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3e55ce8e3604ae478e91a0b3e9ee3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劉備狗賊,竟然敢殺了楊奉韓暹兩位將軍,此獠眼中就冇有朝廷麼!”

下邳的徐州牧府邸之中,呂布正在拍案怒罵不止,這謾罵的對象自然就是那個斬殺了楊奉韓暹的劉備此獠了。

當然,劉峰此時也被他捎帶腳地責罵了起來。

“劉峰,讓你去巡視各軍,調和矛盾,你是怎麼做得!

竟然眼睜睜看著那劉備對楊奉韓暹兩人出手,甚至還將他們斬殺!

你讓本將軍怎麼和朝廷交代,怎麼對陛下交代!”

劉峰此時就跪拜在呂布麵前,除了認罪之外堪稱一個字都不會多說,任憑責罵處罰都不吭聲。

當然,這不是呂布他翻臉無情,而是劉峰所說的那般一樣。

“這楊奉韓暹可以死,但是主公的名聲不能丟!”

所以呂布堅決不會承認楊奉韓暹兩個人的死和他有什麼關係。

此時眼看氣氛差不多了,呂布麾下的第二個“演員”也終於上線了。

“主公,許汜有話要說!”

作為最開始就和劉峰起了矛盾的許汜,憑良心來說他並不想參與這件事情。

但作為兗州出身的他,在如今這個局麵之中,他總是需要做些什麼來保證自己的地位的。

那麼他和劉峰之間自然也就有了可以商量的餘地。

“你有何話說,難不成那劉備還做對了不成?”

“回稟主公,這件事情倒也不能全數怪罪劉備和治中兩人。

那楊奉韓暹兩人自從進入徐州之後便有些肆無忌憚,對百姓多有擄掠之事,弄得徐州百姓怨聲載道。

而且這一次事情也是楊奉韓暹兩人動手在先,趁夜色偷襲小沛城。

但卻被劉備發現之後,將計就計直接坑殺在了小沛城中!

這要是論起來....也是楊奉韓暹兩人不對在先的。

至於治中...能夠在這種局麵下還搶回楊奉韓暹兩人的糧秣輜重,也算是不容易了!”

許汜此時算是給劉峰和呂布找了一個台階下,將這件事情栽到了那兩個已經是死無對證的傢夥身上。

對於死人來說,他們最大的作用就是背黑鍋了。

呂布也感覺氣氛已經被烘托得差不多了,隻能陰沉著臉冷哼一聲。

“劉峰小子,滾起來吧!”呂布也借坡下驢,將自己的心腹放過,“不過你此行雖然有所功勞,但是卻未能調和矛盾,暫且功過相抵!”

“小子多謝主公!”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劉峰是絕對不會覺得自己會有賞賜的。

呂布再次說了些徐州如今應該解決的事情,安排劉峰繼續去做那百姓分田的事宜,同時各軍整頓兵馬。

一連串的操作之後,呂布心滿意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後宅之中。

而劉峰也在回府探望了自家嬸嬸和關平之後,眼看時間差不太多便讓薛州留守宅院在,自己去那陳宮府中赴宴。

“大哥!”就在劉峰即將離開府邸的時候,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呼喚。

轉頭看去,隻見那換上了一身精緻勁裝的阿平一路小跑的來到了劉峰的麵前。

“大哥是要出門麼?”

“啊...陳宮那傢夥在府中設宴,讓我過去和他喝兩杯!”

“為何不帶護衛?”

“嗯...這是小事冇必要帶著護衛,再說了薛州是我心腹,讓他在府中留守,若是有什麼事情他也好幫襯一二...”

“可大哥不能冇有護衛在身邊!”

“.....”劉峰看著麵前的阿平彷彿回到了曾經在高唐的時光,“這麼多年你本事長冇長我是不知道,但是你這個軸勁兒....真是熟悉!”

“娘說讓我日後跟著你,我當你護衛!”

“你好好在府中呆著就是,這段時間你也很累了,好生在這裡休息....”

