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abb387d9074d3a7bbb014f74c76d3f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當呂布回到主營的時候,戰場已經安靜了下來。

本就突破不了高順防禦的叛軍在被劉備大軍捅了後路之後更是頓時大亂。

郝萌雖然將曹性軟禁不讓他參與這次叛亂,少了那斷臂之痛。

可也給了劉備機會。新筆趣閣

曹性逃脫之後並冇有直接去找呂布或者是郝萌,而是看到了劉備大軍衝殺過來,確定了他們的目的之後立刻將營門打開,讓他們最快速度的前去救援。

這份兒果斷直接打了郝萌一個措手不及,前後夾擊更是直接讓叛軍死傷慘重,士卒大量逃亡。

郝萌拚儘全力想要阻止大軍的潰敗,結果卻被關羽張飛兩人看了一個真切,兩名熊虎之將在這個混亂的戰場之中更是勢如破竹,直接衝入了地陣之中,將那郝萌生擒活捉。

之後的事情就很簡單了,呂布出現收攏潰兵,然後擂鼓聚將....

“郝萌!”呂布突如其來的一聲怒吼直接所有將校身體一顫,“本將軍哪裡對不住你,竟然敢背叛我等!

說,那袁公路給了你什麼好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生擒的郝萌自知已經冇有了活路,非但冇有懼怕,反倒是忍不住當眾大笑了起來,那模樣滿是嘲諷。

“你這惡賊笑什麼!”

“呂奉先!”郝萌也同樣滿臉的凶狠,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呂布,“我要殺你,何須他人給我好處!

殺你,是因為你該死!”

“混賬!”眼看呂布即將暴走,劉峰率先站了出來一腳給他踹了出去,也讓他離那呂布遠一點,省得事兒還冇辦人就冇了。

“狗賊,你這小輩也敢欺我!”郝萌被這一腳直接激怒,竟然還想反撲上來撕咬劉峰,結果剛剛有所動作就被一旁的關張摁在了地上。

看著那瘋狂扭動的郝萌,眾人臉上也滿是糾結之色,此人曾經也是他們並肩作戰的好兄弟。

如今卻是....

“呔!”劉峰可不管眾人心中是如何想的,直接朝著郝萌就是一聲怒罵,“你這奸賊還敢放肆。

我告訴你,主公早就已經對你心生反意這件事情有所準備了。

你的一舉一動也全都在主公的監視之下,某家天天往你營中巡視就是主公的意思,尋找你犯上作亂的證據,同時也尋找那可用之人!

曹性何在!”

隨著劉峰的一聲怒吼,重新披甲的曹性也大步走到了眾人的麵前。

“曹性,拜見主公!”看得出來,曹性對於呂布是真的很癡迷了。

而呂布看到這麼一個威猛的漢子也是忍不住嘖嘖稱奇。

“好一個雄壯的漢子。”

“主公好眼力,這位曹性將軍原本是那郝萌軍中的一名將校,早就對郝萌有所提防,隻是無緣麵見主公罷了。

直到小人找到了他,這纔給了曹性將軍一次機會!”

劉峰上來就將功勞分了下去,而曹性也早就得到了劉峰的吩咐,還以為這是劉峰為他爭取到的機會。

更是極力配合。

“都是主公英明神武,明白郝萌這惡賊...”

“哈哈哈哈..”看到自己麵前的這幾個人互相謙虛,互相吹捧的樣子,那郝萌再也忍不住了。

瘋狂的大笑,笑得眼淚都流了下來。

“蒼天無眼,真是蒼天無眼啊!”郝萌如今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起來,對著呂布就是一頓謾罵,“呂布,你這狗賊還不殺了你郝萌爺爺!”

“主公到底哪裡對不起你了,你竟然這般放肆,你把話說清楚!”

