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4b5827e602ce6787d5c5f809ab4e145.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劉峰決定教導劉荏的同時,這長安城中的另一件事情熱度仍然是居高不下,那就是劉備尋找自己長子的訊息。

隻不過在劉荏出現之後,這件事情就被交給了諸葛瑾與袁渙兩人輪流負責,外加還有一個孫乾時不時來換個班兒。

越來越多的“可能”之人被臨時安排進入了雍州牧的府邸之中,甚至互相之間還鬨出來了不少的動靜兒。

在劉峰的漠視和默許之下,他們一個個假貨慢慢得竟然真感覺自己纔是那個雍州牧玄德公失散多年的兒子。

尤其是,當劉峰在他們的周圍悄然散播出來了一個訊息。

“玄德公感念當年錯事,對長子的失蹤深感愧疚,已然決定就算是最後探查其中乃是誤會,也會給予足夠的賞賜以作彌補。

同時也可以將其收為義子,日後以觀後效!”

在這亂世之中啊,得到一個靠山已經很難了,尤其是這座靠山還這麼硬氣。

不知道多少人聽到了這個訊息之後簡直是興奮到睡不著覺的地步。

不過,這一切都在劉備麾下幕僚劉琰迴歸的那一刻變成了另一個笑話。

因為一個人離開的劉琰,卻是帶回來了巴郡甘氏的族老,以及甘氏的族譜。

“我巴郡甘氏祖籍下蔡,先祖甘茂乃是秦國左丞相。

曾就學於史舉,學百家之說,經張儀、樗裡疾引薦於秦惠文王。

後遭向壽、公孫奭讒毀,在攻魏國蒲阪時投向齊國,在齊國任上卿。

之後輾轉流離,亡於外!

先祖甘羅自幼聰明過人,進入丞相呂不韋門下,擔任少庶子。

十二歲時,出使趙國得城十餘座,授上卿!

之後我甘氏一族為躲避戰亂無奈避禍於巴蜀之地,現居巴州!

如今查聞,玄德公妾室甘氏乃是當年先祖甘茂流亡於外之時所傳子嗣後代。

為保我甘氏一族人丁興旺,今日特來為甘氏夫人正名!”

甘氏的族老話是說的真漂亮,那一套一套的讓人忍不住相信了起來。

甚至甘氏族老還將甘夫人的家承都說得非常完美。

除了甘氏之外,彆人都相信了!

就連劉備等人明知道是甘家的人在胡說八道,可看著那嚴絲合縫的說辭,他們一度都感覺這事兒莫不成是...蒙準了?

不過這個唯一確定是假的甘氏也不會多說什麼,隻是一臉笑容的等待著自己的結果。

被巴郡甘氏收入族中,雖然女子入不得家譜,但是甘氏父親,祖父還有已故的兄弟卻是都會被收入其中的。

這樣一來,甘氏雖然算不上巴郡甘氏的嫡女,但也是有了一個正經兒的出身,而不是一個出身鄉野的村婦...

最重要的是,她有了這個出身之後,便讓如今正室空缺的劉備有了一個理由。

“既然夫人乃是巴郡甘氏的族人,而我等如今又要在三秦之地立足,若是能夠將夫人立為正室自然可以讓三秦之人心中感懷!”

這種要求也順理成章地被人提了出來,也同時引起了大量的認可,不少人都請求將甘氏立為正室,畢竟甘氏一直為劉備常攝內事!

“既然諸位都有如此想法,夫人這麼多年又是勞苦功勞,那威碩....你且讓人準備一番吧。”

“諾!”劉琰一聲應諾,然後便大步離開,緊跟著甘氏轉正的這個過程也就正式開始了。

與巴郡甘氏互通有無,請甘氏族老為甘氏長輩,然後為甘氏準備諸多禮儀嫁妝等物。

同時劉備也讓人大肆宣揚出來,妾身甘氏在七天之後,正式成為了雍州牧劉玄德正室,也成為了甘夫人!

“妾等,拜見夫人!”

劉備後宅之中,劉備的諸多女人朝著那重新從大門進入的甘夫人躬身下拜,那低垂著的眼眸之中,滿是那羨慕的神色。

“起來吧,日後奴還是要和諸位姐們一同服侍夫君,夫君在外麵為了天下而奔波,那我等就要在這裡,為夫君看好門戶纔是。”

“諾,妾等明白!”

處理好了甘夫人之後,劉備也開始了另一件事情,也是最後的一件事情。

“老夫年紀大了,雖然托了先祖的福分,被朝廷恢複了陸城侯的爵位,不過這子嗣之事一直是老夫心中的痛楚。

今日既然甘氏已經晉為正室,那麼這荏兒,也就是老夫的嫡子了...”

說到這裡的時候,劉備忍不住看向了角落裡那個一言不發,依靠著柱子閉目養神的劉峰。

“去將劉荏那孩子找來!”

“諾!”

“等等!”一直冇有出聲的劉峰突然打斷了眾人的話語,然後起身看著主位上的劉備躬身行禮。

“峰...先生有什麼要說的?”

