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5dc6861c7668fae76b1fdb43bbe03e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人...人...小人...馬...”

“行了!”劉峰感覺自己再聽下去就要被活活逼死了,“我說你聽,若是對就點頭,若是不對的話你就搖搖....罷了,給我取來筆墨!

會寫字麼?”

“小人..人...會...會寫字!”

“呼~嘶~呼~”連續幾次深呼吸平息了一下自己胸中的鬱悶,劉峰感覺自己的強迫症越發的嚴重了已經。

聽著那馬鈞的話語,隻感覺心頭一陣陣煩悶,最後用力地敲了敲那馬鈞麵前的筆墨,一副讓他趕緊自己寫的架勢。

“多大了!”

“十二..”

“十二?”劉峰看著馬鈞寫下來的數字猛人一愣,然後直接看向了一旁的薛州,“你確定他是被馬氏舉薦出來的旁係子弟?

十二歲的娃子他們推薦出來乾什麼?閒的冇事兒乾麼?

還是你覺得我身邊孩子不夠多?”

“這的確是此人啊,某家放火之前還專門確認了一邊人員名單,確定冇有抓錯人。”

一旁的薛州見狀趕緊解釋了起來。

“這馬鈞乃是茂陵馬氏的旁係,算下來都可以說和馬家冇有什麼乾係了,從小馬家也冇有如何看管過他。

本就是出身貧寒之人,再加上又有口疾所以一直日子過得不算好。

但是此人的天賦不錯,在這馬家學做學問一道上確實是頗有幾分精明強乾的意思。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他才被馬家之人所看重,最後舉薦到了主上手中。

還有另一名馬顒也是馬氏旁係之人,不過卻有幾分喜好兵書之策。

這也算是馬家難得的青年俊傑了。”

“行了行了!”劉峰看著麵前的這兩個唯唯諾諾的傢夥,最後實在是忍不住叫停了薛州。

“馬鈞小子,你會什麼?”劉峰將自己最後的希望寄托在這個馬鈞是自己認識的那個。

但是當他看到馬鈞落筆的那幾個字之後,他開始放棄了。

“喜讀書,通經義....”

“那個,你對於弓弩打造之術如何看?”

“奇淫巧計,不值一提!”

“....”劉峰痛苦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然後將薛州找到了自己的麵前,“馬家就給了這兩個?”

“是,都是旁係...”

“那茂陵馬氏現在...”

“主上放心,都已經化成了一捧焦土,那馬程被小子一刀捅穿了後心,是小人親手澆灌的火油給他點燃的。

至於其他人,小人也留下了那龐德和馬抗的標誌,若是真要查下去的話。

龐德與馬抗也是天不脫乾係的。

最後大不了就是打嘴仗唄。”

聽到薛州的回答之後,劉峰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這傢夥辦事果然越來越讓我滿意了,很好,很不錯!”先是對薛州的誇獎,然後看著麵前的兩個傢夥又開始了頭疼。

“這兩個小玩意...先看著安排吧。

畢竟是馬家舉薦過來的人才,也算是繼承了茂陵馬氏的傳承了。

日後好好對他們,若是有用倒也不妨一用。

若是冇用...等養肥了喂狗也是好的。”

“諾,小人明白!”

“嗯,退下吧!”折騰了許久讓自己越發頭昏眼花的劉峰擺了擺手將薛州趕了出去。

等到這營帳之中四下無人之後,剛剛準備休息一會兒的劉峰再次聽到了營帳外麵的通傳。

“小人遊楚,求見先生!”

聽到了遊楚的通稟之後,剛剛癱下去的劉峰一瞬間就再次坐直了起來。

“進!”

隨著劉峰的呼喚,遊楚再次出現在劉峰的麵前,這一次看上去,遊楚就已經是正常了許多。

身材本就分外矮小的遊楚,此時更是宛若一隻鵪鶉一樣毫無利益的坐在了劉峰的對麵。

所謂禮儀,那更是半點都冇見到,至於憨厚...哪裡還有什麼憨厚!

“現在你這傢夥出現在我麵前的時候,可是越來越無禮了。”

“先生向來隻看重利益,不看重禮儀!

所以要那種冇什麼用處的禮儀有什麼意義?

反倒不如現在這般,先生舒服,小人也分外舒服!”

遊楚的話說得似乎很有道理,除了劉峰半點不認可之外。

“你對我無禮,我也不知道我從哪裡應該感覺到舒服...”嗤笑一聲卻冇有真的去怪罪什麼,“這段時間你在我這裡過得如何?”

“先生放心,小人已經和這營中之人熟悉了。

同時先生想要做的事情,小人也已經做的差不多了!”

“....”聽到遊楚這句話之後,劉峰手上微微一頓,“我想要做的事情?我想做什麼?”

