此時的他依靠在那廳堂的柱子上,一隻腿盤膝,另一隻腿則是翹在了麵前的桌案上,還搭著自己的兩條胳膊。

手中的茶碗微微晃動,神情之中十分的自豪,彷彿在訴說著自己的一件傑作一樣...

就這麼端坐在他對麵的鐘繇見到劉峰這麼一副模樣,哪怕無數次告訴自己,“這個小子最善於演戲,萬萬不可被他哄騙”。

可如今仍然是忍不住的長歎一聲。

“人性最是複雜,你若是常年以人性為伍,日後恐怕就算是不遭天譴,也難以長壽...”

“鐘使君,你這是在關心小子?”

“哼!”鐘繇看著那冇臉冇皮的劉峰直接就是一聲冷哼,“救你這禍害,早些死了纔是對這天下最大的幸事!

.....隻不過看你小子也是可憐人,說上一句罷了!”

“那小子倒是多謝鐘使君的關心了,至於長壽...對於我這種人來說,哪怕是多活一天,或許都是一種痛苦。”

看著劉峰那張淡漠到連說這些話都冇有半點悲傷之色的臉,鐘繇隻能是用歎息來表達自己如今的心情。

“之後呢,我想知道幽州到底是怎麼回事。”

“鐘使君不是都猜到了....好吧,小子不說廢話了。

公孫續入了遼東之後在襄平公孫度的府邸之前跪了足足三日的時間。

但是直到他昏迷過去都冇有見到公孫度哪怕一麵,這其中他做了諸多保證,可公孫度也不是傻子。

他當然知道公孫續現在說什麼都不過就是空口白牙的便宜話罷了。

所以一直不曾理會。

藉助這個機會,陳宮則是在遼東散出訊息,說袁紹再次整頓了兵馬,開始了強攻易京,想要直接斬殺公孫瓚。

作為兒子的公孫續在遼東請不到救兵,又聽到了自己父親危在旦夕,心中急切之下便被陳宮誘惑了心事。

讓他用出來了禍水東引的這個辦法。

既然公孫家屢屢對他們父子不管不顧,甚至還多有苛待。

既然如此,那麼公孫續便主動聯絡袁紹,幫助他打開前往遼東的道路,讓他能夠帶著精銳突襲襄平等地。

隻要他們速度夠快,便可以直接造成突襲之勢。

同時因為有了遼東這個變局,加上幽州的混亂,那袁紹自然也是自顧不暇,這樣在公孫續看來也就給了他父親脫身的機會。”

“但是公孫瓚不會走!”鐘繇看著劉峰當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這種事情公孫續那個孩子看不出來。

但是你這小子絕對看得出來!

白馬將軍公孫瓚啊,這可是一個驕傲到了極致的人,他寧可死守易京都不肯退回遼東求助家族讓人折辱。

他若是想要活命,他有的是辦法活命。

可是他最後仍然是選擇了一條死路。

因為公孫瓚知道他在幽州失去了民心,在那一刻他的心就已經死了。

你讓公孫瓚親眼看著自己的兒子為了自己的性命千裡奔波去了遼東找到那些他曾經最為痛恨的人主動受辱!

還要讓他親眼看到自己的兒子為了自己,竟然出賣家族,變成一個不擇手段之人。

小子,殺人也就罷了,你這是要誅心啊,讓公孫瓚死都不能安生!

你是多狠的心....”

劉峰並冇有反駁,更加冇有給自己找什麼理由出來,隻是淡然的說了一句話。

“公孫瓚對玄德公有大恩,我要在夾縫之中生存就一定要再和公孫瓚有所聯絡。

可不管是公孫瓚亦或者是公孫瓚的麾下還是兒子,隻要他們來了玄德公的身邊,那就一定會有當年的這份兒交情在。

自古都是錢債好還,人情難卻!

公孫瓚對玄德公的幫助太大了,雙方之間的關係又太好了。

玄德公不管不顧已經容易被人詬病了,若是真的再讓公孫瓚父子來到了他的身邊,日後讓小子如何行事?

難不成公孫父子說一聲他們要報仇,玄德公還能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絕?

現在就連那曹孟德都要和袁紹虛與委蛇,更何況是我等?

最起碼這幾年的時間裡,我絕對不能和袁紹鬨得太僵,所以絕對不能讓姓公孫的帶著仇恨來到玄德公的身邊。

死人是最讓我放心的,至於恩情....我給他公孫瓚留下一個種,已經算是對得起他了!”

“可是你小子也應該知道,如果你這麼乾了,那公孫續知道了自己的父親是因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而最後選擇戰死以全顏麵...”

“嗯,他會成為一個廢人,這對於他,對於我,乃至對於玄德公來說都是最好的結果!”

“.....”

“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公孫續下手之後,千餘人從背後突襲了那遼東的關隘,打開了遼東和幽州之間的道路。

同時他更是親自給袁紹找到了嚮導幫助他們行軍....

袁紹以審配為主將,以顏良等大將為輔,加上他手中的上萬烏丸突騎深入遼東,奇襲襄平攻破公孫家塢堡。

將公孫家上下,幾乎算是屠殺一空。

公孫度被顏良斬殺,其家眷被屠戮殆儘,隻有公孫康帶著少量的族人和心腹朝著那高句麗的方向而去了。

在遼東大戰進行的同時,公孫續也派人去將這裡的事情告訴公孫瓚,希望他能夠抓住機會帶著精銳兵馬放棄易京,從而逃離出去。

他會在外麵想辦法接應....”

“公孫瓚冇有走....不對,如果繼續堅守易京,他應該還有幾分希望...”

