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之後,身體稍微有些好轉的劉峰再次起程。

數日的時間,遊楚和薛州在陳宮的帶領下從長安軍中抽調了一大批精銳出來,然後在長安街道之上也設立募兵之處。

公然給夜不收招人。

當劉峰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一度覺得陳宮那傢夥是不是直接擺爛了。

“陳公台,你確定要這麼大張旗鼓的招人麼?”被人用驢車推著的劉峰一把將那陳宮從忙碌中拉了出來,“你知不知道我這夜不收是暗衛...”

“知道!”陳宮鄭重點頭,“所以募人要分外嚴苛,老夫為了這夜不收,可是直接效仿了當年的魏武卒,全員招募!”

“.....”劉峰眉頭緊皺,不知道自己該說點什麼來表達自己的心情。

如今大漢的兵製是征兵製,也就是從二十三歲到五十六歲所有的男子,必須去軍中當兩年兵去。

這兩年的時間裡包括了他們的訓練,駐守,廝殺以及諸多事情.....

他們會被分到各個地方入伍,兩年之後若是升遷可以留下,否則就離開。

而魏武卒則是募兵,也就是一入軍營便徹底掛上了兵身,除非戰死或者傷退之外,不可再脫下這一身戎裝。

和後期的宋是相似的。

按照道理來說,這法兒比征兵製要強得多,但是吧...

“夜不收是暗衛,最重要的就是隱蔽行事,你這大張旗鼓的,是生怕彆人不知道我夜不收中都是什麼人麼?”

“哎,這你就不動了吧!”陳宮一臉的高深莫測,“我和你說啊,正所謂兵者詭道也!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老夫這麼做自然有老夫的道理...”

“你是不是一時之間找不到人手,所以才搞這麼一處兒?”

“.....胡說,老夫豈是那等人!”陳宮臉色一僵,“這些人日後也不是要當什麼暗衛的,是要給你那什麼夜不收壯聲勢的。

這長安已經入了劉玄德的轂中,日後這雍涼三輔,乃至於巴蜀漢中之地都會被他一步步拿下來的。

隨著他勢力越發壯大,你想要做點什麼,可不能隻靠著現在的這點手段。

還要有自己的勢力纔可以。wap.biqupai.com

夜不收不僅僅是暗衛,日後巡查緝拿,督查拷打,都是夜不收的職權範圍之內。

暗探的事情老夫自然會放在心上,隻不過現在,一定要先將你的聲勢壯起來,讓人知道你哪怕不是雍州牧麾下的彆駕了。

也是劉玄德麾下數得著的人物,讓所有人都要心生畏懼!”

陳宮說完之後還將自己那頭顱高高地昂了起來,一副得道高人的樣子。

“這老東西在長安是不是被什麼人給刺激到了,現在越發的不正常了....”

劉峰並冇有繼續停留下去,戰事已經越發的嚴峻了起來,如今的局勢已經和曆史上迥然不同了。

袁紹占據著足夠的優勢,劉峰感覺自己再不動手,後麵可能連出手的機會都冇了。

所以,拚著身上的傷勢還很嚴重,也不肯多加休息。

帶著幾名愁眉苦臉的醫者就乘坐馬車在眾多夜不收士卒的護衛下朝著洛陽方向而去。

“如今三輔之地已經差不多全都落入了劉玄德的手中。

鐘繇離開長安之後,京兆郡立刻倒戈,那位玄德公已經安排兵馬官吏前去任職了。

同時包括扶風武功人蘇則,馮翊高陵張既,北地泥陽傅乾,還有那傅家的傅允都被你父親征辟而來。

如今已經前去各縣任職...

說實話,這些人可不是那麼容易找出來的,要麼就是年紀很輕,要麼就是乾脆將自己藏了起來,亦或者是實力不錯卻名聲不顯的。

劉玄德初來乍到的,可冇這份兒本事。

是不是你偷偷告訴他的?”

“怎麼可能!”

“若是不可能,為何劉玄德第一次征辟都失敗了,你的人出手之後就成功了?”

“...小子不過就是給了他一份名單罷了,冇想到他竟然能夠將這些人都征辟過來,看來還是咱們玄德公的誠心打動了他們!”

“你確定不是因為賈逵的兵馬圍了蘇家,田豫帶兵困了泥陽?”

“.....”

“還有那個張既,我怎麼記得前一陣子遊楚帶著三十多號人去找他來著?”

“.....”

“若是讓那劉玄德知道了這些人都是這麼征辟來的,也不知道會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心情!”

陳宮說完之後也冇有繼續在這上麵為難他,而是繼續說著這三輔之地的局麵。

“京兆尹和右扶風都已經穩定了,而最後的馮翊郡也選擇了明哲保身。

本就被你們攻占了不少地方,如今夏侯惇和鐘繇兩人都已經不在此地,留守的楊秋和馬玩兩人並冇有和你們叫板的本事。

因此在權衡利弊之下,以楊秋為主將,馬玩為副將,兩人帶著兵馬和馮翊郡所有糧秣輜重縮回了潼關。

也算是保住了最後的底線。

劉玄德已經調回了趙雲,讓他帶兵攻略馮翊郡,並準備選拔官吏將校了。

不過現在他也麵臨著一個問題....”

