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繇不再和劉峰多說什麼,或許他也不想多說什麼了。

“老夫心中自有自己的打算,或許你不相信,但是...老夫也不會再和你解釋!

鐘家,乃至天下世家都不能亂,老夫讚成曹公權衡,但是老夫也是絕對站在這天下的世家豪族這一側。

如今天下大亂,這等頻繁的天災更是算得上是前所未有。

如今天下已經在崩潰的邊緣,隻有世家憑藉著數百年的積累,才能夠幫助這天下度過這一次的難關。

這是老夫的答案....不管你信不信,老夫是信的!”

劉峰看著那冇有半點心虛之色的鐘繇,隻是冷笑一聲。

“你們這群老傢夥,一個個的假話說多了連自己都信了,恐怕現在摸著你的脈都看不出半點問題!”

“....你大可隨意猜測,老夫不想多說!”鐘繇此時竟然閉上了眼睛一副不再多說的模樣,“不過老夫必須要承認,你這個小子賭贏了。

老夫不能坐視長安焚燬,也知道在這種情況下殺不殺你並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劉玄德註定會進入長安,你和老夫撕破了臉麵,還給了你這麼大的一個把柄在手中。

說吧,你打算如何安置老夫?

打算...殺了老夫之後,將首級懸掛在城牆之上?”

“....”劉峰看著鐘繇忍不住的冷哼了一聲,“小子都是真的想要一刀看了你這個老東西...”

“老夫項上人頭在此,你大可拿去!”鐘繇說完之後自己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隻不過,老夫這顆首級在這裡,你可敢拿走?”

“...老傢夥你倒是很有信心啊!”

“老夫當然有信心,就如同老夫不敢放任這大火蔓延長安城一樣,你小子敢讓袁本初最後大勝了不成?

不管是你想要巴蜀漢中還是那北上幷州,兵出塞外,說到底都是要混水摸魚的。

我家曹公贏了你纔有渾水摸魚的可能,若是讓那袁本初贏了,你們什麼不戰而屈人之兵,什麼大義之下緩緩圖之。

在絕對實力麵前,便會立刻倒戈相向!

所有人都會爭先恐後的朝著袁本初示好,甚至於現在,這雍涼三輔之地...恐怕也有不少人對那高乾袁紹等人示好連連吧。”

“鐘老頭你說得對!”劉峰這一次冇有裝什麼樣子,“若非是那袁本初現在實力過於強橫了些的話,小子早就不用這麼小心翼翼的走下去了。

他們如今都在觀望,也都看出來了,若是那袁本初贏了,以他當年的手段和本事,加上他在世家豪族之中的地位。

還有那頗為仁厚寬鬆的性格...對於你們這類人來說,他還真是一個絕佳的選擇。”

劉峰說道這裡的時候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可小子就是冇明白,這麼一個從各個角度來看都是合情合理的主公,為什麼你們一個個的都不選他呢?”

“有什麼不明白的,他縱然無比合適,那也得成功了才行。

袁本初什麼都好,他出身四世三公的袁家,還被過繼到了嫡係袁成一脈,雖然這嫡係一脈看似冇有司空袁逢和司徒袁隗地位高。

可那也是汝南袁家的嫡長一脈的,否則他也不能年紀輕輕就走到司隸校尉的位置上。

當年不應朝廷辟召,專養亡命之徒讓袁隗都頭疼的很,身邊名士輩出,也頗得這些名士還有諸多世家之人的喜歡。

加上性格寬仁,對待麾下的眾多世家豪族所做之事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在他治下的百姓日子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那河北路的世家豪族們...日子是過得很不錯的。

他符合很多人心中的那個樣子,所以當初他剛剛在冀州立足就引來了無數人蜂擁而去。

不說其他,如今主公麾下的郭奉孝乃至荀文若等人都曾經把袁紹當做第一選擇,親自前往河北而去。

袁紹對待他們也的確是不錯,但偏偏就是這份兒不錯讓我等看到了袁本初最為致命的問題。

當年奉孝和辛評、郭圖兩人關係不錯,在離開之前也曾想過要將他們一起帶走,因此說出來過一段話。新筆趣閣

夫智者審於量主,故百舉百全而功名可立也。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而未知用人之機。多端寡要,好謀無決,欲與共濟天下大難,定霸王之業,難矣!

這便是袁本初最大的問題,什麼重家人而忘袍澤,什麼大義惜身,小利忘命都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他有周公之雅量卻無周公的本事。

這就是好謀無斷了!

雖然那辛評和郭圖兩人都冇有聽勸,但是我們聽了...

袁本初在性格上有大缺陷,所以縱然他再如何合適,勝不了那也是空歡喜一場罷了。”

隨著鐘繇和劉峰的對話,時間也隨之流逝,長安城門打開,在薛州的引領下,劉備和段煨就這麼帶兵進入了長安城中。

然後第一時間開始了安撫百姓和撲滅大火。

幾乎整座未央宮都已經讓遊楚佈置上了引火之物,這大火一出現,頓時就瘋狂了起來。

劉備和段煨加上長安本部的駐守兵馬一擁而上也不過是勉強將火勢控製住罷了。

至於想要撲滅,這何其艱難。

“快,將壘沙土,快衝上去!”

“叔至,帶人給我挖開壕溝,務必要保證這大火絕對不能蔓延到城中百姓之所在。”

“憲和,立刻疏散百姓,讓他們遠離未央宮附近,儘可能的保護他們的屋宅,讓人巡視城中以免出現騷亂。

更不許有人混水摸魚....亂世當用重典,若是有人想要趁亂做出什麼事情來,先行拿下!

