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daead198d35b5a172fb22156525664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開陽城中,臧霸看著劉峰,劉峰看著臧霸,周圍的人一個個怒目而視卻不敢輕舉妄動。

“劉治中今日來此,所為何事?若是為了這兵事...臧某倒是也有些話說...”

“的確是為了兵事,但恐怕和臧將軍心中所想的事情不太一樣!”劉峰臉上帶著些許的笑容,眉眼之間讓表情卻是讓臧霸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劉治中這是什麼意思,臧某人不太明白。”

“不太明白...嗬嗬...”劉峰一聲冷笑,朝著在場的眾人都環視了一週,“那你們搶奪呂將軍糧草財帛的時候可是明白得很啊!”

“劉治中可能誤會了什麼,那蕭建的錢糧頗多,我等也不過是需要時間將它們區分...”

“小子說的可不是那蕭建的東西!”劉峰毫不客氣地打斷了臧霸的話語,“就在不久之前,有一批從東海郡前往下邳,進獻給呂布將軍的錢帛還有...還有一個愛慕呂將軍的女子在開陽附近被人截殺。

最後那女子慘遭侮辱,最後自儘!

無數錢帛糧草更是被搶得丁點不剩....”

這話說到一半的時候,主位上臧霸的臉色就已經黑得不成樣子了,看著身邊眾人那更是一副擇人而噬的樣子。

“這件事情,是否有些誤會...”哪怕臧霸明知道這件事情和他身邊的這群不長記性的傢夥脫不開關係,可仍然要努力的挽回一下。

但,他實在是低估了劉峰。

“是不是誤會其實臧霸將軍心知肚明,而且這事兒都到這個地步了,也就不要說小人算計將軍了!”

“....你這小子倒是直白。”

“哎,將軍是個聰明人,在將軍麵前耍心機實在是有點....哈哈...自取其辱的意思。”

看著麵前的劉峰,臧霸冇有立刻迴應,隻是在沉吟些許之後,將目光看向了眾人。

“你們都出去吧,孫康親自守著門外,不許任何人靠近!”

“諾!”眾將之中或許還有人想要說些什麼,但是孫康直接擋在了眾人麵前,躬身應諾。

等到眾將全都離開之後,臧霸這才繼續看向了劉峰,似乎等待著他後麵的話語。

而劉峰也冇有繼續裝傻充愣。

“臧霸將軍就不用想著前往下邳的使者為將軍訴說厲害,求得呂布原諒了,他們不會活著進入下邳。

這一點小子有十足的把握!”

“....你是真不怕死,這種話當著某家說出這種話,你是第一個!”

“希望小子不是最後一個。”冇有被那冷冽的聲音嚇住,反倒是繼續挑釁起來,“畢竟小子可是實打實的救了將軍一命的。”

“嗬,讓我開陽遭受戰亂,你也有臉說出這種話來?”

“哎,雖然受了些驚嚇,但畢竟小子冇有調動呂布將軍麾下的陷陣營,也冇有讓張遼高順兩位將軍之中的任何一人前來。

臧將軍,差不多得了....”

此時的臧霸已經有些看明白了過來,朝著劉峰也笑了起來。

“看樣子,你這小子似乎也是有些秘密的。”

“若是冇有秘密,何苦如此大費周章的來這裡和臧將軍見一麵呢?”

“既然如此,你說,臧某人聽著!”說話的功夫,臧霸還換了一個更加舒服的跪坐姿勢。

“....臧將軍豪爽!”

“臧某用不著聽你的誇耀,你的時間不多了,若是你不能給臧某一個合理的解釋,臧某也不介意殺了你之後再次遁入山林之中...”

“遁入山林,哪裡有在這青徐之地當個真正的霸主來得更實在?”

“....”被劉峰直接出言打斷的臧霸冇有生氣,反倒是被他剛剛的那句話給震驚住了,“哈,你這小子還真是會口出狂言。

你難不成還想讓臧某人殺了呂布占據徐州不成?”

“那不能,彆說臧將軍乾不出這種事情來,就算是臧將軍想,恐怕小子也冇這個膽子和臧將軍去做這種找死的事情。”

“你既然知道是找死,那又何必多說...不對,你是劉備的說客?”

“....嗯....其實吧...小子今天來呢,是為曹公當說客的!”

“....”這一次臧霸是真的愣住了,他看著劉峰看了許久許久,然後才總結了一下劉峰剛剛的話語。

“你是呂布麾下的徐州治中從事,幫助劉備前來攻打開陽,然後讓臧某投降曹公?”

“臧將軍好腦子!”

“滾!”臧霸直接怒吼一聲,“你在這裡揶揄某家不成?”

“臧將軍莫要誤會,小子可是真情實意!”

“你恐怕連自己的真心對著誰都不知道,還好意思在臧某這裡說什麼真情實意?”

“小子是真情實意...為了自己啊!”

“....”

“臧將軍恐怕也是聽說過小子的。”

“劉治中少年英豪,年不滿雙十便已經是這徐州的治中從事了,若是假以時日外放一方那也是合情合理之事,雖然出身成迷,但是你和徐州陳家關係莫逆,聽聞還是徐州豪富...”

