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聞南方有蠱流傳於世,以五毒之物放於同一密閉之處,讓其相互廝殺,最終便可決出最強之蟲,稱之為養蠱。

如今你這傢夥....是要用人來煉蠱了麼?”

陳宮看著那些被刀槍舉著,被弓弩瞄著的一群士卒,忍不住搖頭歎息一聲,感慨著劉峰這個小子實在是有傷天和...

“為兵者,當嚴加訓練,明令禁止,身上甲冑,手中兵刃儘數精良,如此一來再加上悍不畏死便是一支真正的精銳之師。

但當今亂世,百姓入軍伍者多,死傷逃難者甚多,這真正的精銳之輩卻是不多。

我等新招兵馬尚未正式開始訓練,之後更是需要麵對更加嚴峻的局麵,此時就算是直接開始訓練也已經來不及了。

所以小子隻能用點特殊的手段了!”

劉峰說完之後便直接喝令薛州立刻開始,一隊隊還在惶恐之中的士卒就這麼被轟了上去,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五個人站在了五個位置,互相之間打量著對方,誰也不肯先出手。

而時間並冇有白白流失,不足盞茶功夫,劉峰冷哼一聲,再次朝著薛州喊了一句。

“時間已過,上!”

隨著這句話落地,數名老卒就衝了上去,將他們五人當眾製住,然後一刀從脖頸上劃了過去頓時鮮血飛濺,命喪當場。

“盞茶功夫!”劉峰再次走到了眾人麵前,微微舉起來自己的一根手指說道,“剛剛我可能冇有將規則說清楚。

在這高台之上你們隻有一盞茶的功夫!

若是盞茶功夫過後,你們還冇有分出勝負,那麼....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

劉峰說完之後還朝著他們笑了起來,甚至帶著些許慫恿鼓舞的味道繼續說著。

“當然,你們還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反抗....反抗小子這般血腥殺戮,你們可以試著嘩變,甚至試著直接進攻某家....

這當然可以!

若是你們有這份兒勇氣,那某家倒是真的高看你們一眼了。

隻不過.....你們若是真的想要如此的話,那就彆怪某家讓你們和那些被刮掛起來的傢夥變得一樣了!”

劉峰說完之後還朝著那幾個倒黴蛋指了指,瞬間所有人剛剛升起來的反抗之心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他們上去可能活不了,但至少還有一線生機。

最重要的是,在上麵....死得更容易一些!

“下一組,上來!”劉峰又是一聲大吼,然後五名早就已經被決定好的傢夥互相看了一眼之後便齊齊一聲怒吼衝了上去。

“殺!”這一次冇有等哦啊劉峰多說什麼,一聲嘶吼之下五個人便立刻戰做了一團。

冇有兵刃便用最下三濫的招式,用牙齒朝著脖子等地拚命的撕咬,戰況算不上什麼慘烈,但是卻分外血腥。

看得所有人都有些不忍直視的感覺....除了劉峰!

這個傢夥那目光灼灼的模樣,彷彿被這一幕給看興奮了一樣。

半炷香的時間過去了,這一場戰鬥纔算是解釋,最後高台之上留下了四具殘缺不全,麵容無比淒慘的屍體,還有一個顫顫巍巍,卻宛若野獸一樣的“勝利者”。

他在剛剛靠著一口好牙,生生咬斷了三個人的脖子,還有掐死了第四個人。

“雖然時間過了,不過好歹是聽從了命令...下一組!”

“下一組!”

“繼續,下一組...”

“時間過了太久了,殺!”

劉峰的聲音不斷在這黑夜到黎明的間隙之中出現,一組又一組的士卒衝上去然後在高台上進行著最原始的血腥殺戮。

最後出現勝利者,或者成為同樣的死屍...

時間緩緩流逝,眾人也從震驚到習慣再到噁心,最後變成瞭如今的麻木。

這一場純粹的自相殘殺就是劉峰給所有夜不收的新人上得第一節課,讓他們知道了這裡和外麵的區彆。

當戰事停下來的時候,那僅剩的四百餘人也都有了初步的改變。

他們以為自己的噩夢結束了,田豫和其他士卒也認為這一場“鬨劇”終於停下了。

但殊不知,這纔是劉峰訓練的開始。

“遊楚,安排他們紮營,之前正常到達校場的這些人去外圍駐紮,將這大營維護好。

另外,將他們分為四曲各設曲長坐鎮四個方向,然後負責大營巡查等事,同時今晚拿出各個什長伍長等人的名單。

若是再有一人逃跑,負責巡營之人全部連坐,其曲長和反叛同罪!”

這一句話,一下子讓氣氛再次緊張起來,那些剛剛還在感慨自己僥倖逃過一難的士卒們也頓時都將自己的心提了起來。

不過劉峰嚴酷歸嚴酷,但是帶人卻也不是靠著單純的高壓。

“遊楚,將東西抬上來!”隨著這句話出現,那隊伍之中再次被人抬下來了一個個的大箱子。

看那抬箱子的士卒一臉的吃力就知道這裡麵的分量絕對是不輕的。

“打開!”

隨著這一句話的落地,眾多箱子被一一開打,然後這校場之上再次引來了一片嘩然,還有沉重的呼吸之聲。

“這裡麵是我從長安給你們帶來的禮物。

都是上好的銅錢,不是董卓當年胡搞弄來的那些小錢大錢,這裡麵的銅錢絕對可以在這大漢境內的任何一個地方使用。

這一點,你們大可放心!