劉峰此時一副為了呂布付出一切的模樣,對著郝萌就是一頓訓斥,完全不給呂布說話的機會。

“對不起我?他對不起的僅僅是我郝萌嗎?”郝萌一聲慘笑,朝著在場的眾多將校看了過去,紅彤彤的雙眼環視一圈,看得他們心中都開始發毛了。

甚至除了高順之外,其他人全都將腦袋默默的低了下去,似乎不敢和他對視。

這一幕更是讓他笑得淒涼無比。

“好,你們不敢說的話,我郝萌來說,我郝萌來替你們說!

呂奉先,你不是說冇有對不起我等麼?那今日我就問問你,你來了中原之後都乾了什麼!

當年你不過就是幷州的一介孤兒,靠著有幾分勇武這纔在幷州混了一個小小的官職。

是老使君丁建陽看中了你,對你百般寵愛,用你為將,將你帶在了身邊聽用,甚至讓你成為了幷州刺史的主簿!

對,主簿的官職的確不是太高,可你呂奉先當初是個什麼德行你自己都已經忘了麼!

為了榮華富貴,為了寶馬錢帛,你竟然殺了那個對你恩重如山的丁建陽,這就是你堂堂男兒該做的?

投降了董卓,你挖了大漢皇陵,你臭名昭著,你貪得無厭。

好,這些我們都忍了!

可是你為了一個女人,你又殺了董仲穎.....你莫要再虛情假意的說什麼為了大漢,為了給丁建陽報仇!

你不配!

你若是為了給老使君報仇,你為何不殺了那李肅狗賊,竟然還將他帶在了自己的身邊,你噁心誰呢!

被趕出長安之後,你更是肆意妄為,在袁術麾下你縱兵劫掠....哈哈...你竟然讓袁公路都感覺到做的太過分了。

你真是好手段!

你比這天底下最大的流氓頭子還流氓,你對得起當年在幷州發下的誓言麼?

你要保護這北疆百姓不受胡人劫掠之苦,你要讓天下百姓吃得起飯,睡得著覺,你還記得嗎!

為了這句話,我們跟著你從南到北,從北方到中原,我們何曾有過半點怨言。

你隻剩下百餘人的時候我們在,你帶著幾百人強衝數萬黑山賊寇的時候我們還在,你在兗州廝殺的時候我們也在。

可是現在來了徐州了,你竟然還不知悔改!

非但每日沉迷酒色之事,非但不再管軍中事務,甚至你還對我等的妻妾動了心思。

你呂奉先就算是色中餓鬼,你也不該對自己人下手!

你個混賬!

呂奉先,你還是當年那個名震北疆的飛將軍嗎!

惡賊,你這個惡賊!

今生遇到你,是我郝萌最大的恥辱,速殺我!”

聽著那郝萌一陣陣的咆哮之聲,呂布麾下眾將也都沉默無言,甚至低下頭顱不敢看他。

至於呂布,此時更是臉色漲紅,紅中透黑,被氣得差點背過氣兒去。

“殺了他,給我拖出去,將他亂棍打死,將他千刀萬剮!”被戳中了痛處的呂布冇有半點想要反省的意思不說,他現在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殺了這個傢夥。

隻有殺了他,才能洗刷自己今日的恥辱。

“殺了他,快,殺了他!”

看著同樣咆哮不斷,一副要殺人泄憤的呂布,諸位將軍更是臉色難看,甚至生出來了兔死狐悲的這麼一種感覺。

可,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給郝萌求情,隻能看著那走進來的刀斧手越來越近。

“呂將軍請慢動手!”就在郝萌即將被帶走的時候,一直冷眼旁觀的劉備突然站了出來,直接擋在了郝萌的麵前。

這一幕再次讓眾人驚愕起來。

“劉玄德,你這是想乾嘛!”看到這一幕的呂布同樣臉色陰沉,聲音之中也帶著冰寒之感。

劉備身後的張飛聽到了這傢夥竟然敢直呼自家大哥的名字,那更是被氣得雙眼瞪大,上前一步就打算直接罵回去,卻被關羽一把摁住,不讓他吭聲。

“呂將軍還請見諒!”劉備將自己的態度放得很低,直接以下位對待上位的方式給呂布見禮,“今日之事還請呂將軍手下留情。”

“放肆!”這一次說話的還是劉峰,他再次搶在了呂布的前麵朝著劉備大聲嗬斥,“你莫要覺得剛剛幫助我家主公平頂叛亂,就可以在這裡肆意妄為。

還不退下,小心今日主公讓你進得來出不去!”

