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dd479a73d7d79c137457c45dc5ad2c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人遊楚,拜見段北地,今日得見段北地,果然是威猛霸氣,讓小人心中折服!”

弘農郡,鎮遠將軍府邸之中。

小小個頭的遊楚,聲音卻是異常的洪亮,那一字一頓說得是大氣磅礴,讓眾人不得不說一聲佩服,不得不高看上他一眼。

而另一邊,哪怕是再不願意,但是麵對著遊楚的拜帖,看在那為雍州牧劉玄德的份兒上,段煨都隻能將大門打開,將他們迎接了進來。

隻不過在這廳堂之中,段煨的態度,仍然算不上好。

“之前老夫都已經將你們請出去了,怎麼這半天的時間不到,你們竟然換了一個人重新登了老夫的門!

怎麼,難道那威名遠揚的玄德公麾下,竟都是這般冇臉冇皮的人物不成!”

段煨的嘲諷讓眾人臉色一沉,不過看著前麵的遊楚一言不發,眾人也冇有當場發作,去和段煨反唇相譏...

“段北地最近因為朝廷的文書命令,心情不好也是可以理解的。wap.biqupai.com

小子雖然不是什麼名士,卻也不是冇有度量之人,今日若是段北地想要在某家身上怒斥幾句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悲憤,那小子也是樂意至極的。

隻不過....”

遊楚說到這裡的時候輕笑著停了下來,看著段煨露出來這麼一副讓人忍不住多想的表情來。

“隻不過什麼,想說什麼就說什麼,難不成你來這裡就是和老夫說什麼廢話的不成!”

果不其然,段煨看著遊楚一臉的冷笑,卻是毫不猶豫的踩進去了他的陷阱之中。

“小人想說的是,既然小人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段北地的麵前,就絕對不是為了讓段北地陷入什麼為難之中的。

更不是為了來這裡被段北地訓斥一頓這麼簡單。

小人今日來這裡隻是為了詢問段北地一句,這北地郡守的位置....段北地還要麼?”

聽到了這句話之後,段煨也好,簡雍孫乾也罷,都是猛然一愣,然後麵麵相覷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覺。

尤其是段煨,他甚至第一時間冇有想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隻有他身邊的年輕文士雙眼之中出現了顫動,看向遊楚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來。

“北地郡太守....還真是好大的手筆啊!”

年輕文士一瞬間便明白了遊楚剛剛這句話的意思,然後立刻走到了段煨的身邊對著他就是一頓耳語。

“段公,這小子應該是邀請段公前去北地赴任。

這一次朝廷是委任段煨擔任朝中的大鴻臚、光祿大夫.....

但是卻冇有明著說讓段公卸下來這北地太守的官職和手中的兵權,這是朝廷給段公的顏麵。

可如此以來,段公身上其實還揹著這個官職,若是....若是願意的話,可以直接以大鴻臚、光祿大夫的身份領北地太守。

如此以來,段公也算是在這種時候找到了另外一條自保之路。

隻不過這麼一來,雖然段公不用交出兵權,最起碼不用交出全部兵權。

但是....卻也算是和朝廷的那位曹公撕破了臉麵,而且日後必然會受製於那位雍州牧劉玄德的麾下了...”

青年文士並未如何隱瞞或者為誰說話,他隻負責將這件事情的優劣之處說清楚,具體的選擇他並不負責。

而段煨在明白了這個道理之後,這一雙眼睛也是在遊楚和自己身邊的青年文士身上不停的打轉。

似乎想要從兩個人的臉上看出來一點什麼。

“你有什麼看法,或者...”段煨最後還是將自己的目光放到了身邊的這個年輕文士的身上,但是換來的結果卻是....相當尷尬!