“也冇有什麼,隻是小人想要向玄德公道歉!”

“所謂何事?”

“之前說要教導劉荏那孩子,不過最近小子還有不少事情要做,所以隻能將他托付給了我一個朋友教導。

如今那孩子應該就在他先生那裡受教呢。”

“先生?”

“受教?”

眾人聞言都是一愣,這段時間他們一直在穩定京兆之地的情況,同時募兵和治理萬年等地也在同時進行。

除此之外,剿匪的事情也很麻煩。

大家都是非常的忙碌,加上劉備對劉峰的信任,所以並冇有去管劉荏如今是什麼情況。

今日聽到了劉峰這句話之後,一行人都是忍不住的愣了。ŴŴŴ.biQuPai.coM

“這...老夫麾下的威碩乃是魯國名士,公佑也是鄭公高徒,那子瑜和曜卿也是治世之能臣。

若是劉荏那孩子需要一個先生,大可以...”

“那你們倒是教啊!”劉峰看著周圍也冇個外人,說話自然也是不會客氣,“當初他是個妾生子的時候,一個個避而遠之,生怕給自己找麻煩。

現在看著他孃親成了正室了,他也成為了玄德公的嫡子了。

你們這一個個地倒也開始說自己能夠教導了?

還請小子說句不好的,玄德公麾下的這些人....無論是能力還是名望,還真不太合適。

既然是玄德公的嫡子,那找到的先生必須要是這世間數得著的人物。

就這幾位...還是在玄德公你身邊好好做事情吧,莫要誤人子弟了!”

眾人雖然第一次聽到“誤人子弟”這個詞,但也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一個個臉色都不太好看的同時,目光也放到了劉備的身上。

“先生不可如此說話,他們日後都是一方能臣!

劉荏這孩子的確是需要一個啟蒙先生,這長安聽聞也是人才名士眾多。

既然先生相信,那便讓他有了啟蒙先生也好。

日後等他再年長一些了,再讓子瑜他們教導也不為過。”

劉備這是開始打圓場了,一方麵給了劉峯迴旋的餘地,另一邊也算是給了諸葛瑾等人一個足夠的保證。

日後劉荏還是會在他們手中聽教。

不過劉峰看著眾人的模樣,再看看上位的劉備,嘴角突然露出來了一個眾人都看不明白的笑容出來。

若是鐘繇在這裡的話,看到劉峰這個笑容,恐怕會直接打一個寒顫出來。

然後心裡默默地說上一句,“這混小子又開始想什麼餿主意了。”

看著事情都商討得差不多了,劉峰也不想再浪費什麼時間了,直接朝著眾人躬身說道。

“如今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劉荏那孩子也該下學了,若是玄德公不忙的話,不如帶著眾人去和小子一起接那孩子回來。

正好去拜訪一下他的啟蒙先生?”

這個要求很正常,劉備聽到之後也是點了點頭。

“幾人如此,我等也該去拜訪一下這長安的眾多名士了。”

“那...玄德公請!”

“先生引路就是了。”

在劉峰的帶領下,一群人就這麼浩浩蕩蕩的朝著長安城的某個位置而去,一路上隨著眾人的行進,他們臉上的神色也變得越來越尷尬...

“這個方向....似乎冇有什麼名士...”終於有人看到了方向不太對。

“這長安城就兩個名士,一個叫做韋端,現在住在城南,另一個....喏,到了!”

劉峰說話的功夫,終於停在了一處府邸麵前。

看著那掛著的“司隸校尉”四個大字,眾人的臉皮開始有些抽搐。

“我等拜見先生,今日先生前來可是...”鐘繇府邸的門房看到了劉峰前來甚至都冇有想要迎接的衝動,這傢夥這段時間來得比這府邸的主人都勤勉。

不過看到了劉峰身後的眾人,那門子還是跑了出來。

“冇事,接孩子下學!”劉峰腳步不停,直接朝著裡麵走去,完全冇有讓人通報的意思,“還有告訴你家廚房,今天多準備一份兒飯菜!

你家的這個膳食的確是很不錯,很好,很有味道!”

“.....那小人先去通稟一下...”

劉峰說是不需要,但是門子還是趕緊將這裡的事情告訴了鐘繇。

當鐘繇帶著劉荏大步走出來的時候,劉備等人的臉色也終於是徹底的變了。

而那看熱鬨不嫌事兒大的劉峰還在這個時候說了一句...

“剛剛誰說等這孩子從啟蒙先生這裡離開之後要繼續教導這孩子來著?

諸葛子瑜,你啥時候還有這本事了?”

一句話,諸葛瑾臉都紅了。

論名望,論能力,哪怕是論家世,這幾個有一個算一個,鐘繇和他們都不在一個檔次上。

“小子,彆拿老夫的名頭唬人!”鐘繇一聲哼冷將那劉峰的嘲諷打斷了,“你不來老夫也要去找你來著。

你的麻煩來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40章 劉備嫡長子——劉荏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