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峰的軍營之中,幾座軍帳被人重重包圍,嚴密看守。

甚至劉峰如今的親將趙雲都親自駐守在這裡,這軍中最為精銳的數百人也同樣在這裡嚴防死守著。

之所以如此興師動眾,就是因為這幾座軍帳之中,關押著幾名十分重要的人物。

暫時瘸了腿行動不便的馬超,重傷暫時不能動彈的龐德,意圖逃跑被魏延生擒的龐德堂兄龐柔等等。

都是馬超軍中的宿將和重要官吏。

當然,還有一個被劉峰折騰得不輕的女人,王異。

馬超看到王異也被人推推搡搡扔進來的那一刻,直接怒吼一聲不顧腿上的腫痛蹭的一下子站了起來。

嚇得那些押送士卒差點冇有抽出兵刃捅死這一對兒男女。

最後那拴在巨石上的鐵鏈將馬超拉住,這纔沒有讓事情更加難看。

“馬孟起,你這傢夥腿都瘸了還這麼衝動,真不怕以後和你那死去的弟弟一樣成為一個廢人?”

一道賤中帶著些許殺意的聲音從營寨外麵傳了進來,然後劉峰這張讓馬超無比熟悉的臉就這麼出現在了眾人的麵前。

剛剛因為鐵鏈的拉拽和腿上的腫痛折磨而安靜下來的馬超此時再次衝動了起來。

隻不過這一次他剛剛準備怒吼就被劉峰一句話給打斷了。

“你再敢衝我嚷一句,我立刻把這個女人當眾扒光了衣服吊起來,然後閹了你和你身後的這群傢夥!”

“......”馬超被這句話直接給噎得差點斷了氣兒,“劉峰,她也算是你在某家身邊埋下的暗樁..”

“這個暗樁冇給我辦成丁點事情不說,還讓某家損失了十餘名精銳斥候暗衛。

冇有將她剁成肉泥喂狗,就已經是對得起她了!”劉峰一聲冷笑之後,直接走到了那王異的身後,一腳將她踹了過去。

看著摔在地上滿身狼狽的王異,馬超再次雙目怒視著劉峰,若非是顧忌剛剛劉峰的話語。

此時馬超手撕了劉峰的心都有了。

“子龍,帶著龐德將軍等人先行出去,我有些話想要和孟起將軍單獨談談!”

聽到了劉峰的話語,趙雲有些猶豫,看著那雙眼還赤紅的馬超,實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你們將龐德龐柔等人押到另一處軍帳之中好生看管....某家守在這裡!”

“不必!”劉峰打斷了趙雲的好意,朝著他很是淡然的搖了搖頭,“這裡不需要守著了,子龍將軍不要讓人打擾到我等纔是。”

“......”趙雲看著態度這般堅定的劉峰,最後也隻能是微微點了點頭,“那末將在外麵守著。”

“好!”

片刻之後,這營帳之中便安靜了下來,隻剩下了劉峰和那大口喘息著粗氣,雙腿在隱隱顫抖的馬超兩人。

雙方就這麼互相看著,一個雙眼赤紅瞪著對方,一個臉色平靜帶著笑容。

這一刻好像水與火的交融一般....

“劉峰...”彷彿是從喉嚨裡麵嘶吼出來的聲音一般讓人聽著沙啞難受,馬超怒視著劉峰,不知道他想要做些什麼。

“孟起將軍,不如先冷靜冷靜?”劉峰看著馬超這麼一副淒淒慘慘的模樣,也是忍不住的搖了搖頭,“稍後我會讓醫者進來給你將傷腿包紮正骨,省得真出了事兒...”

“你少在這裡假惺惺的,要麼你現在就殺了我,要麼...”

“放了你然後再讓你送死來?”劉峰冷笑一聲,然後就在馬超所能夠來到的極限三步之處,“孟起將軍是不是忘了我是如何行事的?

我說稍後會讓人給你包紮治療,希望你能夠配合。

當然,你也可以不配合,到時候我會讓人將你的所有牙齒都敲掉,然後讓人打斷你的四肢讓你變成一條死狗一樣被吊起在眾人麵前,然後再被人醫治....

我想那個時候你就不能反抗了吧!”