若是有所違抗....殺!”

說到最後的時候,劉備眼中都出現了凶光了。

他劉玄德是仁厚,不是傻!更不是冇脾氣...

“伯邈,你立刻帶著人手去幫助叔至,挖開壕溝之後繼續深入,將火焰隔開,緩緩圖之...”

最後劉備看向了自己身邊的一名壯漢,也是他在豫州為官之時找來的一名壯士,南陽枝江人霍篤,麾下有數百健兒跟隨。

此時聽到了劉備的命令之後,頗有幾分雄壯模樣的霍篤立刻躬身領命,然後一聲怒吼身後數百人就直接衝殺出去。

所有人披上了羊皮氈子,澆灌上數桶涼水,然後怒吼著衝入了火海之中。

沙土,清水,溝壑數道辦法齊齊上陣,終於將這長大火在清晨即將來臨的時候勉強控製了下來。

之後劉備這纔敢讓簡雍從長安城中組建出數支鄉勇,讓他們也加入滅火的隊伍之中去。

也得虧這是長安,這羊毛氈子足夠,加上長安雖然久經磨難,但各項基礎設施都相當完善了已經。

因此纔沒能真的釀成大禍。

隨著越來越多的百姓被組建出來,這大火也終於在晌午之前,耗費了將近六個時辰被徹底撲滅了。

此時,整座未央宮,除了之前就被劉峰清理的寸草不生的那一片之外,其他地方或多或少都收到了波及。

那些本就荒廢的宮殿這一次更是變得更加淒涼。

入目指出全都是灰燼和黢黑...

這未央宮中更是透露出來一種讓人心痛的荒涼...

“主公...”同樣是灰頭土臉的陳到與糜竺之子糜威兩人帶著滿身疲憊和狼狽來到了劉備的麵前回報,“這火勢已經被撲滅了。

至於未央宮....我等已經讓人開始清理殘骸了。

幸好這外牆已經被修繕過了,算是還勉強保住了些許的顏麵。

除此之外,伯邈麾下的人也在加緊巡視周圍,若是見到了還有死灰複燃之地,立刻就會發出信號示警。

公子麾下的遊楚與薛州也已經加入其中...”

聽到陳到的這些話,劉備纔算是將自己一直懸著的心給放了下來,不過他的臉色同樣也是頗為難看。

這一場大火,讓他擔心之餘也充滿了憤怒。

“那個小子...太過於無法無天了!”

陳到與糜威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都低下了頭,他們跟隨劉備許久,自然知道劉備說的是誰,也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公子或許也是不得已而為之,畢竟公子在這長安之中...也不是那麼的安全...”

“不管是因為什麼,這裡是未央宮,是我大漢皇室列祖列宗的安息之地!

他如此妄為將我大漢的列祖列宗放在哪裡,又將這長安無數百姓的身家性命放在那裡!

若是他不能將百姓放在心中,他與那些屠夫何異!”

劉備說完之後,直接帶著滿腔的怒火朝著劉峰所在的偏殿而去。

直到看到那灰燼之中僅存的一片淨土之後,他的臉色才稍稍有了些許的好轉。

但是很快就變得更加的憤怒了起來。

“臭小子對自己倒是頗為保護,這份兒心思怎麼就不能放到百姓身上!”帶著這心思和憤怒,劉備直接一把推開了那緊閉的殿門。

然後....

“老夫大漢雍州牧劉玄德,拜見弘農王妃!”

所有的憤怒在確定了唐氏身份的那一刻也都被壓了下去,開始了恭恭敬敬的行禮拜見。

之後再看向那劉峰的時候,映入眼簾的卻是那臉上剛剛有些好轉的傷口,從鼻旁到耳根的一道猙獰傷口,幾乎可以說毀了劉峰這一張絕對算不上俊俏的臉。

這一刻,劉備也不知道自己心裡是應該憤怒還是應該心疼。

“玄德公,來杯茶吧!”看著不知道該說什麼的這個傢夥,劉峰還是帶著一臉的笑容舉起了一杯還在冒著熱氣兒的一杯清茶。

四根手指的動作讓剛剛結果茶盞的劉備再次一頓,那缺失的小指似乎也讓自己的心頭猛地一顫。

“你這手...還有臉上...”

“先喝杯茶吧,為了這場活折騰了足足六個時辰,玄德公也挺累的了。

這茶裡麵放了點安神的藥草,喝了之後玄德公也能好好休息一番。”

“....”劉備看著麵前的茶盞,再看看麵前的劉峰,最後還是將那茶盞接了過來,然後一口口喝到了肚子裡麵。

本以為隻是一杯安神茶的劉備,在喝下去之後不久,便已經感受到了一陣陣的困頓,那緊繃了足足六個時辰的精神突然感覺到了一陣鬆弛。

很快,就感覺有些睜不開眼睛了。

“你這茶裡...”

“都說了放了點安神的草藥!”

“你放的什麼藥草?”

“嗯...上等的生草烏!”劉峰帶著一臉讓劉備熟悉的笑容,“這玩意之前我都用來做迷藥來著...”

“你...”

“砰”的一聲之後,劉峰看著那個直接栽倒在桌案上的劉備,隻能是發出來了一聲歎息。

“小子,連親爹都敢下藥,你還真是一個活畜生啊!”

“...鐘繇老頭,你信不信明天我在你飯菜裡扔點巴蜀來的上好巴豆粉?保證你身心通暢!”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81章 滅火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