“如今這軍營乃至扶風郡之中已經開始盛傳,這潑天大功全然是因為先生的手筆,是先生在營中運籌帷幄,這才能夠讓扶風易主。

至於先生麾下的幾名將領,更是連名字都快要被人忘記了。”

“....所以你覺得我想要做的事就是搶奪他人功勞?”

“先生自然不會想要如此,但是此時的先生卻隻能如此。”遊楚咧嘴一笑,“小人認識先生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無論是河內的魏種,河東的杜畿,亦或者是如今的賈逵,司馬芝。

還是當初隻不過是先生護衛的馮習張南等人。

但凡是在先生麾下的,隻有有一分能力先生就不會吝嗇三分誇耀。

但凡有丁點機會就會讓給他們。

所以先生在雍涼之地的名聲,哪怕如此惡毒,可卻仍然冇有機會會選擇背叛先生。

因為作為一個上官,先生當真是做到了不知道多少人夢寐以求的那般模樣。BiquPai.CoM

在這種情況下,先生怎麼會主動讓那位魏延將軍去做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甚至略有打壓之像呢!

這扶風郡的羌胡是有多大的顏麵,需要先生如今麾下的三名大將都在這裡對他們出手。

甚至是讓先生都對他們另眼相待,就這份兒待遇,上一次如此享受的小子記得還是那馬騰之子,雍涼猛士馬孟起來著。

這些人莫不是公然反抗朝廷了不成,這麼點小事兒一個成宜就足夠了。

竟然還要魏延將軍和賈逵將軍都盯著,不是小子看不起羌胡。

實在是感覺這事兒有點殺雞用牛刀了。

所以小子這才斷定,先生的目的不是那所謂的羌胡,而且藉助羌胡抹去那魏延將軍的名聲罷了!

讓如今這雍涼三輔之地的人仍然不能發現,先生麾下又有一名大將即將現世了。”

遊楚一口氣兒說了這麼多話,著實是讓劉峰有些驚訝。

“你這小子,倒是真冇有讓我失望...”

“若是讓先生失望了,恐怕小子也就真的是活不長了!”

“那你覺得,我如此做的目的是什麼?”

“奇襲!”遊楚將這兩個字說得分外堅定,“之前小人跟隨在魏延將軍身邊,這一路行軍下來可以看得出魏延將軍是真的膽大心細。

尤其是這膽魄,遠非常人所能匹敵!

同時在臨陣之時都敢來一出分兵佯攻,這說得好聽了叫做膽大,說得不好聽了就是妄為了。

不過看先生的意思,似乎很喜歡魏延將軍的這種將軍。

或許是因為他和先生一樣,都是那種敢於拚死一搏的人。

這種人,最善於做的事情就是奇襲了。

先生之前也是靠著年紀小而讓司隸校尉鐘使君等人對先生有了些許的輕視,從而得意做到如今這地步。

可是現在鐘使君對先生的防範之心已起,先生想要再次故技重施恐怕不容易了。

若是冇有後續的計劃,那麼先生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尋找一個代替自己的人。

用自己吸引鐘使君的目光,然後讓其他人代替先生完成先生的計劃。

想來這個人,就是這位魏延將軍吧。

畢竟他雖然年輕,做事也並非儘善儘美,不過卻是之正如之前先生對小人所說的那樣。

他合適!”

“嗯....不想知道我的下一步計劃是什麼?”

“不是小子該知道的事情,小子向來冇有興趣。”

看著再一次變得低眉順眼的遊楚,劉峰直接從腰間將自己的一塊造型獨特的玉玨摘了下來。

然後轉手拋向了遊楚。

“拿著這個,日後我麾下的暗衛你便可以自行調遣,無需通過我的任命和允許。

至於我麾下暗衛的名單,你自己去找薛州就是了!”

看著手中的玉玨,遊楚有些呆滯,也有些啞然。

“先生這東西很多?”

“算不上,一共就三塊罷了。”

“另外兩塊在先生和薛州將軍手中?”

“我調動人手不需要這個...”

“那薛州將軍..”

“他也不需要這個!有時候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也未必就是一件好事情。”

遊楚聽到了這句話之後,便不再多說什麼,隻是默默地將玉玨收到了自己的懷中,然後躬身告退了下去。

而接下來的劉峰也同樣冇有時間休息。

因為後麵的事情隨之出現。

“主上,賈逵來了!”

“扶風郡這是又出什麼事了?”

“扶風郡這兩年大旱,百姓口中無糧,賈逵將軍想要讓主上從後方調撥些許糧草來..”

“.....要多少!”

“這...小人不知...”薛州的話剛剛開口就被後麵的賈逵直接打斷了。

“先生,末將需要扶風郡最起碼三年的糧秣和輜重!還要為日後安撫流民做準備...”

“讓他進來!”

伴隨著怒吼的,還有一陣碎裂的聲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50章 給鐘繇準備的一盤大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