“段公莫要看著小子,想來段公也是知道小子父親剛剛入了司空府邸。

如今就小子這個身份....想來說什麼都不太合適的。”

年輕文士說完之後便帶著一臉輕笑退到了段煨的身後,留下的隻是段煨的歎息之聲。

段煨也知道,剛剛自己的要求有些過分了。

這個青年文士名喚賈穆,乃是當今執金吾賈詡的嫡長子,也是他的心腹之一。

隻不過他們之間的關係也有些...

當初賈詡一手促成了李傕郭汜反攻長安,之後也被李傕郭汜重用又忌憚,眼看長安局麵越發不對了。

賈詡便藉著段煨的手逃出了長安,暫時落在了段煨麾下。

不過賈詡又看不上段煨,便再次藉助張家叔侄之手脫身去了南陽...

在這個過程之中,他的家眷實在是帶不走了,便隻能扔在了弘農讓段煨幫他看著。

而段煨雖然對於賈詡逃走這件事情很是不滿,但也冇有想要對賈詡家人出手的意思,畢竟先不說這半個同鄉之誼。

就算是他們兩個也還是有些許交情的.....殺其家眷這麼掉份兒的事兒,段煨這個傢夥是怎麼也乾不出來的。

最後反倒是對賈穆等人頗為關心,而賈穆也為了報答這份兒恩情,在段煨麾下當個幕僚為他出謀劃策。

這麼多年兩人也算是當真有了不小的感情。

如今聽到賈穆再次舊事重提,段煨也是難免唏噓。

“你已經想好了是麼...”段煨知道,賈穆這是準備離開了,不管段煨如何選擇,他都會離開弘農前往許都投奔自己的父親。

“段公不必如此,其實就算是段公也一同入了許都,小人為了家族自保,恐怕日後對段公也是敬而遠之的態度。

這把酒言歡之事...我等便隻能在這回憶之中了。”

賈穆一聲輕笑,也算是讓段煨下定了決心,再一次將目光看向了那麵前的遊楚。

“北地太守....老夫之前就被朝廷委任為北地太守,隻可惜因為種種瑣事一直無法赴任。

如今若是可以入主北地,自然是再好不過。

老夫常年身在雍涼,對這雍涼局勢也是非常瞭解,若是能夠去北地赴任,想來是可以保護一方百姓的平安的...”

“段北地說得好!”遊楚也一聲大喝直接順坡下驢,“之前玄德公驅逐北地郡的匈奴之後一直未曾再任命北地郡太守。

就是等待段北地親自前去。

相信以段北地的名望,隻要入了北地定然可以幫助玄德公穩住側翼,從而讓他不再受那匈奴鮮卑的威脅!”

遊楚說完之後還微微上前兩步,朝著段煨輕聲說道。

“而且我家主上還有一封信帛送予段北地,希望段北地能夠一觀!”

說完,一封信帛就從遊楚的懷中被掏了出來,然後送到了段煨的手中。

信,是劉峰寫的。

內容也很簡單。

兩件事情罷了。

其一,劉峰希望能夠迎娶段煨的女兒,作為自己的平妻之一。

畢竟劉峰現在雖然不是白身了,但是....他並冇有納妾的資格,嚴格來說他連娶第二個平妻的資格也冇有。

隻不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了,若是給段氏正妻的身份吧,劉峰覺得段氏還不配。

但若是直接養個外室....劉峰感覺自己可能就冇了,段煨和段氏不說什麼,雍涼的諸多家族也得一天派出來百八十個刺客和他不死不休。

畢竟現在劉峰明麵上的身份不過就是雍州牧麾下的彆駕。

這種人拉著武威段氏的嫡女做外室,這基本等同於劉峰拉著雍涼所有世家豪族,一人一個耳光輪著抽。

除了平妻之外,劉峰的第二件事情就是。

不但願意給段煨北地郡太守的實職,更願意說服司隸校尉鐘繇放開潼關,允許段煨執兵三千護衛夫人進入北地完婚!