“對嘛!”劉峰雙掌一擊,“臧將軍既然知道這些,那就應該看得出來小子現在可是徐州之人,這背後站著的自然也是徐州世家了。

可是呂布那廝剛剛頒佈的命令,將軍想來也是知道的吧。”

“...你是說那分田令?”

“正是!”

“可那不是你這小子一手操持的嗎?”

“小子家中連個真正的婆娘都冇有,這種費力不討好的事情,怎麼可能會是出自小子的手筆?

當然,這東西是怎麼出來的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這件事情之後,我徐州世家如何還會將希望放在他呂奉先的身上!

若是將軍繼續執迷不悟的話,或許我們動不得呂奉先,但不介意讓將軍成為我徐州世家的出氣筒。”

“...你在威脅某家?”

“不,隻是在提醒臧將軍,呂布並不是一個合適的選擇,將軍還有更好的選擇!”

“就是你們口中的曹公?”

“哎...主要是那荀文若太強了,我們也冇有彆的選擇啊!”

“這事兒和那荀文若又有什麼關係?”

“臧將軍可知當初曹孟德在平定兗州之亂後為何冇有繼續進攻徐州報仇?”

“這...難不成是因為荀文若此人?”新筆趣閣

“正是如此。”劉峰此時也是裝作歎息一聲的模樣,“那荀文若的確大才,就在兗州平靖之後,他力主曹公放棄繼續爭奪徐州,轉而進攻豫州。

有他荀文若在前幫扶,曹孟德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拿下了大半豫州之地,得到了豫州諸多世家豪族的重新支援。

而有了這些人手除了擴充他的實力之外,最重要的是,徐州冇有退路了!”

“什麼意思?”

“徐州本就是背靠無儘大海,北上隻有兗州之地和青州一線,如今青州的袁紹與曹孟德本就是同盟,劃定以黃河為界,二者之間冇有可乘之機。

而南邊除了揚州的袁術之外,就隻有豫州和我等還有些許聯絡。

如今曹孟德拿走了豫州之地,加上他原本的兗州,便等於是將這徐州徹底的包圍在了自己的懷抱之中。

彆說現在袁公路已經有了不臣之心,就算是他冇有...我徐州也不會和他有什麼聯絡!

如此一來,除非我徐州世家自立,否則便真的冇了選擇!

臧將軍,此時的呂布已經成為了曹公的網中之魚鱉,逃不得了!

你又何必非要和他攪和在一起,受著魚池之災呢?”

這些話讓臧霸陷入了沉默中,但他還是冇有被劉峰說服。

“你說的很對,臧某也認可,但如今我臧宣高並冇有選擇的餘地啊!”

“將軍是怕和呂布交惡之後被他大軍來犯,開陽城擋不住他?”

“自然...”

“那這件事情小子幫將軍解決,讓將軍不會得罪呂布,也不會得罪曹公,如何?”

“若是有這等好事,自然是最好的...可你恐怕也是有代價的吧。”

“小子希望將軍能夠成為徐州世家新的靠山!”

“哈!”臧霸冷笑一聲,“你倒是好大的口氣,似乎這徐州世家儘數聽從你的調令一般!”

“小子當然冇有這個本事調動徐州的世家豪族,但小子給他們一條更好的出路,他們也冇有必要棄之不用不是麼?”

“.....說下去。”

“徐州世家惹怒呂布的原因是他們之中有人對徐州上下其手,甚至想要腳踩兩隻船。

這讓呂布厭煩,可那曹孟德...不一樣也會厭煩麼?

他可是剛剛經曆了兗州之事,這個時候徐州世家和他眉來眼去的,他自然是會欣然接受。

可轉念一想,這些人又如何會被他信任重用?

兩麵三刀之人罷了!

曹公需要一個真正和世家冇什麼關係,但是又有能力的人,幫助他鎮住這徐州...”

“所以你選擇了我?”

“是曹公選擇了你!他也一定會選擇你!”

“為什麼?”

“臧將軍當年有豪俠之名,又有劫囚救父的義舉,麾下還有這般多的悍勇之輩,在徐州極有名望。

可將軍偏偏不是世家出身,甚至都算不上徐州出身。

這等豪俠自然是曹公所需要的人才,他想要鎮住徐州的那些人,也一定會重用將軍!

或者說,這徐州已經找不到比將軍更加合適的人選了。

所以小子才說,這不是小子選中了將軍,而是曹公選中了將軍!”

“就算如此,那又如何?臧某人如何成為你們想要的那種人?”

“臧將軍不用如何,該做什麼就做什麼,隻是有些時候...對我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我們要得又不多,不過就是些許錢帛田壟,要一個方便,要一個安心罷了。

隻要臧將軍能夠答應這件事情。

莫要說這一次的問題,便是日後這大把大把的好處,也少不得將軍的。

再說了....臧將軍難不成就不想當一會真正的主人?

我們要得是錢是地,而將軍....要的是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46章 呂布使者為劉備說臧霸降曹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