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60033d8efa986f8e57eee56511e7f9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盜墓賊,這種讓天下所有清流名士都忍不住鄙夷的存在,如今竟然再次出現。

而且還就這麼堂而皇之的出現在了一個絕對不該出現的地方。

一個無數雍涼三輔之地名士聚集的地方。

司隸校尉鐘繇在七天之後進入的北地郡,和他同時到來的還有三輔之地的各方名士,甚至還有天水安定等郡中名望也一一到來。

他們或許從心底裡看不起段煨這個涼州軍餘孽。

但是....所有人都明白一個最淺顯最直白的道理!

那就是他們可以不喜歡瘋子,但是絕對不要無緣無故去和一個瘋子結怨,畢竟段煨是一條瘋狗,可他們不是!

“跑一趟北地,送上些許禮物,換來一個好感,得到一個平安。

然後還能互相拉攏關係,在如今的這個混亂之中互通有無,從而得到自己想要的訊息。

還能藉機給自己的家族多找兩條後路....”

劉峰看著宴席上這人才濟濟的模樣,忍不住對著一旁的關平輕聲說道。

“就這群傢夥,在身上貼點毛比猴都精的傢夥,他們冇一個傻子!

看上去是給段煨顏麵,實則就是各懷心事的互相試探。

看看從天水郡來的那幾位,一個個和鐘繇眉來眼去的。

如今天水郡不但有韓雙之亂鬨得天水不安寧,還有韓遂在背後推動。

最重要的是馬孟起還在天水待著....

現在這群傢夥可是緊張的很,和鐘繇在這裡眉來眼去就是試探一番罷了。

想要看看鐘繇對他們的感官如何,同時也試探一下鐘繇所代表的朝廷對他們如何看。

是無暇顧及,乾脆就讓他們...

亦或者趁虛而入,打開雍涼的口子!”

聽著劉峰一點一點的給自己講解如今這宴會上各方的小心思,已經頗有幾分明悟的關平也是連連點頭。

如今的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莽夫小子了。

他還欠缺的有很多,可是他進步了也同樣很大。

如今看著那言笑晏晏,互相敬酒的眾人,關平隻想說,能夠在這亂世之中站得住腳的,不管是什麼人物都有自己的本事!

不過,這一次他們有他們的目的,劉峰自然也有劉峰的目的!

這靈州傅家的廳堂之中都已經開始人滿為患了,一些北地郡本土的勢力都已經逐漸告辭離開了。

諸如各個匈奴部落,還有北地郡除了泥陽傅家之外的其他諸多勢力也都已經告辭了。

如今能夠進入到這裡的,都是雍涼三輔之地數得著的人物。

在這種情況下,作為大漢雍州牧的劉備如何能夠不出現?

所以,當劉備進入廳堂的那一刻,這氣氛也終於達到了巔峰!

不過在這個巔峰之後,劉峰也毫不客氣的給他們澆了一盆冷水!

“我家玄德公身為大漢雍州牧,自從來到了此地就一直想要為朝廷做些什麼。

之前我家玄德公曾在許都侍奉過陛下,就感覺這許都雖然安穩,但畢竟不是這洛陽和長安兩地。

城池比不得長安洛陽高大巍峨不說,這宮中用度也頗有幾分不及。

為此我家玄德公每每想起此事都會感覺痛徹心扉,直呼對不起這大漢的列祖列宗!”

劉峰說到這裡的時候,還忍不住給自己眼睛之中抹了幾滴眼淚出來,那哀怨悲傷的模樣算是讓人看到了劉峰的演技。

就連被劉峰這突然出現的一手弄得有些呆愣的劉備,看到了這淚水順著臉頰滴落的樣子也是有那麼一瞬間的動盪。

就在劉備準備說點什麼的時候,劉峰一個滑步擋在了劉備的麵前,然後繼續說了下去。

“玄德公心中有如此想法,小子作為雍州牧麾下屬官之長,自然不能有半分耽誤!

因此小人在玄德公不知情的情況下,專門書信一封求得了司空曹公的允許...”

劉峰說到這裡的時候,再一次讓滿座嘩然,同時所有人的目光也看向了那曹孟德在這裡的代表之人,司隸校尉鐘繇。

而此時那鐘繇也是一臉的震驚,然後皺著眉頭看著麵前這個再次讓自己驚訝不已的小子。

那一臉的糾結無一不表明著他現在的態度。

“這傢夥什麼時候揹著自己和許都通了信?”

劉峰看著氣氛已經烘托得差不多了,立刻朝著早就已經準備好的關平使了一個眼色。

緊跟著在關平的帶領下,一隊身材矮小,穿著特殊的士卒就帶著十餘個大箱子直接出現在了這廳堂之中。

為首之人還直接朝著劉峰躬身行禮。

“末將司空府下摸金校尉司南,拜見劉彆駕。

如今我等不辱使命將東西成功的帶了回來!

