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979380bcbf3d28b81edb59bbc3cff4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一場彆開生麵的宴會之後,徐州開始盛行起很多新鮮玩意。

千萬不要小看一個人的天性,尤其是賭的天性。

很多人可以飯都吃不飽,但是賭桌下不來,未來如是,現在亦如是!

而劉峰的賭坊也在小沛成功開業了。

當然,這是一個“暗處”的賭坊,明麵上呂布為了徐州的生計,一連三天下了同一道命令。

“徐州境內嚴禁賭博,違者,立斬!”

用這種辦法證明那賭坊和自己冇有半點的關係。

在劉峰的建議下,這座賭坊建立在了小沛之中。

當然,這件事情也是“揹著”劉備做的。

“我說,你在小沛建立賭坊,還要揹著玄德公,你這話也就是他呂布相信!八萬!”

賭坊的雅間之中,陳登,劉峰,劉備,關羽正在麻將桌前攪動風雲。

“呂布雖然是個傻子,但是他也不信這種鬼話,彆動,碰!”

劉峰將八萬拿過來的同時還給自己換了一張牌,“不過他也不在意玄德公信不信,反正這件事情明麵上和他沒關係不就行了,畢竟最後錢還是給的他。”

“...小兄弟這斂財之法的確奇特,隻不過這麼做會不會有損...”劉備還是有些許的擔心,畢竟賭可不是什麼好事情。

“損什麼?陰德麼?”劉峰冷笑一聲,“玄德公莫不是真以為這賭坊就隻是一個賭坊?”

“...難不成這裡還有什麼其他的手段不成?”劉備猛地一驚,然後看著下麵那熱鬨的景象,還有如同花蝴蝶一樣四處穿插的姑娘們,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我說的不是那些女人,玄德公注意你的坐姿...”

“咳咳咳....咳咳...”

這座小小的賭坊之中,有劉峰安排木匠打造的牌桌,太師椅,上號的皮裘墊子,還有各種精巧的小玩意和美食。

這些都是增加樂趣和賭坊的逼格,至於那些陪在賭客身邊的女人...

“亂世之中不知道多少女子成了寡婦,她們冇有男人,也冇有生計,大多數都會...都會做一些見不得人的事情換取活下去的米糧。

今日你用這些賭坊將那些姑娘聚集在一起,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一旁的關羽倒是給劉峰找了一個好理由,不過很明顯劉峰不領情。

“你想多了,就是有幾個好看的娘們在身邊,這群人容易賭的大!”

“....”

“叔至親自守在了外麵,這裡冇人能夠聽到咱們的話,小兄弟想說什麼,大可不必遮掩!”

沉靜了一下心態並且調整了坐姿的劉備再次變得肅然起來。

“嗯....我胡了!”劉峰把牌猛地一推,“清一色二十四番,給錢給錢!”

陳登:“....”

劉備:“....”

關羽:“...你等等,最後一張五萬我扔出去了,你上哪兒弄來的五萬清一色去!信不信我砍了你的爪子!”

陳登:“.....”

劉備:“.....”

“咳咳,那個咱們說回剛剛的話題啊,剛剛玄德公問什麼來著?”

“二弟說要砍了你!”

“.....”

一盞茶之後,陳到帶人清理好一地的狼藉,順帶給劉峰拿了一顆煮熟的雞蛋捂眼睛,幾個人再次落座。

“咳咳..”捂著一隻烏青眼的劉峰一陣咳嗽緩解尷尬,“玄德公到現在還冇想明白這賭坊的目的麼?”

“小兄弟,我二弟的刀還冇收回去呢!”

“....你們這樣冇朋友!”

“我們兜裡的錢不配有你這種朋友!”

“....”

“快說吧,要不然另一隻眼睛也保不住了!”

“這賭坊最終盈利幾何並不重要,或許在那呂布眼中,他每個月都能夠收到足夠的錢帛和各種珠寶玉器。

但這些東西,說實話隻是徐州的那些世家故意給他的罷了!”

“故意給他?”

“這小小賭坊哪裡會讓整個徐州的權貴豪富都蜂擁而來,他們難不成是傻子嘛?”劉峰一聲冷笑,“若是一介冇什麼本事的平民百姓被這賭桌眯了眼睛,那正常。

若是一個小商小販,一個暴發戶被這新奇的玩法迷了眼睛,這也正常。

若是這徐州的權貴都被吸引了,那第一個不乾的就是各個家族的掌權之人,他們會不惜一切代價毀了這個地方!

因為這裡不毀了,他們的家族就毀了!”

“嗯...有幾分道理。”

“玄德公要記住,這賭坊之事一個工具,一個掩蓋真正目的的幌子!”

“真正目的?”

“這賭場用什麼結算錢財?”

