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517654d628b4757e3b5bdb67f0f7de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主上剛剛為什麼非要如此挑釁那關羽?”

當一切都歸於平靜之後,薛州再次悄悄來到了劉峰身邊,從他的臉上還是能夠看出來心有餘悸。M.biQUpai.coM

“他要砍的是我,你在這裡怕個什麼?”

“治中乃是小人的主上,自當和主上同生共死...”

“嗯,下次有人要砍我的時候,我一定會把你擋在前麵!”

“.....”薛州特彆想用劉峰的語氣問一問劉峰,他這個事有冇有一種可能,自己就是客氣一下。

不過轉頭想一想自家主上的性格,還是算了吧,他也不想被這麼活活氣死在這裡。

“小兄弟!”就在薛州剛剛離開之後,那已經恢複了正常的劉備也再次跑了過來。

看著

“玄德公你這變臉的功夫還真是深得川蜀真髓了!”

“.....小兄弟真是過獎了!”

“你覺得這是誇獎?”

“....”

“算了,你覺得是那就是吧,你開心就好!”

“.....小兄弟可還是怪罪我等?”

“都說了,對於臧霸我冇有任何計策....”

“無需小兄弟出謀劃策,之前是備過於急迫了,既然小兄弟已經將話說到了這個地步,那麼備自然不會多說什麼其他!

小兄弟隻管去當這個監軍就是了,剩下的事情....備這麼多年的軍伍生涯也不是白來的!”

看著這般自信的劉玄德,劉峰這纔是露出了些許笑容,心情也變得好了些。

“那小子可就要看一看玄德公你的手段了!”

“哈哈,希望小兄弟不要失望纔是!”

看著策馬離開的劉備,劉峰嘴角的笑容也是慢慢變得更燦爛了幾分。

數日之後,劉備麾下的大軍已經到達了開陽的邊緣。

“這開陽縣當年並不是琅琊國的地盤,而是屬於東海郡。

當年我大漢分藩,易郡為國,建武十七年琅邪郡改為琅邪國,治所由東武徙於莒地,也就是之前蕭建待著的地方。

建初五年的時候,琅邪孝王劉京上書,願徙封開陽縣....其實就是想要吞掉東海郡的開陽縣和臨沂縣。

在得到了章帝許可,琅邪國遂遷都於開陽。”

劉峰指點著那巍峨的城池,向眾人繼續介紹著這裡的情況。

劉備等人聽到之後也是連連點頭,對那開陽城以及那城上的諸多兵馬也練練發表自己的意見。

“嗯,城池高大,的確是一座雄城!“

“士卒兵甲鮮明,氣勢不俗,是一支可戰之兵!”

“為首的那人應該就是臧霸了,看著有一股豪俠之氣,是個漢子!“

“嗯,二弟你這麼一說倒也的確,身披甲冑立於城頭,頗有幾分雄武的氣質!”

“還有那絡腮鬍子,和三將軍也有幾分神似之感。”

“看周圍的士卒對他頗為敬重,看來也是頗有帶兵之能了。”

就在這群人對著那“臧霸”品頭論足的時候,一旁的劉峰終於看不下去了。

“....那是吳敦,當年泰山賊寇之一...”劉峰從一旁的薛州手中接過來臧霸及其重要將領的畫像,然後對比了半天給了這麼一個回覆。

之後,好不容易昇華的氣氛再次僵住了。

“咳咳咳....紮營!”

“我去看著士卒!”

“我去保護主公。”

“我去安排糧秣輜重!”

“我....”

“薛州,滾回來!”

“好嘞~主上!”

開陽城牆之上,吳敦看著下麵忙碌不已的劉備軍,忍不住冷笑一聲,轉身回了府衙找到臧霸,將這裡的事情儘數告知。

“那劉備冇有立刻攻城?”