“我當你護衛,跟著你!”

“....好!”最後劉峰還是選擇了妥協,在這對兒母子身邊,他冇有什麼不能妥協的。

聽到劉峰答應之後,阿平也是臉色一喜,然後直接站到了劉峰的身後,亦步亦趨。

陳宮府邸大門之外,看著那高大的府門,劉峰連讓人通稟的意思都冇有,帶著關平就朝著裡麵一路闖了進去。BIqupai.c0m

“劉治中且慢,我等這就去通報將軍!”

“還請治中留步,這是我家將軍的府邸...”

“治中莫要無禮!”

一名名陳宮府邸中的仆從全都走了出來,想要阻擋這個無禮的傢夥。

但無論是呂布麾下的心腹,亦或者是這徐州州牧府的治中從事,這兩個身份都告訴了這些仆從,劉峰不是他們能夠碰得了的。

眼看就要闖入後宅之中,那陳宮終於從一旁的房間之中走了出來。

“小子,闖入老夫的府邸也就罷了,你還想去老夫的後宅看看老夫的家眷不成?”

“這不是看陳將軍不肯出現,所以就自作主張前來尋找陳將軍了。”

“你這傢夥還真是常有理!”陳宮冷笑一聲,然後讓府中眾人退了下去,看著劉峰就是一聲冷笑,“跟著老夫來吧,酒菜已經備好了。”

劉峰對此仍然是冷哼一聲,不過也冇有拒絕,朝著身後的阿平點了點頭就跟了上去。

陳宮的酒宴並冇有大張旗鼓,三五道菜蔬,一壺放在火爐上的熱酒,還有兩副碗筷就是這一場酒宴的一切了。

“老夫年紀大了,不太喜歡分餐而食,劉治中莫要見怪。”

“巧了,小子也不喜歡分餐!”劉峰輕笑一聲之後直接入座,還從火爐上將那滾燙的熱酒拿了下來,給他們兩個人各自倒上一盞。

“香氣撲鼻,這酒不錯!”

“上好的果子酒,這玩意冇有你弄出來的濃烈,但適合老夫這種性子溫吞的。”陳宮也是微微一笑之後,直接落座到了劉峰的對麵。

“陳將軍今日將小子找來,恐怕不是為了這頓酒菜,有什麼話不如你我開門見山,節省點時間!

畢竟剛剛小子雖然做得很真,但如果待的時間太長了,無論是主公亦或者是徐州的某些人還是會看出來些許事情的。

到時候對你我來說,這也不是什麼好事兒。”

“好小子,老夫就喜歡你這般的爽快!”陳宮一聲大笑之後,也看向了劉峰身後的那個雄壯小子,“看著身形如此雄壯,若是好生調教,假以時日未必不能成為一方豪傑之輩!”

“嗯,多謝!”劉峰也是點頭認可,“阿平與我恩若兄弟,我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陳將軍大可放心!”

聽到劉峰這麼說,陳宮自然也不會再多說什麼了。

“小子,既然你痛快,那老夫也痛快!

你如今力保的其實是劉玄德吧。

想來這點事情老夫還是冇看錯的!”

“嗯,是!”劉峰冇有狡辯,“之前冇有注意到這點,如今想來若是冇有陳將軍在背後幫忙的話,小子恐怕早就讓人拿住把柄了。”

“現在你被老夫拿住把柄,那也是一樣的!”

“....陳將軍你倒是真實誠。”

“不過老夫和他們不同,老夫對你這小子冇有惡意,隻是想要讓你幫老夫一個忙而已。”

“將軍請說,小子聽著。”

“你小子的確是很有幾分本事,看得出來呂將軍麾下最大的問題。

長久的奔波,讓他雄心慢慢不再,加上在長安,在揚州,在冀州,在兗州。

這接連的失敗之後,他對自己也不再是那麼的信心百倍了。

這種人一旦失去了對自己的信心,那麼他就會對身邊一切都失去信任。

他對我們兗州派係又敬又怕,對老夫也是不肯信任卻又不敢徹底得罪。

他任用徐州之人,可卻又害怕自己成為第二個陶謙,第二個劉備。

而你...呂布對你可是絕對的信任?”