“籌碼!”劉備若有所悟,“當初小兄弟為了方便結算,專門定製了一批無比精巧的籌碼用於這賭坊的結算和兌換。

每個賭客用自己的戶籍或者路引便可以註冊屬於自己的賬戶,然後用錢帛和各種器物換取籌碼。

最後離開的時候用籌碼兌換出來相應的錢財或者器物,每次單算,概不留用...”

“正是,玄德公領悟出來些許東西了麼?”

“這...若有所悟,卻抓不到根基何在啊。”

“那我就再告訴玄德公另一件事情,因為當今天下這銅幣成色不一,所以呂布在數日之前同樣釋出了另一條命令!”

“你是說銅票和錢莊?”

“徐州開始盛行銅票,錢帛存入,換取銅票,然後銅票就可以代替錢帛進行大宗買賣。

隨存隨取,十分方便...”

“可一旦出現仿造,便會有大危險!”一旁的關羽突然打斷了劉峰,看得出來這傢夥最近進步的確不小。

“冇有仿造的時間,因為這東西存在不了太久的!”劉峰冷笑,“關二爺看到的是仿造的問題,但你卻冇發現這裡麵最大的漏洞!”

“什麼漏洞?”

“這銅票說到底不過就是一張紙罷了,他之所以有這等用處完全是因為這張紙所代表的信用!”

“嗯?”

“這裡麵其實有一個很大的陷阱,那就是錢莊和賭坊的聯動。

這賭坊也是一個地下的錢莊,難道你們還冇發現麼?

他錢莊能做的事情,我賭坊同樣能做,而且更加的隱蔽,因為賬目隻有我們自己知道!”

“這是自然,便是呂布每月查賬,他所看到的也是我們讓他看到的。”

“這問題就來了,我們的賭客可以用他們徐州的戶籍去註冊一個屬於自己的賬戶並且存入大量的錢財,方便取用賭博。

那麼其他人是不是也可以如此做?”

“當然,其他州府之人若是用路引和戶籍也可以註冊一個賬戶,這有什麼問題?”

“如果這兩個人是一個人呢?”

“什麼?”劉備和關羽都是一愣,冇有聽明白。

而一旁的陳登則是長長的歎息一聲,心中感慨這小子當真禍國殃民。

“我是說,如果徐州用戶籍註冊的賭客和兗州戶籍註冊的賭客是一個人,那會變成什麼樣子?”

“不可能!”劉備哈哈一笑,“一個人怎麼可能擁有兩個不同地方的戶籍,那官府豈不是成了傻子!”

“可能!完全可能!”陳登一聲歎息將最新的訊息拿了出來,“就在半個月前,兗州曹孟德也同時釋出了自己的政令,在兗州成立錢莊。

與此同時也釋出了另一條政令,隻要想兗州官衙捐贈一萬錢便可以獲得兗州臨時的戶籍方便自己落戶和臨時居住。

所以我隻需要讓人在兗州繳納一萬錢便可以實際擁有兩重戶籍,當然這最終還是會銷去一個。

可這兩重戶籍我完全可以完成錢財的替換。

就在昨天,我用徐州的戶籍存入賭坊三百萬錢,並且用兗州的戶籍以籌碼的方式將這份兒錢取走並且送入兗州錢莊。

雖然交了十萬錢的手續費給呂布吧....

但這件事情彆說呂布了,便是玄德公這位真正的幕後之人,也是冇有發現吧!”

說話間,陳登還拿出來了自己的兩份戶籍證明和兩張全額存入取現的證明,就這麼放在了三人的麵前。

劉備看著這一幕足足呆愣了半天,甚至讓陳到立刻將賬簿取出來,可找了半天才勉強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出來。

“你....”

“這種事情不隻是我在做,整個徐州的世家都在做,那些錢差不多已經到兗州了。”

“這...這...無聲無息的將錢財轉走,從此你們在徐州留下的就是一個空殼子...若是徐州生變..”

“若是徐州出現了變故,我隻需要人走了,那就徹底的走了。”

“可他曹孟德難不成就這麼值得你們信任?”劉備有些接受不了,不過這個問題,劉峰給了他回答。

“因為他們知道,曹孟德差錢也不會吃相這麼難看!

他要的是天下,不是這點區區錢財,他可以選擇去挖死人的錢,也不會抄自己手下的家。

這就是他的規矩。

所以曹孟德不但會極力配合,甚至還會給他們很多好處,從而挖空徐州!

話說能一眼看穿我留下的漏洞,曹孟德麾下哪個傢夥這麼會玩?”

“最近鄭玄公有一個高徒投效曹公,名喚棗祇,據說出手的就是他!”

“嗯...回頭得用陳家的名義找幾個刺客,弄死他!”

“....”

【作者有話說】

三國兩大經濟人才。

棗祇,劉巴,有興趣的可以去瞭解一下。

另外,這個換錢的套路並不是現在纔有的,在錢莊和交子這種東西出現的第一時間,這套玩法就有了。BIqupai.c0m

宋人玩得老歡樂了。

不要小看了古人的智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30章 斂財之策(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