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100e4132e483971c7d8869c7dc8b4a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對麵打野你是不是人啊!一直抓我女朋友乾什麼?”

“有本事你來下路,看老子兩槍點死你。”

白銀晉級賽。

就在秦鳴瘋狂教育對麵中單妹子時,對麵的射手玩家竟然打開了全部麥。

而且還大言不慚,說秦鳴不敢去下路。

嗬!

秦鳴看了眼對麵4/0的射手,下一秒就朝下路走去。

此時對麵下路剛剛走出二塔,而且還補充了裝備。

經濟一點不比秦鳴差。

可秦鳴依舊蹲在了對麵二草。

等射手剛準備進入防禦塔時。

哇嗚!

秦鳴粗壯的人形獅子直接飛撲而出。

一刀兩刀。

Q技能的殘忍無情,加上疊滿的殘暴值。

瞬間,對麵ADC原地融化了。

“臥艸”

“什麼情況?”

“我怎麼冇了?”

“媽的趁我看地圖冇注意你搞偷襲。”

“對麵打野你給我等著,這把你完了。”

秦鳴無語。

看來對麵的ADC還冇有清楚事情的嚴重性。

秦鳴打開全部麥道:

“小老弟,我給你讀個秒。”

“30秒後你還要再死一次。”

對麵ADC一愣。

他離複活還要25秒呢。

對麵打野竟然敢說他活不過三十秒。

他直接道:

“你笑死我了。”

“隻會搞偷襲,欺負中單妹子。”

“看我複活後把你頭打爛。”

秦鳴一笑:“那好啊!”

秦鳴看了眼對麵ADC的頭像亮起,這說明對麵複活了。

於是秦鳴開始默數。

“1、2、3……”

秦鳴開啟了大招,在下路高地塔外等著。

此時,對麵射手正好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

可突然,他發現麵前的空氣竟然扭動了一下。

一隻黑色的人形獅子突然憑空出現。

哇嗚!

秦鳴如同冷血的獵人。

在飛撲的同時,按出技能。

落地瞬間。

剛剛還滿血的射手,直接被開膛破肚。

“臥艸……”

真就是整整三十秒?

不僅ADC傻眼了,對麵的和秦鳴的隊友也跟著震驚。

“這打野,真神啊!”

“說三十秒竟然一秒不差。”

“對麵ADC這下肯定麻了。”

“他活該,誰讓他敢嘲諷我們家野爹的。”

……

五分鐘後。

秦鳴帶領著隊友以碾壓的狀態,結束了本場遊戲。

遊戲結束後。

對麵中單妹子玩家哭著對ADC玩家道。

“分手吧!”

“我要去找對麵打野做我的男朋友。”

“你玩的這麼爛,根本不配保護我!”

喂喂喂!

“小強你聽我解釋,不是我玩的菜,是對麵打野太變態!”

……

[恭喜玩家秦鳴成功晉級白銀4]

[獎勵精粹1000。]

[恭喜你獲得了雷恩加爾熟練度:10]

[恭喜你是本場遊戲的MVP,各項獎勵×2]

冇想到白銀晉級賽,會加這麼多精粹。

秦鳴看向麵版的藍色精粹,非常開心。

要知道真人moba的藍色精粹,是可以兌換成RMB的。

玩家每贏一把都會獲得,但輸了的話。

精粹就會被扣除,和熟練度一個道理。

我要使用[傲之追獵者-雷恩加爾]熟練度融合。

啊!

秦鳴在心中默唸。

下一秒,他的體內立刻出現了許多狩獵的技巧和一股強大的力量。

[提示:傲之追獵者融合度0.8%]

[提示:你已經掌握Q技能殘忍無情。]

秦鳴隨手一揮。

他的手臂上,竟出現了一把獵人的長刀。

這一刀的力量,恐怕可以將堅硬的石頭劈成兩半。

“真不錯,不到一天就打上了白銀。”

“是時候把這個好訊息,告訴我的五個兒子了。”

秦鳴此時退出了moba空間。

“兒子們,告訴你們一個好訊息。”

秦鳴毫不在意的說道。

可不曾想,本該活躍的宿舍此時竟然傳來了單身狗的痛哭。

熱心的暖男張二炮正安慰著:“李仙你彆哭了。”

“是啊,不就是被你的張菲女神拒絕了嗎,男子漢大丈夫要挺住。”

“嗚嗚嗚,我不是為女神拒絕我而哭。”

“我是為了女神嫌我段位太低而哭。”

“她說我帥不如秦鳴,段位更冇有那個社會大哥段位高。”

“說我是個飛舞,根本不配跟她在一起。”

“靠⊙∀⊙!”

宿舍的人一聽到這話頓時不樂意了:“這個張菲怎這樣?我們兄弟幾個必須幫你討個說法去。”

李仙阻攔道:“彆去。”

“我已經很丟人了。”

“我現在就想求你們,幫我打明天的比賽。”

“啊?”

聽到李大牙的話,四個舍友立刻陷入了沉默。

過了一會,張二炮虛虛的說道。

“李仙啊,對麵社會大哥可是白銀1的強者。”

“你確定讓我們幾個黑鐵青銅的去?”

“那你還不如,直接讓秦鳴去和李朝歌比賽扳手腕呢。”

“穩輸的啊!”

李仙破防了:“那怎麼辦,我找不到彆人了,我還必須要贏。”

“你們還是不是我兄弟?”

“是兄弟明天就跟我虐了對麵五個。”

“隻要我們配合到位,白銀強者說不定也能……贏吧?”

李仙說到最後自己都虛了。

顯然覺得不現實。

但冇辦法。

他明天要是找不齊隊友參賽豈不是要在女神麵前丟臉?

“喂喂喂。”

這時,上鋪的秦鳴不滿>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