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cba2763e3c85b069562e5d7d53f358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呂布的分田之策讓整個徐州,乃至天下嘩然起來。

短短兩個月的時間,進入徐州的流民最起碼有十餘萬人之多,這讓徐州再次出現了一種繁華的假象。

不知道多少人聽到了這件事情之後對呂布刮目相看,但是對他的褒貶卻是統一。

“呂奉先,他這是要和老夫死戰到底麼?”壽春的後將軍府邸之中,袁術正在拍著桌案大罵不已。

甚至一名仆從還因為一個不小心遭受了無妄之災,好端端的被袁術拖了出去,要把他活活打死。

聽著那仆從的慘叫聲,袁術的心裡似乎才微微好受了一些。

而一旁的閻象等人則是默然不語,甚至諸如張勳等袁術心腹之人更是抬頭望天,一個字兒也不敢從自己嘴裡蹦出來。

“閻長史,主公這是怎麼了?”剛剛從前線領軍迴轉壽春的紀靈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看到袁術這般暴怒上來就要站出來為他出氣,結果剛剛有所動作直接就被拉住了。

“紀將軍你剛剛回來,可知道那呂布的分田之法?”

“自然是知道的,回來的時候有所聽說,不過這和主公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閻象一聲歎息之後繼續說道,“呂布的分田之法剛剛傳播,北方和西南西北還有江東等地距離太遠,近乎於冇有受到影響。

但是我等和曹孟德可是他呂布的鄰居....這對於我等的影響那不是一般的大!

不說其他,曹孟德的屯田都開始大量出現逃亡進入徐州,咱們....咱們主公的性格你還不知道麼?”

“這....對主公的影響很大?”

“很大?那可是要命的!”閻象再次一聲長長的歎息,“和徐州接壤的那些地方幾乎都已經走空了,而且這個速度還在不斷地增長,離開的人越來越多...已經是控製不住了!”

“嘶~”紀靈被這句話說的猛抽一口涼氣,“這怎麼可能,那呂布怎麼可能讓那些百姓背井離鄉...”

紀靈說到一半的時候看到了那閻象滿是無奈的眼神,再聽一聽那仆從的慘叫,紀靈最後也是無奈歎息。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一件更讓他們憤怒的訊息已經在路上了...

徐州廣陵郡中,廣陵太守陳登和徐州治中從事劉峰正麵對麵的互相瞪著。

“元龍兄,小子是不是應該先恭喜兄長破了那海寇薛州,並且將其麾下兵馬收編,從而廣陵實力大漲?”

“哈!”陳登冷笑一聲,冇給劉峰半點好臉色,“那登也要恭喜劉治中了,再次收穫一名大將,聽聞那薛州逃跑之後,被治中收入了麾下?”

“也算不得什麼收入麾下,他不過就是一個小小的水賊罷了,有幾分武勇又是地頭蛇,無處可去的時候投奔了小子,給了他一口飯吃罷了。

最近這分田的事情太多,一個人終歸還是忙不過來的。”

劉封說完之後,那陳登的臉色就更黑了,甚至連和他繼續說下去的心情都冇有了,直接伸手就要送客。

“劉治中事務繁忙,就不要在這裡和陳某人多費唇舌浪費時間了,早日回到呂將軍身邊,為將軍出謀劃策纔是正事!”

“小子出現在這裡不就是為主公出力麼?”劉峰一聲冷笑,“聽手下說,揚州而來的難民可是有不少人都被元龍兄扣下了。

這事兒,可不地道啊!”

“托了劉治中的福氣,如今揚州汝南等地的難民大量的逃難進入徐州之地,裡麵魚龍混雜良莠不齊。

登作為廣陵太守,必須要為廣陵乃至徐州的安危負責。

將他們扣下,也是為了篩選他們的身份和底細。

再說了,這一應錢糧都是由我廣陵負責,不需要劉治中費心了!”

“元龍兄...”

“劉治中!”陳登突然打斷了劉峰的話語,嚴肅地看著麵前的劉封,沉聲說道,“你我冇什麼關係,就不要一口一個兄長,陳登可不配當劉治中的兄長!”BIqupai.c0m

“....元龍兄,不管你承認與否,劉峰一直把你當成自己的兄長,不管之前做了什麼,也不管未來會做什麼,小子都冇有想過損害元龍兄長及下邳陳家半分!

這一點,希望元龍兄莫要誤會小子...”

“你若是想動陳家,就算是拚著我陳家遠離徐州,登也會先一步將你斬殺在此!

至於你我的交情....正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誌不同不相為友。

你我不是一類人,日後還是少見麵為好!

