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fb480099289d4554ecfcb810e156b0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建安二年平靜度過,建安三年如約而至。

在倒春寒的凜冽風中,呂布府中正在鶯歌燕舞之中。

呂布的妻妾,嚴氏和曹氏在琴瑟和鳴,而妾室貂蟬則是在那涼亭之中翩翩起舞。

寒風呼嘯,吹動了她的衣裳,讓那舞姿變得更加動人。

至於這府邸的主人,呂布則是在喝著火爐上溫暖的酒,吃著熱氣騰騰的鍋子,聽著悅耳的琴瑟之聲,看著那曼妙的舞姿。

當然,眼角也不會忘記朝著角落看一眼,順手將一塊啃得乾乾淨淨的肉骨頭扔了過去。

“砰~”堅硬的骨頭直接砸在了阿平的腦袋上,頓時讓他額頭再次升起一點紅腫。

“你再軟一點乾脆躺在地上得了,一個平舉你這都練了兩個月了,怎麼還是這麼一副德行!”

呂布的怒斥讓角落裡的阿平趕緊站直了自己的腰身,然後繼續紮起馬步,雙手平舉前伸,同時各自手持一根沉重的镔鐵棍。

“嗯,這還像是一個樣子!”呂布看到不言不語的小傢夥,這才微微點頭,“你既然想要上馬為將,那就少不了手持兵刃衝鋒陷陣。

這馬上作戰,無論是長矛還是長槍,亦或者是長刀還是畫戟,說到底都是由這長棍延伸而來。

所以纔有棍乃兵之祖的說法。

如今你尚且還不知道學習什麼兵刃,便先用這長棍熟悉熟悉手感。

這平舉,最是鍛鍊耐性和腰勁和臂力,你要好好練習纔是!

隻可惜了,你這傢夥天賦不錯,但是重力不重巧,本將軍的一身本事你是學不到了。

日後若是有機會....你日後若是能夠見到一個長滿大鬍子的傢夥,或許能夠看到幾分道路。”

當阿平聽到了呂布最後那句話的時候,臉色陡然變了一下,不過在呂布注意到這一點之前,就立刻轉換了回來。

不過這一幕卻是全都被一旁一直看著他的呂玲綺看在了眼中。

但,呂玲綺同樣也一句話都冇有多說。

呂布的這一場酒,一喝就是將近兩個時辰,而對於阿平的教導也一做就是將近兩個時辰。

等到呂布喝得已經有幾分迷醉之後,阿平也被這將近兩個時辰的訓練給折騰的身心俱疲,不過相比較於兩個月之前。

這傢夥現在最起碼能夠依舊挺直腰桿站在眾人的麵前。

“嗯,不錯不錯!”呂布對於他如今的這個模樣也很是滿意,“本將軍還記得你第一天過來,剛剛堅持一個半時辰就直接躺在了地上,還得勞煩府中的仆人像拖死狗一樣給你扔出去。

如今這副模樣,倒是有了幾分進步。

不過仍然是太慢了!”

呂布說完之後,還直接伸手朝著外麵招了招,頓時十餘名士卒就這麼身穿便服走了出來。

手中也全都拿著木質的短棒和小巧的木盾。

“這是本將軍麾下的士卒,從今日開始,你每天還要和他們對陣一個時辰,先從三個人開始吧!”

聽到呂布的話語之後,隻感覺這段時間已經有了十足長進的阿平頓時眼睛一瞪,大有一種自己被看輕了的感覺。

那呂玲綺也在這個時候從一旁閃了出來,一把拉住了自己父親的手臂。

“父親,他這段時間十分的用心,這三個人是不是有些....”

呂玲綺說到一半就看到了呂布那冷冽的眼神,立刻將脖子縮了回去,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三個人...我怕他連三個人都扛不住!”呂布說完之後便轉身離開,也不顧自己女兒的那種眼神,更加不會管阿平那梗著脖子的模樣。

隻不過在他離開之前看著那十餘名士卒說了一句...

“留著點手,彆將這傢夥打殘廢了。”

這句話似乎更加刺激了阿平那顆自尊心,在三名士卒站出來的時候,他已經急不可耐的衝了出去。

然後....

“那是我從魏續那裡抽調的陷陣營精銳,當初高順帶著八百陷陣營追著張益德那個莽夫滿下邳的亂竄。

若是在野戰之中,高順帶著他們敢把劉備全軍壓著打。

三個人....陷陣營的配合最低標準就是三個人。

他如今這個年紀,就被操練了這段時間,他若是能夠堅持一炷香,日後他的成就比那叫張益德的莽夫還得高上三分!”

呂布剛剛對著那一臉委屈巴巴的女兒說完,就聽到外麵有仆從回報。

“平少爺已經被打得起不來了....”

看著手中那還冇見底的茶盞,呂布搖頭歎息。

“挺好的苗子,就是來得太晚了!”

轉頭看著身邊的女兒更是心中怒氣升起,哐當將手中的茶盞砸在了桌案上,一臉的晦氣模樣。

“告訴那個啞巴,冇被打死就滾起來繼續打,一個時辰,就算是捱揍也得給我站著挨一個時辰!”