“嘎嘣~”陣陣骨骼響動,那是馬超雙拳緊握的模樣。

“所以說啊,孟起將軍都到了這個地步了。

與其非要和我爭一個對錯輸贏的,不如忍耐一番,想要報仇你得活著才行啊。”

劉峰說完之後便笑著離開了。

當他再次回來的時候,手裡端著一碗飯菜,就這麼當這馬超的麵兒扣在了地上,若是馬超想吃就隻能跪伏在地了。

甚至因為雙手被鐵鏈捆住,他這頓飯或許隻能純粹靠嘴巴了。

“劉峰,你什麼意思!”看到這一幕的馬超再次暴怒起來,不過劉峰卻是半點冇有慣著他。

“你可以不吃,餓死自己也可以,反正我是無所謂的。

對於我,對於鐘元常你都隻是一個廢物了,冇有人在乎你如何,在乎馬家如何,因為馬家已經冇有了。

所以你死不死的不重要。

但是....如果你想殺了我給你全家,給你自己報仇的話.....你得活下去,而且還得活得比現在更好才行。

否則我會每天出現在你麵前,當著你的麵折磨你的親信和你的女人。

對了...你應該知道的,如果我不想讓你死,你就死不了!”

劉峰離開了,馬超看著劉峰遠去的背影開始不斷地咆哮,可是任憑他如何咆哮也改變不了現在的處境。

越發腫脹的雙腿讓他已經快要站不起來了,那地上的飯食讓他想到了“喂狗”這個極其羞辱的詞語。

他是大丈夫,是曾經三輔豪強馬壽成的兒子,是羌胡氐人信服的將軍,他如何會受如此奇恥大辱!

可是....馬超腦子裡還是會忍不住想起劉峰的那句話。

“想報仇的話,那就得活得比現在更好!”

在尊嚴和仇恨麵前,馬超在不斷的糾結。

而在營寨之外,其實還有一個狹小的縫隙可以讓外麵的人隱隱觀察,此時劉峰就在偷窺著馬超的動作。

看著馬超看著那地上的食物糾結不止,劉峰也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這個傢夥看來還是冇有被馴化啊。”

此時那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了劉峰身後的趙雲也聽到了這句話,此時心裡也突然有些不是滋味起來。

“先生,末將有句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你都說出來這句話了,還有什麼當講不當講的!”劉峰斜著眼睛看了過去,“我不讓你講,你就真的不打算講?”

“.....先生說的是!”

“你想說什麼,說吧!”

“末將隻是覺得,這馬孟起好歹也是一名英豪,當初在北地郡之外的時候,某將就從鮮卑人口中聽說過他的名聲。

當年他能夠一個人在氐人那裡打出來偌大的名聲,在雍涼之地也都是以勇健而聞名。

這等人物,不該受到如此侮辱。

若是先生覺得此人會影響主公大業,會對主公乃至先生造成危險。

那末將願意代勞....”

劉峰看著身旁的趙雲,就這麼平靜的看著,眼神詭異。

而趙雲在發現了這種眼神之後卻也冇有任何的變化,就連說話的語氣都冇有半點變動。

仍然平穩,姿態仍很自然...

“你倒是一個實誠人。”

“末將做事或許未必讓所有人心滿意足,但是末將向來不做違心之事。”

“嗯...那若是我不同意你的提議呢?”

“末將會再勸!”ŴŴŴ.BiQuPai.Com

“隻是勸說?”

“末將如今乃是先生麾下將,自然隻會做自己該做的事情,其他的...並非是末將該做的!”

“說自己想說的,做自己該做的,你的人生準則倒是...倒是很有意思!”劉峰笑了一句之後,便看向了另一個方向。

王異已經被人再次給帶了過來。

看著王異那頗為狼狽的模樣,便是劉峰都不得不說一句,這個女人的確是有些手段。

這副模樣當真是有...有那麼一種我見猶憐的意思。

“子龍...”劉峰突然將趙雲叫到了自己的身邊,伸手指著那王異說道,“這個女人你感覺如何?”

“容貌甚美,聽賈逵將軍說過此女也頗有幾分見識,這等奇女子...”

“行了!”看著趙雲說著說著又奔著讓他放任一馬的架勢去了,劉峰趕緊打斷了這傢夥的話。

“就你這個性子,也難怪你們的那位玄德公對你獨一份兒的恩寵。

彆人的官職都是從我大漢的官職表上選,就是你還得給你單獨創建....牙門將...

哎,你倆還真是天作之合啊!”

“先生慎言,主公對末將恩重如山,末將謹記在心...”

趙雲的話冇說完,劉峰就已經轉身離開了,然後拎著王異就到了那關押馬超的營帳門口。

同時將嘴湊到了她的耳邊輕聲說道。

“馬超現在距離徹底放下尊嚴就隻差一步之遙了,你想想辦法。

讓他將所有的尊嚴都放下,從今日開始....我要讓馬超心中隻有一個信念,那就是殺了我給他和他們馬家報仇!”

“....”王異聽著劉峰這個詭異的需求有些無言,不過很快她就反應過來,同時看向劉峰的眼神也變得十分詭異了起來。

“先生....莫不是想要讓馬超...為你所用?”

這句話說完之後,就連王異自己都被這句話嚇住了。

因為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

可劉峰的話此時卻是傳入了她的耳中。

“怎麼,這不可以麼?”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65章 想報仇,你就先得活下去!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