若是彆駕驗收無誤的話,我等就迴轉主公身邊了。”

那人說完之後便再次躬身行禮,壓根不給其他人多說什麼的機會,緩緩退出了廳堂。

隻留下麵麵相覷的眾人,還有那十餘個碩大的箱子擺放在眾人的麵前。

“諸位莫要驚訝!”劉峰再次開口將眾人的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摸金校尉之名想來諸位也都曾聽過一二。

如今小子擅自請來曹公麾下摸金校尉,就是為了找到當年被暴雨摧毀的董賊墳塚和藏寶地之所在。

小子謹記當年董卓在長安城東修築堡壘居住,又在郿縣修築塢堡,裡麵存放大量搜刮來的財物,並有三十年糧食儲備!

除此之外還有大量的宮中器物都被董卓私自藏下用以享受。

這等國賊雖然已經收到了應有的懲處,但是小子仍然不肯解氣,本想將他墳塚扒開,將其棺木取出讓他露屍荒野。

隻可惜上天比小子更快一步,當初三輔連日暴雨沖垮了董卓墳塚,將放有他屍體的棺木沖刷出來,最後不知所蹤。

也算是讓這國賊有了應有的報應。

可小子人仍然還想要找到當年董卓的藏寶之處,想要讓我大漢的東西重新回到陛下的手中從而讓我家玄德公為大漢的列祖列宗儘上一份兒孝心纔是!

小子這段時間費勁了心思,終於找到了些許線索,找到了當初那董卓的藏寶之地。新筆趣閣

雖然那傳聞之中三十年的糧秣已經找不到了,但是小子卻是找到了主動皇家禦用的器皿用物等等。

這些東西本就是屬於我大漢皇室之物,如今小子僥倖得到,自然不能私自藏匿起來。

今日特地將這些東西原封不動的放在眾人麵前。

還請諸位一同給我家玄德公做一個見證,將這些禦用之物全都封存,然後請司隸校尉鐘使君聯合我家玄德公一同送回朝中。

以彰顯我家玄德公對陛下的拳拳忠心!”

這些義正言辭的話語說了出來,眾人雖然感覺事情冇有這麼簡單,但是麵對這種要求卻是冇有一個人不去拍手叫好,去大聲讚揚。

就連本來還算不得主位的劉備,如今都已經超過了鐘繇,成為了眾人圍繞的對象。

在一聲聲讚美之中,劉備透過人群的縫隙找到了那個身影。

此時的劉峰已經老老實實退到了廳堂的角落之中,甚至還和幾個侍衛輕聲聊起了天。

彷彿剛剛這一切和他們冇有半點關係一般。

就在劉備想要越過重重人牆找到劉峰的時候,卻是看到了鐘繇帶著一臉肅然的模樣走到了劉峰的身邊。

之後兩個人趁著眾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已經轉出廳堂消失不見。

而劉備想要追趕的時候已經冇有了他們的身影。

最後看著周圍那些對他奉承的眾人也隻能帶著滿臉的笑容和他們互相攀談起來,儘可能的拉攏試探。

讓他們日後可為自己所用做好準備。

劉備知道,這是那個小子送給自己的禮物。

而此時在那廳堂之外,一臉無所謂模樣的劉峰隨意的依靠在亭柱之上,嘴巴裡叼著一根不知名的野草看著麵前這個將自己拽出來的老傢夥,眉頭皺起來。

“我說.....鐘使君啊,你這是又想乾什麼?”

“這句話應該是老夫問你纔對吧。”鐘繇看著劉峰就來氣,“一個不注意就讓你再次掀出來偌大的動靜。

老夫坐鎮長安許久,怎麼就不知道你什麼時候還和司空曹公有所聯絡。

竟然還能借到曹公麾下的摸金校尉!

這種事情老夫為何半點訊息都不知道,還有這東西你是從哪裡弄出來的。

這麼大的動靜兒為何老夫也是一無所知?

這司隸校尉到底是老夫,還是你?”

看著直接質問自己的鐘繇,劉峰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容和善卻又熟悉。

“鐘繇鐘使君,這事兒....你不去問你麾下的那群廢物斥候,你問我是什麼意思?

我又不是不會什麼妖術道法,這麼大的動靜兒都冇發現,鐘使君你麾下的那些負責打探訊息的士卒...不行啊!”

“小子,莫要這般得意纔是!”

“得意,自然應該得意!”劉峰冷笑著將嘴裡的野草吐到了地上,“你我不過就是一報還一報罷了。

鐘使君在韓遂這件事情上坑了我,讓我冇辦法快速打開天水的門戶!

這事兒小子記住了。

所以這一次小子投桃報李,說什麼也得讓這雍涼的人知道知道。

小子早就和曹公視為一體了,所以他們想要如何選擇,最好自己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道理有冇有資格在雍涼之地上對我等指手畫腳!”

“啊...你還真是不客氣啊,小子...”

“比不得鐘使君你的老謀深算。”劉峰直接反唇相譏,冇有半點退讓,甚至還直起身子走到了鐘繇的麵前直接盯著鐘繇的雙眼一字一頓的說道。

“這天下紛雜,我若是不趕緊摻上一手,那豈不是痛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59章 這紛雜天下,我得摻和一手纔是!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