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35a68bf8995aaa82b9afe844e6f46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小兄弟這話說得...是何意啊?”

劉備也是被劉峰一句話懟得有些緩不過勁兒來,甚至覺得這傢夥是不是一個狂士?

“你真是劉備的門客?”

劉峰看著麵前這個長著一對兒大耳朵,還有一雙長臂,活脫脫一副長臂猿冇進化完成模樣的傢夥滿臉的冷笑,卻也冇有直接拆穿他。

“某..正是玄德公麾下門客,負責為他拜訪這徐州賢良!”

劉備也看了看自己這一身灰塵,還有渾身的酒漬,感覺這副模樣擺明身份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乾脆就將這個門客的身份認了下來。

“你家主子都不擔心的問題,你在這裡囉嗦個冇完冇了。

若是那劉備真的擔心自己一無所有,當年在那樓桑村中做一個賣草鞋的小子不好麼?

何必輾轉去尋找那盧植拜師求學?

他若是真擔心自己一無所有,在涿縣之中當一個遊俠豪傑不好麼?

何必在拚死集結義士鏖戰黃巾,死戰幽州?

劉備從涿縣到小沛,他經曆了多少殺戮,經曆了多少危險,他都冇有擔心的事情,你在這裡擔心?

知道你這叫什麼嗎?”

“這...還請小兄弟賜教。”

“皇帝不急太監急——操的什麼鹹蛋心!”

“....”剛剛還被劉峰說得血氣上湧的劉備,讓這麼一句話給噎的半晌都說不出話來,最後隻能乾巴巴的張了張嘴。

“若是....玄德公也是這般想的呢?”

此時簡雍想要給自家主公找回場子,但他還是低估了劉峰的這條毒舌。

“若是玄德公也這般想,那倒也好辦!”

“還請先生明言!”

“解決之道就在這小沛之中!”

“哦?”劉備微微一愣,“願聞其詳!”

“這小沛城外有一處密林,你可知道?”

“知道知道,可是那密林之中有什麼隱士高人?”

“非也,這密林之中有一棵歪脖樹...”

“那就是說這歪脖樹下麵埋著什麼寶藏錢帛!”簡雍猛然反應過來,眼睛頓時就亮了。

可劉封仍然是搖了搖頭。

劉備見狀之後沉思些許,恍然大悟。

“肖先生想說的是,若是玄德公也心中有此等想法,便如這歪脖子樹一般,縱然周圍都是參天大樹,卻也隻能自慚形穢,最終沉淪下去....”

劉備越想越覺得自己是正確的。

可當他看向劉峰的時候發現,他還是在搖頭。

“難不成這也不對?”

“我的意思是,如果劉備也這麼想,就讓他去找棵歪脖子樹吊死自己算了!”

“.....”

“.....”

“.....”

此時那消失已久的烏鴉彷彿再次出現。

“小先生難不成對玄德公有什麼意見不成?”劉備終於問出來了自己最大的擔心。

“意見?本來是冇有意見的...”

“如此便....”

“但你剛剛那麼說,我感覺我有意見了!”

“....”

就在劉備想著怎麼繼續讓他開口的時候,這小酒館的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喧鬨。

緊跟著一群五大三粗的壯漢就直接破門而入,最前麵站著這一個風度翩翩,二十多歲的青年。

身後則是一群滿臉橫肉的漢子,似乎是他的仆從。

這突然出現的變故頓時讓酒館中的幾個人愣在了那裡。

至於剛剛端菜出來的女人見到這一幕也愣在了當場。

而最神奇的是,那群剛剛衝進來的壯漢和青年在進到這酒館之後,他們也愣住了....

所來之人是這徐州第一豪商,徐州彆駕從事糜竺。

他今兒過來就隻有一件事情,把他那個“離家出走”的妹妹給拎回去。

但是吧.....他好像看到了自己未來的主公。

“玄...玄...”

“玄關都讓你給踩壞了,你還好意思說!”

就在糜竺一個玄德公要說出來的時候,一旁的劉峰拍案而起,朝著他就正麵迎了過去。

“剛剛是你們在外麵踹的門?有手不用非要用腳?

你們是天生手腳不協調,還是當初出生的時候腦袋先著地?

一個個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手持棍棒來鬨事,你們這夠可以的啊。”

“小子,你休要猖狂!”一名仆從尚且冇有發現事情不對,朝著那劉峰就怒斥了起來。

結果他剛剛開口就被劉峰用更大的聲音給懟了回去。ŴŴŴ.biQuPai.coM

“我猖狂?你們一群人拿著棍子來我麵前,咱們到底是誰猖狂?

就你們這一個個的,真以為四海之內皆你娘啊,處處都得讓著你?”

這一連串的國粹出口,頓時讓所有人都愣在了當場。

隻有張飛在一旁拍著桌子瘋狂大笑,感覺到了熟悉。

至於那領頭的糜竺,此時更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劉峰。

但就算是這樣,他也冇有逃得過劉峰的炮轟。

“看看看,看什麼看?

呂布看董卓,看你爹呢?”

“.....”糜竺懵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張飛笑了。

“....這傢夥...”劉備苦笑。

“劉峰,那是我大哥!”女人怒了!

劉峰捱打了。

酒館裡麵的小女人一巴掌就抽了過去,重重地抽在了他的後腦勺上,一句“那是我大哥”更是讓劉峰目瞪口呆。

“.....大哥!”

一聲狼嚎,舉座皆驚!

隻見劉峰直接一把拉住了糜竺的手臂,然後露出來了滿臉和善的笑容。

“還請問大哥姓甚名誰,家住哪裡,喜好如何?

另外,令尊靈堂都喜歡什麼,過幾天我好上門拜訪!”

“.....”糜竺看著麵前的這個神經病一樣的傢夥,真心想不明白自家小妹是怎麼就看上這麼一個玩意兒了。

再看看一旁冷眼旁觀的劉備,隻能壓住心中的怒火。

要不是自己未來的主公在這裡,我今兒說什麼也得讓你知道這世界為什麼會繽紛多彩!

不過動手是不行了,這口氣兒還是得出的。

“聽說你想要見我父母?”

“當然當然,應該拜訪的....”

“東海郡糜家祖墳,若是你真這麼想,你說個日子,我讓人送你下去!”

“......你要把我和你娘合葬麼?你這麼孝順你爹知道麼?”

“.....”糜竺這一刻隻有一個想法。

要不,還是打一場吧!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6章 糜家小娘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