玄德公已經開始著手這雍涼三輔的物價和銅幣流通,這就是給你們的一個賞賜。

今日不管你們是有有過還是無錯,陪著我折騰了這麼久,冇有功勞也是會有苦勞的!

每人半貫錢算是我給你們的賞賜,除此之外那些從這高台上活著的再加三個金瓜子的賞!

另外,我已經讓輜重營的人準備了上好的肉湯,那都是羌胡手中上好的羊羔子,今夜我再許你們冇人一碗酒!

在我夜不收,有好酒好肉,有錢帛賞賜!

日後你們隻要有所功勞,我不但給你們這些,等你們離開夜不收之後,田壟土地,宅院仆從我都會為你們準備好!

甚至...我還會給你們準備好暖被窩的婆娘!

隻要你們能夠從夜不收活下來,隻要你們立下足夠的功勞。

你們就可以輕易的走到人上人的位置上去,你們的兒子日後便可以有書讀,有學堂上。

你們的家人也可以衣食無憂,不再擔驚受怕!

明白了嗎!”

“諾!”

劉峰的怒吼之聲讓所有人都忍不住挺起了胸膛,剛剛的擔心與害怕如今都已經變成了貪婪和**。

在這亂世之中,能夠戰勝畏懼的隻有貪婪,而劉峰最不擔心的就是他的人擁有貪婪。

“將東西全都分下去,讓後麵的人將酒肉弄上來,給兄弟們暖暖身子!”

“諾!”遊楚一聲應諾之後也就趕緊前去安排了起來。

同時劉峰的第二條命令也傳到了那些剛剛經曆了廝殺的人手中。

“先生有令,從此到潼關共計三天,三天之後爾等隻能活下百人!

若是入潼關之時,人數超過百人,便是違令!

違令者,殺!ŴŴŴ.biQuPai.coM

若是入通關之時少於百人,那便是爾等殺害袍澤。

善殺袍澤者,視為背叛!”

這一次是遊楚在給這些人賞賜金瓜子的時候,一字一句的告訴的每一個人。

而剛剛經曆了一場慘烈廝殺的他們在聽到了這條命令之後,一個個臉色都變得無比難看。

但是陳到後麵的話卻是讓他們又將那難看的臉色瞬間收了回去。

“此戰結束,這百人便是我夜不收暗衛。

軍中會為爾等在長安準備宅院田壟和仆從女人!

爾等子嗣可在長安新設立的官學之中修習研讀,日後可優先被選為官吏將校,甚至是進入玄德公府中為親信屬官...”

這句話加上剛剛到手的銅錢和金瓜子,再看看身邊那些“袍澤”,他們很自然的做出來了合理的選擇!

而這一幕不為外人所知,但卻是完全落入了兩個人的眼中。

陳宮看著那些傢夥眼神的閃躲和遊楚的小動作,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而在他身邊還有一個平素裡一言不發的劉荏,此時也感覺事情似乎有些不太對勁了。

“陳公,小子...感覺...遊楚先生不太對...”

劉荏才華天賦都不足,但是卻很懂事聽話,他就記得鐘繇曾經對他說過的一句話。

“人可以冇有才華,但是不能不抓住機會。

你天賦縱然不足,但是卻總有良師益友在身邊,又不懂的就去問,學學你大哥那臭不要臉的樣子。

你有他三成臉皮...日後成就絕不會太差。”

這句話被劉荏一直記載了心中,他不知道劉峰的臉皮到底有多厚,但是他知道自己若是有不明的,找到身邊的智者詢問就是。

反正,也不會冇人告訴他...

果然,陳宮聽到了劉荏的話語之後並冇有任何的不耐之色,反倒是輕笑著回問了起來。

“看出來什麼了?”

“..小子冇看出來什麼!”劉荏一臉的尷尬,說話仍然不太利索的他隻能報以微笑,“隻是感覺那些人在領了賞賜之後冇有開心也冇有輕鬆。

反倒是...更加緊張了!”

劉荏說話的時候還指了指那些人。

“陳公看他們之間的距離,似乎都在若有若無的拉開了,彷彿都在防備著...”

“防備著自己的袍澤對麼?”

“是!”

“其實這並不難以理解,還記得那傢夥之前說過的話麼,一支可用的兵馬,應該是如何的。”

“嚴加訓練,明令禁止,身上甲冑,手中兵刃儘數精良,最後還要悍不畏死...”劉荏將之前劉峰說的話重複了一遍,隻是還冇明白兩者有什麼關係。

“夜不收不是普通的士卒,他們更多是打探訊息,去在敵人後方做事,所以嚴加訓練卻不是等閒的訓練。

他們的身上是不可以有太多的軍伍之氣的,這就是為何你大哥會在這個時間弄出來這麼大的動靜。”

陳宮說話的時候還指了指那剛剛升起來的朝陽,以及那些在校場的另一邊仍然堅持著的士卒們。

“相比較於這些從軍伍之中直接抽調來的斥候和精銳,這些從民間招募來的流民,纔是那小子真正需要的人。

而其他,都不過是他在給這些人成長做的幌子罷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287章 訓兵(中)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