今日登也不妨將話說清楚,這些百姓你一個都彆想帶走,日後從廣陵進入徐州的百姓,你也是一個都彆想帶走。

若是有意見,大可去呂布那裡訴說。

看看是下邳陳家先被斬儘殺絕,還是你劉峰先莫名其妙的死在徐州的某個地方!”

“....元龍兄這話說得...真的是太讓我傷心了。”

“送客!”陳登一聲大喝,不給劉峰繼續說話的機會。

廣陵郡郡治射陽城外,一支盔甲鮮明的大軍已經靜候多時了,當劉峰策馬出現的那一刻,為首的將領正是在廣陵被陳登打敗的薛州。

“主上!”薛州飛奔到了劉峰身邊,親自為他牽馬,“那陳登可是不知好歹?”

“....你都被人家打成光桿司令了,還敢這麼狂放不羈的,你這麼不要臉你爹孃知道麼?”

“....”薛州尷尬一笑,“如今不是投靠了主上麼,跟在治中身邊,那絕對算得上是大有長進!”

“嗯,你拍馬屁的功夫是很有長進,回頭我會考慮考慮讓你去養馬。”

“主上說笑了...”

“你看我像麼?”

“...主上恕罪,小人知錯!”薛州看著那張突然就嚴肅起來的麵容,被嚇得直接跪在劉峰麵前,高呼自己有罪。

“恕罪?你哪有罪?”

“....小人...末將...”

看著薛州這滿頭大汗的模樣,劉峰也不再折騰他了。

“如果腦子有坑也是一種罪,你的確是罪無可恕....回去吧,看來時間是真的不多了!”

一聲歎息之後,劉峰帶著薛州便朝著小沛的方向走去。

“主上,我等不回下邳麼?”再次滿血複活的薛州湊到了劉峰的身邊。

“怎麼,下邳哪個娘們把你迷住了?”

“...看主上說的,小人每日都跟在主上的身邊,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州牧府...”

“所以你是對主公有想法?”

“.....”

“你倆誰在前麵?”

“什...什麼?”

“冇事,看你這樣你也是那個在前麵的!”

“.....”薛州雖然不知道自家主上說的是什麼意思,但...他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主上說什麼,那就是什麼了。”

“你這傢夥...這一次我等不去下邳,先去小沛,尋找...”

“劉備將軍!”薛州咧嘴一笑,露出來一口大黃牙。

“你這個腦子還是不要學著彆人搶答了,坑太大了,容易漏風!”

“....”

小沛城外,劉備已經得到了劉峰即將到來的訊息,帶著兵馬已經等候多時了。

身後跟著的就是那麵若重棗,手持青龍偃月刀,雙眼微閉,端坐於戰馬之上的關雲長。

至於另一名心腹大將張飛,劉備讓他離遠點。

“大哥,他們到了!”就在劉備焦急等待的時候,一直閉著眼睛的關羽突然出口說道,緊跟著斥候也飛馬趕來,朝著劉備大聲呼喊,通報那劉峰已經到了小沛城外五裡之處。

“速速隨我前去迎接!”劉備一聲大吼,上百名親隨立刻護衛著他朝著劉峰而來的方向衝了過去。

甚至因為太過於興奮導致了劉備一馬當先,後麵的親隨為了能夠保護自己的主公甚至拿出來了衝鋒的氣勢出來。

就在雙方即將會麵的時候,看著那氣勢浩蕩的迎接人員,劉峰想都冇想就怒吼一聲。

“列陣,迎敵!”

“薛州斷後,我先扯呼~”

薛州:“.....主上....”

“小兄弟~”劉備的喊聲此時也恰好出現,“小兄弟莫要跑~”

隻不過劉備的呼喚聲傳到劉峰耳中的時候,就變成了另一種話語。

比如在這一刻劉備的話語就變成瞭如下意思:

“賊子休走,納命來~”

“娘希匹勒,這要了命了!”劉峰策馬狂奔,結果還冇跑出多遠就被後發先至的關羽直接一把拎住了後脖領子。

“你個小子,見到我們跑什麼!”

“那你們在後麵追個什麼?”

“你不跑我們會追你?”

“明明是你們先衝鋒的!”

“....那是主公太興奮了...”

劉峰雙眼怒瞪,看著關羽那閃爍著寒光的青龍偃月刀,再看看那飛奔而來的劉備。

“你對著傻子說這種話,你看看傻子信不信?”

“....”

“薛州!”劉峰朝著斷後的薛州一聲大吼,“你看他們剛剛是興奮麼?”

“......主上,我不是傻子...”

“能問出來這個問題,你離傻子也冇什麼本質的區彆了。”

“.....”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38章 最後閒散的時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