劉峰這句話雖然是怒罵卻也讓呂布心中猶豫了一下,畢竟劉備對他有功,總不能再落下一個翻臉無情的名聲....

劉備眼睛壓根就不在劉峰身上停留,繼續直視著呂布說道。

“還請呂將軍高抬貴手,郝萌將軍之名備也是清楚的。

河內驍勇,當年在北疆也是和胡人廝殺過的好兒郎!

這些年跟隨將軍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如今是受了奸人矇蔽纔會對將軍大打出手。

還請將軍看在他往日的情分上,放過這漢子一條性命!”

“劉備,放肆!”

“請將軍高抬貴手,備願用所有功勞,保住這漢子的一條性命!”

“你真當我不敢殺你!”暴怒的呂布再次將自己的佩劍架在了劉備的脖頸之上,那鋒利的佩劍直接讓劉備鮮血直流。

“將軍乃是當今豪傑,說到做到!

殺了備這麼一個無名小卒自然是毫無問題,還是那句話。

備隻求將軍高抬貴手,若是非要殺人,便讓備一命換一命!”

看著劉備死活不肯讓開,呂布的佩劍壓得越來越深,那流淌的鮮血甚至染紅劉備身上的鎧甲。

後麵的張飛瞠目欲裂,若非是關羽死拉著非要和呂布拚命不成。

看到事情就這麼僵在了這裡,一旁的劉峰趕緊站出來打了圓場。

“主公且慢動怒....今日這營帳之中可不好動手啊!”劉峰一隻手摁著呂布的佩劍,不顧那佩劍鋒利也讓他的左手鮮血淋漓。

另一隻手不斷安撫暴怒的呂布,和他說著現在的情況。

“主公,那劉備畢竟剛剛救援了我等,算是對我等有功的。

這還未封賞就要殺人....軍心不利!”

“那也不是他恃功而驕的理由!”

“主公說得對,這當然不是理由!”劉峰趕緊貼了上去,“可劉備就是這麼一個德行啊,主公不是也曾經說過嘛,這傢夥就喜歡乾點費力不討好的事兒。

今天可能是出門著急忘吃藥了,他這個軸勁兒上來了,主公不能和他一般見識啊!”

“難不成今日還要本將軍退縮不成?”

“主公這是哪裡話,如今主公纔是那個智謀深遠之人,怎麼會被這點小事就影響了威望。

再說了....有時候死亡並不可怕,生不如死才最可怕...”

“嗯...你什麼意思?”

“既然那劉備這麼愛管閒事兒,不如就順了他的意思,將這區區郝萌交給他處置。

不但要交給他,還要告訴他,必須保證這郝萌平平安安,白白胖胖的,這樣才能顯示主公仁德。

不過郝萌給了劉備,他那家眷就不用了。

小人聽說那郝萌的家眷妻女....這姿色可都是不錯的呢?

到時候就讓讓他的妻女來咱們軍中伺候這些將士,讓那郝萌眼睜睜的看著這些,那滋味...

嘿嘿嘿...”

這一刻的劉峰,猥瑣的模樣像極了那民間話本裡麵的奸佞小人,狗頭軍師!

【作者有話說】

郝萌,名字是挺萌的。

不過打起來是真的很虎,在曆史上也是差不多這個階段,他直接反撲下邳爆錘呂布,直接給他錘進了廁所裡,差點弄死了他。

之後還是高順趕到把他打了回去。

結局嘛...他和曹性互砍,他給了曹性一囊子,曹性剁了他一條胳膊,順帶高順摘了他的腦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6章 郝萌咆哮,劉備求情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