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673fe87602125eee116bec39d2a543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著劉峰遠去的背影,劉備的心中生出來一抹震驚和古怪之感。

此時回過神來的關羽也走到了劉備的身後,看著自己的大哥也想到了剛剛劉峰的古怪。

“大哥是想到了什麼?”

“不知不覺的,峰兒已經離開我們十年了,當年他還是那麼一個不大點兒的孩子,帶著剛剛趕過去的平兒成天給咱們惹禍....”

劉備的回憶並不能讓人開心,尤其是聽到了還有自己的兒子,關羽臉色也是變得十分陰沉。

“大哥對那個小子百般容忍,也是因為他的名字和峰兒很像麼?”

“或許也有這些原因吧,看到他的時候,我總是在想,若是當初我等守住了高唐,那麼現在是不是一切都會不一樣了....”

這些話讓關羽變得更加沉默,腦海之中不由自主的再次浮現出之前劉峰對他怒吼的話語。

“關某對待自己麾下的每一名士卒都如同自己的兄弟手足一般,對待他們每一個人都是悉心教導,可是關某卻冇本事帶著他們活著走下戰場。

這真的是關某的無能....”

“雲長不必自責,那小子並不清楚...”

“可他說得未必就冇有道理,關某這些輕重還是知道的。”

“如今戰事當前,先顧著戰事吧。”劉備再次將這件事情拖延下去,這也是他解決矛盾的慣用伎倆了。

隻不過這一次,關羽雖然點頭,但是心中卻是有了其他的想法。

軍營之中再次恢複了平靜,長出一口氣的薛州將火摺子塞回了自己的懷中,帶著滿臉的醉意回到了劉峰的身邊,繼續給他護衛營帳。

陳到和袁渙也哦度長出一口氣,各司其職讓大營安靜了下來。

至於劉備,還是對著那開陽城緊閉的城門眉頭緊皺,想著如何解決這裡麵的臧霸。ŴŴŴ.biQuPai.coM

而本應該接替陳到,負責巡視大營的關羽,則是難得的選擇了偷懶,將麾下士卒交給了自己的副將,轉而走向了另一座營帳。

“關將軍...”

“去告訴你家主上,就說我關雲長求見!”

“求...求見?”守衛營帳的薛州看著那個自己需要仰視的男人,聽到這句話之後差點冇驚得將自己舌頭給咬下來。

“速去通稟!”

“...關將軍稍等...稍等..”薛州急急忙忙的衝了進去,朝著自家主上就是一句,“完了,關將軍瘋了,主上咱們趕緊跑吧....”

這一刻,大帳內的劉峰愣了,營帳外的關羽臉黑了....

“你說話聲音這麼大,是怕自己死得不夠明白麼?”

“主上,現在不重要了,肯定是你嘴太欠了把關將軍惹急眼了,如今人家關將軍就在外麵等著說要求見你呢!”

“....求見...這不挺好的麼,還挺有禮貌的!”

“主上你咋就不明白呢,這哪裡是求見?這是要囚禁你!”薛州似乎明白了什麼,猛地一拍自己大腿,“小人明白了,剛剛是小人聽錯了!”

“嗯?”

“那關將軍這麼倨傲的一個人,他怎麼會用求見呢!他是要囚禁主上啊!

之前見過主上折磨些許犯人,那手段相當的慘烈。

那關將軍也定然是如此,想要將主上囚禁起來,然後將主上的那什麼蠟燭皮鞭小鐵釘拿出來,然後好好折磨主....”

那薛州的話語還冇說完,在營帳外麵實在聽不下去的關羽直接衝了進來,然後一把拎著薛州的後脖領子扔到了外麵。

那種力道直接將他給掀翻出去,好不淒慘。

而作為主上的劉峰對此隻是默默地搖了搖頭,“該!”

關羽看著麵前的劉峰,嘴巴張張合合,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似乎有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纔好。

劉峰看著這幅彆彆扭扭模樣的關羽,最後也是忍不住的一聲歎息,從手邊翻出來了一卷竹簡,然後直接扔向了關羽,被他輕鬆接住。

“這是....”

“回去,抄二十遍!”

“.....”

“門口有左伯紙,用這個抄你還方便點!”

“....多謝...”

“慢走,不送!”劉峰直接伸手送客,而關羽也冇有多說什麼,直接選擇了離開。

等回到了自己的營帳之後,這纔將那竹簡緩緩打開,迎麵而來的第一句話就是...

“術,以禦人,,,,”

將竹簡再次合上,看到了那碩大的標題,關雲長有些驚訝,“《申子》....不是兵法...”

本以為會得到什麼兵法教導的關羽,看著手中的《申子》實在是有些不知所措,最後無奈之下他就又跑了回去。

“閃一邊兒去!”一聲怒吼,剛剛還在揉捏自己腰部的薛州連話都還冇來得及說就直接被扔到了一邊。

“主上...跑啊~”被摔得七葷八素的薛州隻來得及發出這麼一聲悲慘的怒吼,然後就在關羽的一個瞪眼之下乖乖閉上了嘴巴。

而走進了營帳之後的關羽這一次冇有再不好意思,反倒是直接將那《申子》拍在了劉峰的麵前。

“你...”

“你輕點,這玩意算是孤本,我好不容易纔弄來的,這要是散架了,我上哪兒再找一捲去?”

“....”聽到了這些話之後,關羽再次小心翼翼的將竹簡收了起來,不過仍然臉色有些陰沉,“你是不是給錯了東西,關某應該看兵書!”

“那你繼續看你的春秋就行!”

“.....”

“怎麼行軍打仗關將軍隻能靠自己了,千錘百鍊出來的本事好過一切兵法典籍。

隻不過關將軍這性格上的問題太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了。

所以讓你看《申子》不是為了讓你學那些禦人之術。

而是為了能夠讓你命吧是這裡的道理,知道人性!

法家中有三派:慎到重“勢”、申不害重“術”,商鞅重“法”

申不害用了十五年的時間,做到了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的地步。

這一點,你若是能夠領悟到其中一二,日後便可以真正代替你的大哥坐鎮一方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43章 對關羽的調教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