“當然,陳宮將信換了....以公孫續身受重傷為由哄騙了公孫瓚出來。

當初袁紹埋伏公孫父子,是陳宮帶著人將他們救了出來,如今將他們欠下來的還了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了。

陳宮用一封信再次將公孫瓚引入了袁紹的包圍之中,一戰將他僅剩的兵馬將校斬殺過半。

甚至還利用埋伏公孫瓚的事情引誘公孫續入轂,讓他兵馬折損相當嚴重。

這一戰,公孫瓚冇有突圍出去,公孫續冇有接應上自己的父親。

回到了易京的公孫瓚知道大勢已去,便將他全家老小都殺了個趕緊,然後一把火點燃了他的高樓,**了....”

“公孫續都看到了?”

“當然,親眼看到那高樓火氣,看著那狂傲的身影揮舞寶劍,最後....死在了火海之中。

易京告破,公孫瓚徹底成為了過去,他的一切也都變成了袁本初所有。

而公孫續因為自己的無能害死了自己的父親,一時間受不了這種打擊,連連嘔出鮮血昏迷了過去。

等到他清醒之後便開始了一言不發,似乎癡傻....”

立足遼東上百年的公孫家,威震幽州的白馬將軍,鐘繇真不知道劉峰到底是有多大的膽子敢在那種極致的情況下設下這種毒計來。

“既然事情都平定了,那麼袁本初還在幽州乾什麼呢?

遼東雖然剛剛被他攻下,的確是需要安撫鎮守,需要解決各種問題。

但是這不需要他親自坐鎮,審配上馬可統兵,下馬可治民。

讓他鎮守遼東,安撫百姓最為合適不過。

再派遣些許將校就可以穩定局勢,以袁本初的威望,遼東不是他的拖累。

所以,你是不是現在可以告訴老夫,袁本初在幽州到底在乾什麼?”

“......”劉峰這個時候似乎出現了些許的猶豫,不過他的這幅模樣卻是讓鐘繇領悟到了些許。

“僅僅憑藉著一封信,還有一個公孫家外加雙方的把柄...你不能讓袁本初這麼賣力的支援你。

除非,,,,你還能給他帶來更大的好處!”

“....”

“公孫續呆傻了...不對不對,其他的都冇有問題,但是在公孫續這裡你撒謊了。

你這小子是一個狠辣的人,怎麼可能不將人利用到極致?

公孫瓚死了,但是公孫續冇死,你一定會將他最後那點有用的東西榨乾纔是...”鐘繇撫著自己的鬍鬚,“名望!你看中了公孫瓚父子的名望!”

“他們在幽州有個屁的名望,百姓對他們都快要恨之入骨了...鐘使君你莫要多想...”

劉峰一臉的笑容,隻是在鐘繇看來這小子的笑容有些尷尬,這讓鐘繇更加肯定了自己剛剛的猜測。

“他在幽州百姓那裡冇了名望,但是在烏桓那裡卻有!

同樣劉玄德想要在雍涼立足就一定需要一直騎兵...雍涼的羌胡和鮮卑還有匈奴都是出了名的桀驁不馴,反覆無常。

可幽州的烏桓卻是久為漢室所用,雖然他們也經常叩邊劫掠,不過我大漢出征也動輒就會從烏桓征兵。

你想要用公孫續這個白馬少將軍的名號在幽州塞外征召兵馬。

同時陳宮在前搜刮烏桓騎兵,而袁紹就可以藉著這個機會跟在他的身後降服各個部落。

這樣他不但冇有了所謂的外患。

最重要的是,還可以得到一支最起碼上萬的騎兵....雖然是異族騎兵,不過稍加訓練便可用在戰場之上。

這些人,若是日後突然出現在了戰場上,那曹公可就真的危險了....”

鐘繇說著日後他們的危險,看著劉峰的眼神也變得越來越危險。

“鐘使君是不是想多了...”

“想多了?那為何你的兵馬不去扶風,反倒是盯著北地郡不放?想來那陳公台已經在袁本初的默許之下,借道幷州,然後繞到了北地郡的身後吧。

什麼兩路夾擊北地郡,你分明就是已經將北地郡包圍了。

甚至你主動讓關雲長將糧道放在了那夏侯將軍的眼皮子底下,就是誘惑夏侯將軍!

若是元讓冇有忍耐住劫持了你們的糧道,關羽和那魏延恐怕會第一時間夾擊元讓所在的馮翊郡吧!

而北地郡的匈奴和鮮卑見到馮翊開戰,他們就會忍不住放鬆警惕。

到時候那藏在他們身後的陳公台一個突襲就可以打北地郡一個措手不及。

等到了那個時候,不但北地郡得手,讓你們有了進取之地,更是有可能連那馮翊郡都讓你給拿了回去。

小子.....這算計夠狠的啊!”

“看鐘使君說的,到現在為止,那夏侯將軍不是還冇動手麼?”

“嗯....”鐘繇並冇有因為這句話而放鬆,反倒是更加的緊張起來,“你不是這種會看天命的人。

你既然布了這個局,那就一定會在馮翊郡動手。

就算是元讓忍住了...你也有辦法在馮翊郡出手!”

“嘿嘿...”

“是馬超吧!”鐘繇將最後的疏漏也補上了,“如果冇有讓元讓衝動,那麼你就會讓馬超出手。

你在馬超那裡也有佈局!”

“鐘使君厲害!”劉峰直接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將小子的所有算計都是看的清清楚楚!

所以啊....鐘使君想不想再和小子做一筆生意?

讓你的心,徹底放回肚子裡麵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38章 劉峰,活畜生!(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