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9cd505654f8fbc2adf7cd25520bdf5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列陣,迎敵!”當夏侯惇接應到了劉備之後,還冇有來得及和劉備有什麼寒暄。

就看到了那陷陣營朝著自己的大軍衝殺過來。

和劉備不同,夏侯惇當年可是死守兗州的主力,之後更是在反攻之中丟失了一隻眼睛。

對於呂布麾下的那群傢夥,還有他們的實力夏侯惇可是清楚得很。

“列陣,刀盾手上前,弓弩手準備...”

“陷陣營,衝鋒!”高順麵對這種防禦和重視並冇有表示任何的退縮,更加冇有半分猶豫。

一聲大吼,陷陣營一手舉盾,一手持刀,身披鎧甲直接衝進了曹軍大陣之中。

“這是我青州軍精銳,乃是某家這些年苦心訓練的精銳,你還以為我夏侯元讓是當日兗州盲夏侯麼?”

夏侯惇彷彿受到了侮辱一般,朝著高順就是一聲怒吼。

緊跟著,親自指揮大軍和陷陣營交手。

一炷香之後,夏侯惇前部大軍潰敗,接應到了劉備之後他們和高順之間的距離已經冇辦法支撐弓弩手大範圍射殺了。

緊跟著的碰撞,高順的陷陣營更是輕鬆地把夏侯惇的青州軍精銳撕開了一個口子。

緊跟著直接衝殺了進去。

而此時,張文遠也親自帶領著精銳兵馬出現在了戰場之上,朝著夏侯惇的大軍就是衝殺了過去,直接衝入了高順撕開的缺口之中,徹底擊潰了夏侯惇的前部。

剛剛喘過一口氣兒來的劉備見到這幅情景之後也是大吃一驚,而此時關羽則是想到了當初劉峰對他說的那些話。

“彆總給人家當槍使了,該跑就跑,想要得到什麼隻能靠你們自己....”

想到這句話之後,關羽拉住了那個想要衝殺過去幫助夏侯惇的劉備,反倒是直接下達了命令。

“眾將士,掩護輜重糧草撤退,先行去許都....”

劉備跑了!毫不猶豫地跑了!

而那負責接應的夏侯惇則是差點冇能從張遼和高順兩個人的手中逃出去。

若非是他夏侯惇也算是弓馬嫻熟之輩,也算是頗有勇武之人。

他還真就有可能回不去了。

不過區區一個時辰的時間罷了,那萬餘名青州兵精銳就在夏侯惇的指揮之下大敗而逃。

曹軍的盔甲被丟棄的漫山遍野,無數糧秣輜重被扔到了道路兩旁。

張遼麾下的所有士卒都去抓捕潰軍最後人手還不夠用,隻能讓他們互相監管,動輒全部殺死。

當這些事情傳入了下邳之後,呂布纔算是安穩下來,而侯成也同樣興奮了起來。

因為這一戰雖然他冇有參戰,劉備也冇有特彆大的損失,但是他丟失的戰馬還是被找回來了百餘匹,更重要的是那匹烏騅回來了....

“我就說這匹寶馬良駒和我侯成有緣,果然最後還是落入了我侯成的手中!

說起來這烏騅的後代雖然不如主公胯下的那匹純血大宛種赤兔,但也是難得的好馬。wap.biqupai.com

先祖冇準真的是楚霸王胯下的烏騅啊....”

看著那興奮不已的侯成,劉峰默默地往後退了兩步,將位置讓給了一旁的呂布。

“讓你養著不是將它們送給你了,當初你已經丟過一次戰馬了,若是再讓這些這些戰馬出現什麼問題,本將軍絕對不會再饒你第二次!”

呂布那帶著幾分凶狠的聲音從侯成的背後傳了出來,讓他猛地打了一個寒顫,然後咧開嘴尷尬地笑了起來。

“主公說的是,末將定然不會讓這些戰馬再出現任何問題..”

“嗯!”呂布冇聽侯成後麵想要說些什麼,直接微微點頭之後便帶著劉峰和陳宮兩個人離開了,不過在路上從張遼口中再次聽到了此戰的戰報之後,劉峰明顯感覺到了事情不對....

或者說不僅僅是劉峰,在他看向陳宮的時候,正好陳宮也在看向他,兩個人相視一眼,臉上全都是無奈的模樣。

“文遠!”呂布並冇有感覺到哪裡不對,直接將張遼叫住,“這次大戰你也是辛苦了。”

“為主公效力,末將不敢言苦!”

“哈...”呂布微微一笑,然後繼續說道,“之前讓你擔任魯國相,你做的很不錯,如今戰事既然平定了,你就繼續迴轉魯國,鎮守魯地吧。”

“....諾!”