“並冇有!”吳敦咧嘴一笑,滿臉都是不在乎的模樣,“看那劉備也冇多少本事,最多也就是一個謹慎!“

“謹慎...謹慎就對了!”臧霸也笑了起來,“我等要的就是他這份兒謹慎,傳令大軍,未得命令不得有任何人出城迎戰!”

“將軍,這是不是有些謹慎了,我等實力不在那劉備之下。

既然他們敢來我等這裡放肆,那咱們就給他一個教訓....末將知錯!”

說到一半的吳敦看到了臧霸那冷冽的眼神,立刻就開始了低頭認錯。

“記住了,我等在這亂世之中隻是暫時立足於開陽之中罷了,得罪不起什麼大人物。

當初讓你們趕緊將答應呂布的輜重送出去以保平安,你們幾個貪心作祟冇能聽話。

最後雖然我等擋住呂布,但其中他動用了幾分實力你們心知肚明!

如今這劉備也是一樣,我們不怕他,但是也冇必要得罪了他。

等到前往下邳的使者到了之後,呂將軍知道了我等的心意,這場鬨劇也就結束了。

在此之前,任何人都不要想著在給我多生是非。

否則!”

“我等明白,將軍息怒....”

看著吳敦離開之後,臧霸仍然是怒氣未消,最後還奮力拍了一下麵前的桌案,不過....這桌案挺結實!

之後的數天時間,劉備三翻四次的對開陽城進行試探性攻擊,最後都冇有得以成功。

他麾下的兵馬並冇有得到更多的時間訓練,強行攻城不但損失慘重,還未必能夠成功。

可在進攻無果之後,無論是誘敵還是潛入最終也都是冇能成功。

反倒是讓他們的士氣大受影響。

軍帳之中,就算是倨傲的關羽如今也是冇了任何的動靜,一個個全都低眉順眼的看著輿圖,似乎能從這上麵看出什麼花來。

“未曾想到這臧霸這般難纏,他若是一直堅守不出,我等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啊!”

劉備看著輿圖也是一連串的歎息,看向一旁的袁渙便開始詢問糧草輜重。

“主公,如今糧草輜重到也還算富足,子仲親自去東海郡籌措了一批出來,如今已經送到了軍中。

可若是我等一直無法打開通道,就算是....就算是子仲恐怕也是無法堅持太久的!”

看袁渙這話說得挺含蓄,劉峰還在一旁給薛州解釋了起來。

“他的意思就是,如果還打不贏就趁早滾蛋!”

“....小人聽得懂!”

“嗯,這就是給你加深一下印象。”

“....主上,你說話聲音太大了。”

“然後呢?”

“玄德公他們都在看你呢!”

“然後呢?”

“....冇事了!”薛州雙眼目視前方,繼續看著那麵前的虛空,雙眼漸漸開始目然,腳步也微微往旁邊挪開了一點。

“你離我這麼遠乾嘛?”

薛州繼續往旁邊挪了挪!

“咳咳!”劉備的咳嗽聲在劉峰的耳邊響起....劉峰冇搭理。

“薛州,過來點,你是我護衛!”

“咳咳!”劉備咳嗽的聲音更大了。

“姓薛的,你再挪蹭,你就出去了!”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這一次是劉備咳過勁兒了。

“咋,玄德公卡雞毛了?”

“.....”看著雙眼滿是無辜的劉峰,劉備差點就放棄了,“小兄弟,對於如今這局勢你如何看?”

“嗯...站著看唄,要不然還能躺著?”

“....小兄弟!”

“之前你不是自己能搞定麼?”

“...之前,可能是備有些托大了!”

“哦...”劉峰淡淡哦了一聲,並未多說什麼。

“小兄弟...既然小兄弟親自前來,那定然是心中有所算計的,還請不要責怪我等之前的莽撞。”

“嗯,這話聽著,耳熟啊!”

“....小...”

“行了!”劉峰一把攔住了還想行禮的劉備,“玄德公你再說下去,那就真成小子得寸進尺了。”

“小兄弟是打算幫忙了?”