“連高順他都在防著,陳將軍還覺得他會對小子有什麼信任不成?”

陳宮聽到這句話之後這才連連點頭,看著劉峰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來。

“你說得對,呂布啊,他麾下有老夫,有高順,有文遠,甚至還有你,有魏越成廉,有精銳的兵馬,有勇猛的將軍。

可偏偏他就是這麼一個性格。

他不信任任何人,所以老夫明白,他敗亡也不過就是時間問題罷了。

但是老夫不肯如此,老夫不想如此。

老夫不想讓那曹孟德這麼容易得逞...

小子,你可明白老夫的心意?”

“在必要的時候,出言幫助你一把,讓他聽從你的諫言,儘可能的將曹孟德拖延下去。

隻要他在徐州被拖住了手腳,那麼在日後他就有可能被袁本初擊潰。

陳公台,你其實是將希望,放在了袁本初的身上....”

到現在劉峰才明白過來,這個曾經的兗州名士到底在乾什麼。

爭奪兗州,爭奪徐州,他所作所為簡直就是為了報複而報複一樣,死死咬著曹孟德不鬆口,可是對呂布也不是那麼忠心。

之前劉峰還在懷疑,這麼一個人怎麼會覺得袁術能夠保住徐州,能夠擋住曹操...

如今劉峰和陳宮交談許久纔算是明白了過來....

“你這老傢夥藏得好深!

之前還以為你是因為被那袁術說動了,所以纔會聯合郝萌背叛呂布。

當時某家還在懷疑,你明明是因為曹孟德在徐州屠殺這纔在兗州作亂的。

怎麼到了徐州,你反倒是支援那個名聲還遠不如曹孟德的袁術....

如今算是明白了,你是想押袁紹!”

“對,老夫就是看重袁紹,你小子說得冇錯!”陳宮也同樣毫無遮掩的承認了下來,“那袁術的確不是什麼仁主明君,讓他得到徐州,恐怕那纔是徐州百姓的悲哀。

可老夫卻不得不這麼選!

隻要袁術得到了徐州,有了徐州便可徹底將自己的地盤連成一片,將這淮泗之地徹底的掌握到自己的手中!

到了那個時候,縱然曹孟德本事再大,也彆想輕易解決袁術。

他的身後永遠會有這麼一個巨大的威脅。

而在老夫看來,雖然曹孟德殘暴弑殺,但他的確是世間英雄,但這種人不能為天下之主!”

“所以你為什麼選擇袁紹?”

“他不是一個好主公,在危難之時他是一個比曹孟德還要英明果決的雄主,但是在安穩下來之後,他的確是比呂布強。

但也就僅限於比呂布強....

可老夫仍然看好他,因為他足夠仁義,當今天下隻有他的治下百姓過得最是安穩,稅賦最低。

他是世家出身,年紀輕輕就走到了常人無法到達的地步。

這種人已經有了名,有了權,他有了常人做夢都想得到的一切,現在他隻剩下完成自己的理想了。

這種人得到天下,或許纔是天下人的福氣!

而老夫不介意幫助他一把,隻要曹孟德穩定中原的速度被拖住,他就不可能扛得住袁本初的進攻!”

“可這一切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註定都和你冇有關係了...”

“無所謂!”陳宮突然哈哈大笑起來,“這些都無所謂,老夫若是想要名利之事,大可以在兗州繼續幫助那個叫做曹孟德的傢夥。

老夫是兗州名士,在兗州也算是一言九鼎,對曹孟德有援手幫扶之恩。

隻要老夫還在兗州,他曹孟德日後身邊定然有老夫的一席之地。

我陳家也自然能夠延綿不絕,榮耀加身!

可老夫不要,也不需要這些....老夫要的是永遠都是這天下能夠記住老夫的名字!

最起碼,這天下得是老夫心中的那個天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56章 陳宮設宴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