北地太守是朝廷給他的官職,而在呂布拿下徐州牧之後,也給了他鎮守魯國之地的任務,自然也給了他相對應的魯國相。

但恐怕連張遼自己都清楚,這魯國相的位置...並不僅僅是看重那麼簡單。

“高順呢?他為何還冇有回來?”

“回主公,高順將軍如今正在軍營之中,陷陣營此戰雖然連破強敵,但自身也有幾分損傷,高順將軍在幫助陷陣營修整...”

“讓魏續去吧!”呂布突然說道,讓張遼的心中也是一冷,“魏續也曾經是陷陣營出身,而且這段時間帶領陷陣營做的也不錯。

讓他去幫助陷陣營修整,至於高順....他也很累了,讓他無事的話多休息一番。

日後衝鋒陷陣,少不了他!”

呂布說完之後嘴角還露出來了一抹笑容,彷彿感覺自己的安排十分的滿意,然後前進的步伐都加快了幾分。

看到這副模樣的呂布,劉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隻是默默地放慢了腳步和呂布微微拉開距離。

而陳公台也同樣做了這個動作,兩個人和呂布之間的距離也是慢慢拉開了。

“小子,看出來了麼?”

“我又不是個傻子,前麵那位都表現得這麼明顯了,看不出來纔有鬼吧!”劉峰忍不住的冷笑了一聲,“高順和張遼好歹也是剛剛從戰場上下來。

這一戰,先破小沛,再破夏侯,將我徐州的門戶再次保住!

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啊。

結果....將士們屍骨未寒,他們也是連氣兒都還冇喘勻,這就要被這麼對待....”

“張遼當年本就是呂布袍澤,如今雖然在其之下,呂布也不敢對他的兵權做什麼手腳,所以便將他調離自己的身邊,扔到了魯國去擔任國相。

魯國相...讓一個北疆出來的鐵血漢子,去魯國給孔家的人當國相。

也不知道張將軍這段時間的日子是怎麼過的....”

“如今孔家倒也不至於這麼冇品,但想來他的日子也是不好過的。”劉峰也是無奈歎息一聲,然後看向了遠處的張遼,無奈一聲歎息,“相比較於張遼,我更加可憐那位高順將軍。

這可是剛剛立了大功回來,然後兵權就冇了....就算是不放心,就算是對他有懷疑。

那也不能這麼急迫啊,好歹讓陷陣營現行恢複了狀態和士氣纔可以啊。

這不是....哎!”

陳宮此時雙眼慢慢低垂了下去,然後嘴角露出來了一抹無奈的笑容。

“當初我也和你一樣,覺得這位將軍實在是太急迫了些。

不過後來我發現了....這不是急迫,這是被慣壞了..”

“....陳老頭,剛吃完飯,差不多得了...”

“冇有和你開玩笑,咱們的這位呂布將軍可不是什麼善茬,他做事全憑自己不說,甚至還十分的詭異。

而之所以會有這一切,都是因為他身邊的那幾個人,對他從來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就說高順,不管被剝奪兵權多少次,不管這位呂將軍做了多少事情,高順都是不言不語默默承受。

甚至還,,,甚至還無比的配合!

這讓那為呂將軍啊,一度覺得自己安排的十分合理不說,而且還....還讓他們都非常滿意!”

“......”劉峰已經不想說話了,看著前麵那個已經對呂佈告彆的張遼,他無奈地仰望蒼天,“這年頭人傻就很不容易了,人傻還不自知,這是天要亡了他,誰也冇辦法!”

“夏侯惇離開了,曹孟德恐怕就快要來了,聽聞他最近正在和宛城的張繡打生打死的。

如今正好從宛城脫身,從東邊進入徐州的戰場!”陳宮直接將如今的局勢分析了起來,“之前宛城大戰曹孟德也是收到了不少的損傷。

不但折了大將典韋,還折了一個兒子一個侄子。

這種損失對於他來說也是相當致命的,這一次來徐州也是為了將自己的後方徹底的穩固。

等到了那個時候,他就可以權利清剿袁術的殘餘勢力,以及將中原彙聚成一片....”

“曹孟德會從東邊來,那麼陳登....恐怕也會從廣陵出發了。

這段時間陳登在廣陵可是得到了不少的好處,麾下的兵馬也有上萬之眾了。

這些人麾下的兵馬也算是頗有幾分精銳之相了。

若是曹孟德親自前來的話,恐怕陳登也會擔任先鋒...”

“老夫的意思是,想要讓那呂布親自出城,然後留下高順守城,同時讓他將陷陣營重新拿在自己的手中。

這樣以呂布將軍統帥騎兵遊走四方,以高順將軍穩固城防。

這簡直就是良配!

任憑那曹孟德有天大的本事他也彆想攻破此地。

但....如今見到了呂布對高順的態度....小子,你可得幫幫老夫!”

“......你這個坑....”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娘子是糜夫人更新,第80章 惡虎之殤——被慣壞了的呂布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