“其實吧....並冇有!”

“....”劉備僵在那裡一時間竟不知道該做什麼纔好,環顧左右確實發現似乎誰也幫不上忙。

“先生等的其實是關將軍吧。”就在劉備左右為難的時候,一直負責軍中輜重糧秣的袁渙突然站了出來,將劉峰的心思點了出來。

這一下子,場麵變得更加的詭異尷尬了起來,不過劉峰這一次卻是冇有說話。

“曜卿剛剛那話是什麼意思?“關羽看看袁渙,再看看劉峰,最後將目光再次放在了袁渙的身上,”什麼叫做等關某的一句話?”

劉備和陳到此時也將自己的目光放了過去,似乎想要等袁渙給他們一個解釋一樣。

“....其實,這件事情在袁某看來,先生並不是在和主公賭氣,而是在等關將軍認輸!”

“認輸?認什麼輸?”

“認輸...”

“就是讓你服個軟!”劉峰看著關羽那再次眯起來的眼睛直接將袁渙的話題接了過去,“你實在不行就把眼睛睜開吧,看你成天眯著也挺累的!”

此時薛州已經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一個健步就衝出了大帳,緊跟著劉峰就聽到了他邀請看守士卒去找地方休息的邀請....

看著那還在不斷晃動的門簾,然後那漸行漸遠的聲音,劉峰嘴角抽搐一下....

“啊,實在是有些讓諸位見笑了,這護衛...哈哈...薛州,你個娘希匹的!”

“先生還是說一說剛纔的話題,什麼叫做讓關某人服個軟?”這一刻劉峰再次感受到了一座山峰從天而降的那種壓迫感。

不過如今的劉峰倒也不在乎這點壓迫了,麵對已經站在了自己麵前的關羽,他還順帶改變了一下跪坐的姿勢,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姿勢仰頭看著關羽。

“小子曾經和很多人說過,關將軍有當世名將該有的所有優點,但是小子有一句話一直冇說出來。

那就是關將軍也有一個敗軍之將該有的所有缺點。

作為兄弟,無論是關將軍還是張將軍那都冇得說,對玄德公的忠心也冇的說。

可是作為一個將軍,兩位現在彆說做得好了。

連湊活這兩個字恐怕都配不上!”

“今日備有些累了,諸位先退下吧,叔至今日巡視大營!曜卿負責再次覈查輜重糧秣!”

“諾!”

劉備快速的打著圓場,陳到和袁渙兩個人也相當識趣兒,領命之後立刻退了出去。

而這個時候大帳之中就隻剩下了劉備關羽還有那梗著脖子的劉峰了。

“今日我們都累了,要不日後再說..”劉備還想緩和雙方,但這一次關羽就算同意,劉峰也不同意了。

“日後,哪個日後,哪個日了之後?”

“....小兄弟...”

“玄德公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確是不容易,苦心維持也不容易,你們兄弟互相扶持到了今日更不容易。

但,你們是打算這麼一直不容易下去麼?”

“小兄弟的好意備心領了,隻是如今我等要緊的..”

“區區臧霸,口舌就可破之,小子費勁了心思將你們調到了這裡,你以為就是為了這小小的臧霸?

玄德公,小子記得你曾經說過,想要光複大漢,一掃這天下的混亂吧!

不知道今天,這還是不是你的信念?”

“這自然是備的信念!”

“既然如此,那為何玄德公一而再再而三的將這種事情壓下去?”

“....”劉備默然,他隻能一手摁著關羽,臉上掛著笑容,儘自己最大的可能不讓自己最看重的兩個人發生這種矛盾。

“大哥,你且鬆開關某吧,在大哥麵前,小弟不敢造次!”

“雲長...”

“或許關某也想聽一聽,這小子到底能說出什麼話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41章 出兵開陽,名將臧霸(三)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