“還有,告訴成廉,等那小子挨完揍,就給我直接扔出去,一刻也不許停留!

什麼玩意....”

呂玲綺聽到了這話之後臉色立刻就變了,但是看著呂布那陰沉的彷彿能夠滴出水來的模樣,還有自己母親不斷朝著自己微微搖頭的樣子。

她也隻能行禮告退,不敢再多說什麼。

一個時辰之後,被打得已經鼻青臉腫,站都已經站不穩的阿平讓成廉一路拖行直接扔到了門外,就這麼滾到了剛剛趕來的劉峰腳邊。

“....今兒你乾什麼,這是把誰得罪了?”劉峰看到這副模樣的兄弟也是有些心疼的,不過看著成廉和阿平兩個人都是微微搖頭的模樣。

最後也隻能歎息一聲,將他攙扶起來,也不再去多說什麼。

搖搖晃晃的驢車之上,劉峰看著被打得眼睛都快睜不開的阿平也是滿臉無奈。

“當初為了方便說你是個啞巴,你現在怎麼越來越像啞巴了。

一天到晚除了在嬸嬸那裡之外,都聽不到你說兩句話。

你莫不是被打出什麼問題來了?”

“冇...”聲音虛弱,宛若喃喃。

“都被打成這個樣子了,今晚就莫要去陳宮那裡了,自己回去養好傷,然後有時間自己...”

“去!”

這一次劉峰倒是聽清了。

“你能不能彆一個字兒一個字兒的往外蹦?”

“....”

“我不是讓你不說話!”

“哦。”

“.....”劉峰不斷深呼吸,調整著自己的心態和氣息,雙手握拳是緊了又鬆,鬆了又緊,“我上輩子是造了多大的孽纔能有你們這群不省心的傢夥!”

“嗯。”

“.....”

陳宮府邸的後門之外,麵對劉峰的到來,陳家的仆從現在都已經是見怪不怪了。

四五名陳宮的心腹家仆已經等候多時了。

兩個麵露驚訝之色的仆從帶著渾身都是淤青的阿平進入書房,另幾人則是抗著劉峰自己之前帶來的太師椅和長桌案。

端著茶水和乾果就放到了正門外麵,等著劉峰開嗓。

“今日劉治中來的挺早的啊。”

“嗯,城外今日冇啥事,早點過來,早點回去。”

“好嘞,那晚上...”

“告訴你家後廚,少放點鹽巴,昨天那湯鹹了!”

“好嘞!”

全徐州的老百姓都知道徐州治中劉峰和呂布麾下謀主陳宮不對付,見麵就打,據說陳宮的鬍子都讓他拽下來好幾把。

但是同樣,全徐州的明眼人也都知道劉峰和陳宮絕對有點什麼事情,而且還是關係匪淺的那種。

“啊~咕嚕嚕嚕~噗~”漱口,潤喉,吐!

一口清茶直接被吐到了地上,然後劉峰怒拍桌案,朝著陳宮的大門就開嗓了。

“陳公台你給老子聽著,此乃徐州下邳,不是你兗州東郡,在這裡你是龍也得盤著,是虎也得臥著!

我徐州不養閒人,更不養廢人,尤其是兗州來的廢人!

爾等兗州鼠輩在我徐州之地不可放肆....”

這一聲聲的罵街陳宮家中仆從冇感覺出來什麼,但其他兗州士人總感覺這傢夥話裡有話。

不遠處的徐州酒肆之中,幾名看客也在談論著這個難得的趣聞。

“這小子最開始還是隻和陳宮對罵,如今已經波及到整個兗州士人了,這傢夥是不是就為了給徐州世家拉仇恨來了。”

“你纔看出來麼?當初他被兗州一脈攻訐,甚至還差點被當街刺殺。

徐州世家豪族一個說話的都冇有,最後還是那和他翻了臉的廣陵太守陳登站出來為他說了一句,當街刺殺丟人現眼,這纔沒讓局麵更加的惡化。

這小子不單單對兗州士人有氣兒,對徐州這批人也有怒火呢。”

“哼,那也就是呂將軍護著他,為了不讓他不明不白地死了,專門從魏續將軍那裡調了五十陷陣營士卒幾乎是隨身跟在他的身邊。

要不是有這些人護著,就他這種脾氣....早晚得不明不白的死了!”

“你哼什麼,到現在你還冇看出來?

這小子,這擺明瞭要給呂布將軍當孤臣的!

否則你以為那陳公台是什麼好脾氣的,就算是兩人之間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

被人家堵著大門口罵街,一罵就是兩個月....

上一個敢惹陳公台的人,差點連兗州都丟了!”

“孤臣....和這他和陳公台...”

“這小子畢竟還年輕啊,說點什麼做點什麼也可以說一聲少年莽撞,不至於丟了誰的麵子。

那陳公台借他的嘴讓呂布將軍出一出心中之氣,同時他也可以和呂將軍緩和一下關係。

而這小子則是藉助這次機會直接將兗州徐州勢力全得罪一個乾淨。

日後他能夠依靠的就隻有呂布將軍一個人了。

這是妥妥的孤臣。

這種人....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60章 阿平的成長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