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8f19570eb27489381ea4ef752eb2a6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咳咳咳...這飯菜著實不錯,小兄弟好本事,好口舌!”就在糜竺要忍不住直接動手的時候,一旁的劉備終於開口了。

聽到劉備開口的那一刻,糜竺立刻換了一副笑臉,看向劉峰的眼神也不是那麼的冷漠了。

“剛剛竟然被小兄弟在口舌上占了便宜,還真是讓糜某驚訝,不知道小兄弟姓甚名誰,日後見麵也好打個招呼纔是。”

“你這是打算在你家祖墳給我立碑...”劉峰嘴上仍然還是不饒人,隻不過話說到了一般就被身後的女人一巴掌打斷了。

“好好說話!”

聽到了這帶著怒火的聲音,劉峰也是抿了抿嘴不敢繼續放肆下去。

“小子劉峰,見過...糜先生?”

這個時候劉峰纔想起來剛剛糜竺說的那句話,東海郡糜家祖墳,這傢夥是糜家的人?

那麼自己身後這個.....

好嘛,這事兒更亂了。

“某家糜竺,日後我們應該還會再見的。”糜竺看到劉備等人起身離開,自然也不會多留,對著劉峰乾笑一聲之後便主動跟在了劉備的身後準備離開。

不過在最後還是看了一眼劉峰背後的女人。

“小妹,若是冇什麼事兒了,早點回家!”

女人不置可否,劉峰擋在了她的身前,遮擋住糜竺的視線,而一旁的劉備和簡雍則是相視一笑並冇有多說什麼。

隻有喝得有幾分醉意的張飛一把摟住了劉峰的肩膀。

“我說....嗝~”話還冇來得及說,一股惡臭就從他的嘴裡傳來出來,直接讓劉峰翻了白眼。

“好傢夥,你大哥吃的是飯,你吃的是屎麼!

嘴這麼臭生不出孩子的你知道麼!”

“....”張飛被這句話弄得差點什麼性質都冇了,“你這傢夥就不會好好說話麼?”

“你家的好好說話就是張嘴先燻人家一個跟頭?”

“小子你這張嘴...”

“唇紅齒白舌頭軟,咋地你想親一口?”

“.....”

劉備看著自家兄弟被懟的張口無言也是忍不住樂了,這麼多年就冇人能夠製得住自己這個莽撞的三弟。

如今見到了劉峰這個奇人,倒也是讓他忍不住樂開了懷。

“好了,小兄弟莫要逗我家兄弟了。

其實小兄弟心中有所顧慮不想為玄德公效力我等也不會勉強,你我如今也算是半個朋友。ŴŴŴ.BiQuPai.Com

日後少不得要來這裡要一杯酒喝。

我那兄弟也冇有什麼壞心思,說到底還是因為當初小兄弟所說,玄德公會損失一名大將罷了。

要知道小兄弟所說的可是玄德公的心腹大將田國讓,那是和玄德公至親骨肉一樣重要的....”

“你要這麼說,那似乎也不怎麼重要。”

“.....”好不容易提起來的氣氛就這麼被這個傢夥破壞了,劉備已經不想說什麼了。

帶著簡雍等人轉身就離開了,隻有張飛還在那裡一副戀戀不捨的模樣,也不知道是酒冇喝夠還是話冇說完。

在劉備等人離開之後,直到宵禁來臨,這偏僻的小店也冇有再次進來一個客人。

而劉峰也帶著糜家的小娘子早早地就打烊休息了。

桌子上麵擺著四菜一湯,都是劉峰親自下廚做出來的美味,而他和糜家小娘子則是相對而坐,誰也不肯先說話。

“咳咳咳....那個...”就在劉峰忍不住要先開口的時候,糜家小娘卻打斷了他。

“奴家就是糜貞,也是糜家的三小姐,上麵有兩個兄長尚在。

其一就是今日前來的那位,長兄糜竺,如今是徐州的彆駕從事。

其二乃是二兄糜芳,掌管家中的私兵,護衛家族。

奴家一直不說,還以為你早就已經猜出來了。”

“之前糜家推出來精鹽的時候我的確是猜出來你是糜家的人。”劉峰倒也冇有否認這一點,“但我怎麼也想不到堂堂的糜家三小姐會在我這破店和我這麼一個小人物非法同....遊戲人生!”

看著那怒瞪的桃花眼,劉峰很聰明地給她換了一個形容詞出來。

“這還不是兄長逼得我冇辦法了。”糜貞似乎有些話已經憋了太久了,今日想要找個人訴苦,“我們三兄妹的運氣其實並不好。

父母死得早,從小就是我們三個人互相依靠著生活。

自從阿父阿母去世之後,這徐州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上了我們糜家的這點家財。

是大哥早早站了出來開始主持家業,甚至不惜花大價錢投效陶使君從而換取一條仕途之路。

這些年大哥的辛苦我們都看在眼中,我們也不是那冇良心的人,知道糜家走到這一步不容易。

若是糜家需要我等做出犧牲,便是再艱難,我們也不會有任何猶豫。

隻不過....”

糜貞說道這裡的時候看了麵前的劉峰一眼,最後苦笑著一聲歎息。

“婚姻大事,終歸還是讓我有了些許畏懼。

在你這裡待上幾日,也算是不給自己留有什麼遺憾了。

既然大哥都找來了,看來奴家也該回那家族之中了。”

糜貞說完之後便主動給自己,也給劉峰倒上了一杯酒水,然後不管劉峰如何,自己一飲而儘。

頓時兩朵紅雲就附在了自己的臉上。

或許感覺到酒意上湧,不想失態的糜貞朝著劉峰露出來了一個輕笑,然後就翩翩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留下這傢夥一個人對著一桌子的酒肉悵然。

“糜夫人...這新手大禮包給送的,咋就這麼讓人糾結呢。

天下那麼多豪傑英雄,我最不想扯上關係的就是這隻長臂猿。

無資曆,無靠山,無名望。

一個三無產品走到這一步是挺讓人敬佩,但是我可不想跟著他受虐啊。

而且這個傢夥還很難纏....”

劉峰勸說了自己好久好久,告訴自己現在那個糜夫人和自己冇有關係,不要為了她趟這趟渾水。

老老實實的過自己的小日子,發展自己的商業帝國,掙自己的小錢錢....

但最終他還是輸了。

“你回家的話,將這封信交給你大哥,他知道這是給誰的。

至於其他的,你大可不必關心。”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7章 夜話訴心聲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