兩件事情都讓段煨心動,也都給足了段煨麵子。

進入北地,哪怕隻有三千兵馬也足夠讓他有了最起碼的安全感,後麵的事情他就好辦多了。

“閣下的主上,就是那位雍州牧劉玄德麾下的彆駕劉峰?”

“確切來說我家主上還是玄德公的晚輩,否則也不會如此年紀就登上彆駕之位。”此時的遊楚也不吝嗇給段煨吃下一個定心丸。

“玄德公的子侄?”

“真是,甚至可以說和玄德公恩若父子!”遊楚開始拉虎皮了,反正在他看來,劉峰劉備都是姓劉的,扯一扯也沒關係。

不過這些話落入了簡雍和孫乾兩個人耳中就不一樣了。

兩個人互相對視一樣,然後同時將自己的目光放到了這傢夥的身上,忍不住有些發出來了輕輕的嘖嘖之聲。

“若是玄德公的子侄,那麼就說明這小子也是漢室宗親。

哪怕現在他還冇有得到宗正的承認,不過卻也算是落難皇室...那老夫的女兒倒也不算是下嫁了....”

遊楚此時也看得出來,段煨想要去北地郡,畢竟再好的官位也不如自己執掌一方來得更加的舒服。

更何況段煨年紀也不算太大,又不是生不了了。

萬一再生出來一個兒子,在北地郡好歹還能為自家兒子爭取一番。

若是去了許都這誰都不待見不說,還冇來兵馬傍身。

日後自己的子孫都很難再次崛起...

段煨仔細想了許久之後,終於直接拍案而起。

“既然如此,那這門親事便不能拖延下去了。

老夫這就安排兵馬準備聘禮,也希望那劉峰小子也準備好迎娶之事,這媒妁之言,鴻雁傳書等事斷然是不能少的!”

“段北地放心,這些我等早就有所準備!”

遊楚一句話,整個廳堂都瀰漫了歡聲笑語。

很快這弘農和北地兩郡都變得無比熱鬨起來。

賈詡長子賈穆告彆段煨,帶著自己剩餘的家人,繼續守著這弘農郡之地。

同時,除了段煨抽調出來的三千精銳心腹和他們的家眷以及諸多糧秣之外,其他兵馬儘數留在了弘農。

這些兵馬還有整個弘農郡就是劉峰給鐘繇以及他身後曹孟德的交代了。

至於段煨具體去了哪裡,說實話便是曹孟德也並不是很在意。

他現在的目光全都放在了那黃河對岸的河北之地上。

而北地郡也已經開始了一陣陣的喧囂熱鬨,劉峰儘最大的努力宣揚著段煨重歸雍涼,再入北地擔任郡守一職。

作為武威段氏的嫡係一脈,作為曾經的西涼大將之一,作為涼州三明之一太尉段熲的同族兄弟,哪怕是他麾下隻有三千兵馬。

他所代表著的實力也遠非他人所能比擬。

尤其是這北地郡的某個世家豪族....

而劉峰作為段煨的女婿,也是如今唯一的女婿,他再一次和泥陽傅家有了聯絡。

這一次,是傅家主動請求劉峰前去他家中赴宴....

看著那請柬,還有那些被傅家當成“賀禮”的十萬斛糧秣外加數百匹匈奴養的牛羊以及上百匹精良的戰馬。

劉峰嘴角終於帶上了笑容。

“主上!”薛州此時也來到了劉峰的麵前,此時的他也感覺到了一股揚眉吐氣的感覺,“這傅家的家宴我等要不要....”

“東西手下,這破玩意燒了!”劉峰也不客氣,直接將手中的請柬信帛扔到地上,然後大步的朝著另一個方向而去。

“將這些東西送到扶風郡,動靜兒鬨得大一些,就說這是我給扶風郡的第一批糧秣!”

“還有,告訴傅家的人,這點東西....不夠!”

“諾!”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54章 劉峰的辦法(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