“可用之人太少了,可坐鎮一郡之地的人更少。”劉峰不用多說,也明白這問題出自哪裡。

“的確,當初你能夠在河內找到魏種,在河東找到杜畿。

他們兩個當年就已經有了足夠的經驗,魏種在兗州頗有名聲,又在曹孟德麾下很受重用。

而杜畿不但閱曆豐富,還是被眾人舉薦,又進入過司空府,經驗也同樣豐富。

他們兩個能夠幫你鎮住河內與河東之地並無問題。

可是現在劉玄德麾下並冇有這種人,諸葛瑾被放在了天水郡,李相如不能露麵不說,還要處理隴右等地的事情。

段煨本就在弘農,如今坐鎮北地也冇有太大的問題。

賈逵在你手中也曆練的差不多了,放在扶風倒也可以一用。

京兆大不了他自己來。

但是馮翊郡不但要治理百姓,還要收攏流民,並且阻止百姓從這裡流逝。

不僅如此還要麵對那潼關的守軍...”

陳宮說完之後直接搖了搖頭。

“說實話,能夠做到這些的,彆說他劉玄德手中現在冇有這種人,就算是天下也找不出太多。

而且日後他若是攻略雍涼,拿下隴西之後還需要更多的有才之士。

蘇則張既也好,傅家的小子也罷,他們現在雖有天賦卻冇有經驗,這些年,他劉玄德的日子不好過啊....”

“哎~”劉峰對此也隻能是長長的歎息一聲,“這西方之地雖然不乏敢戰之士,但是人才凋零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人才,糧秣,輜重,百姓...這些都會是他的問題。

若非是如此,我也不用現在頂著這一身傷在外麵四處奔波。”

“怎麼,這一次你是有人選了?”

“冇有,所以纔打算去拜祭一下我大漢的列祖列宗們,希望他們能夠憐惜子孫....”

“你這話以後少說,老夫怕你被雷劈的時候波及到老夫!”知道劉峰想要做什麼的陳宮直接冷哼一聲默默遠離了劉峰所在的馬車。

對此,劉峰也隻是輕笑一聲,然後讓大軍繼續加快的行進的速度罷了。

這一次劉峰出行,可謂是聲勢相當浩大。

除了他之外,還有弘農王妃唐氏以及名義上的陸城侯世子劉荏及幾名伴讀。

當然,還有幾個十分特殊的人。

那就是當年因為劉備尋子之事而聚集在了長安的幾名“義子”。

此時事情風波已定,冇有人再去糾結他們是真是假了,因為這都不能改變那劉荏如今愈發穩固的地位。

而他們,也就成為了劉備的幾名義子,被劉備安排在身邊讀書習武,算是為日後做些準備。

不過劉峰本著,有東西不用就是浪費的原則,毫不客氣地將他們一窩蜂的帶了出來。

“就算是不能成為什麼征戰沙場的猛將,或者治理地方的賢能....但最起碼必要的時候用來擋箭也是極好的!”

想到這裡之後,劉峰一嗓子將不遠處的遊楚叫了過來。

“如今夜不收剛剛擴招,士卒良莠不齊,很多人都還冇明白我夜不收是乾什麼的。

這麼一副懶懶散散的樣子去拜祭先祖可是不行的,你去安排一下讓玄德公的幾名義子前去暫時接手夜不收...”

遊楚聽到這話之後整個人都愣住了,看著劉峰的臉,無比鄭重的提醒道。

“他們畢竟是玄德公的義子...先生這麼做是不是有些不好...”

“混賬,你剛剛說的那叫什麼話!”劉峰臉色一沉,看著遊楚直接訓斥了起來,“夜不收雖然在我麾下,但終歸是玄德公的兵馬。

讓玄德公的義子進入夜不收,有什麼好與不好的!”

“....”遊楚看了看四周,然後將自己和劉峰在靠近幾分,“小人說的是,先生這麼對付那玄德公的義子...是不是不太好?”

“混賬話!不過就是幾個義子,有什麼好與不好的!”

“....那小人現在就去安排..”

“嗯,找些善於阿諛之人送到他們身邊,作為大漢雍州牧的義子,怎麼能夠冇點紈絝氣呢!”

“....諾!”

此時的遊楚,彷彿已經能夠看到劉峰屠刀高舉的模樣了。

而準備安排這些的遊楚似乎還聽到了劉峰在教導那位陸城侯世子兵法。

“震懾一群烏合之眾的最好辦法是什麼?

當然是找到一兩個地位頗高之人,然後殺雞儆猴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85章 再次出發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