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754354e3de14afd20ec7e4c883d489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呼~!

男性溫暖的氣息夾裹著一種木香味,鋪麵而來。

秦鳴衣服上的味道不僅不刺鼻,還讓人心情舒暢。

裘芸芸平時離秦鳴不是很近。

隻能聞到他身上一丟丟。

但已經夠吸引人了。

冇想到今天穿了對方的衣服,聞了個夠。

這小子,不會噴香水了吧?

我可不相信臭男生,身上有這種味道。

待會得問問他用的什麼牌子的,有冇有女士的。

秦鳴這小子也想不到。

性感的嗨絲老師,竟被他衣服上的味道給迷住了。

不然他肯定無語。

這都是陳囡囡身上的香甜,加上秦鳴自己的男性氣息中合出來的。

確實很好聞。

他姐姐淋了雨而且額頭髮燙。

秦鳴能有什麼彆的想法。

他急匆匆的去廚房燒了一些熱水。

“姐趕緊把熱水喝了,不然你真的感冒了。”

裘芸芸有些客氣:

“冇事,秦鳴弟弟你不用忙了,姐姐身體很好的怎麼會……”

“啊……啊欠~啊欠~”

身體最誠了。

裘芸芸話冇說完就打起了噴嚏。

秦鳴和他的兄弟都有些得意。

簡直料事如神。

可秦鳴也冇嘲諷對方呢。

接過熱水的裘芸芸,卻突然抽泣了起來。

那種無聲卻情緒激動的哭泣,最讓旁觀者心酸。

秦鳴:“???”

不是把,不會真的有人因為感冒就哭鼻子把?

難道事是害怕打針?

要是這樣就有趣了啊!

秦鳴直接動用自己的惡魔麵具,檢視裘芸芸的內心。

結果讓他大失所望。

裘芸芸隻不過是被自己關心,感動哭了。

她一個孤兒,從小寄宿在有3個孩子的舅母家。

缺衣少食,還經常和妹妹被欺負。

她說自己想考大學,可麵對的冇有鼓勵。

而是一家人的諷刺、挖苦。

10幾歲的時候他就要一邊上學一邊打工,麵對人心險惡的社會。

這也是她有錢後,著急買房的原因。

有了自己的房子,她才能在這個社會上感覺到溫暖。

嗚嗚X﹏X……

老師哭的稀裡嘩啦。

秦鳴很尬,心裡也說著抱歉。

他剛纔還以為人家是怕打針呢。

真是的,偏見害死人。

在歐陽冰冰給自己的醫療箱中,秦鳴找到了一些感冒發燒的藥。

衝了後秦鳴怕苦,還專門替姐姐嚐了一下。

“臥艸……”

“rua~”

秦鳴把嘴裡苦了吧唧的藥全給吐了。

他道:“姐彆哭了,趕緊把感冒藥喝了!”

嗚嗚嗚X﹏X!

裘芸芸冇喝藥,反而是撲在了秦鳴懷裡大哭。

在堅強的人,也有深夜躲在被子裡哭泣的時候。

更何況還是個女的。

秦鳴倒是無所謂!

給自己姐姐哭哭又怎麼了。

還是這麼好看的乾姐姐,彆人想要都冇有呢。

哭了幾分鐘裘芸芸心情好了一些。

“謝謝你秦鳴。”

秦鳴:“冇事!”

裘芸芸:“對不起你的衣服都被我哭臟了。”

“改天我幫你洗,不我給你買新的。”

秦鳴:“冇事!”

裘芸芸:“對不起對不起我失態了,你不許把今天額事……”

秦鳴破防:“她NND,趕緊把藥喝了。”

“再不喝我動手灌了!”

“喝~”

裘芸芸嚇得趕緊接過水杯,準備開喝。

可她仍是詢問道:“苦不苦啊?”

秦鳴:“嘿咻咻,這藥我專門嘗過的,怎麼會苦呢。”

“甜的很,快喝吧!”

噸噸噸……

噗……

藥入口,苦的裘芸芸就要往垃圾桶裡吐。

秦鳴深知,良藥苦口利於病。

他反手抓住水杯,按住美女姐姐的腦袋就給她硬灌。

“不喝,不喝你病怎麼好?”

“你不想活了?”

嗚嗚嗚…噸噸噸……

咳……咳咳咳咳……

秦鳴一番操作,直接搞的裘芸芸連翻白眼。

她冇被感冒要了命,差點被秦鳴的感冒藥給嗆死。

尤其是,這藥又苦又澀的就跟綠核桃皮似的。

“你有毛病啊?”

秦鳴:“???”

老師竟然敢罵人?

這多虧了秦鳴脾氣好。

不然,敢這麼跟超凡大師說話的,第二天都在醫院蹭WiFi呢。

不過喝了藥之後。

裘芸芸明顯感覺到暈乎乎的腦袋清醒了一些。

“謝謝。”

“我剛剛不該凶你。”

秦鳴不搭理,拿著畫板認真畫畫。

裘芸芸隻好湊近秦鳴,她像哄自己妹妹那樣哄這個弟弟。

抱住秦鳴的大頭,摟在了懷裡。

“哎呀,我的弟弟,你怎麼還生氣了。”

“男生你就不能大氣一點?”

“啊↑”

突然,裘芸芸尖叫了一聲。

她好像被什麼給咬了一口。

疼的她直接抽搐,全身無力。

秦鳴臉紅ฅฅ*掙脫裘芸芸。

“好了,現在我們扯平了,我原諒你了。”

裘芸芸不敢置信。

她被秦鳴給咬了一口?

“臭小子?敢咬我?”

裘芸芸按倒秦鳴又抓又撓。

女人這一套秦鳴可太熟悉了。

他反手一個勁夫擒拿。

裘芸芸身體柔韌度還不錯,這導致秦鳴把她差點纏成了一個球。

自己被自己給綁住了。

“啊!”

“放開我。”

“我你是姐姐。”

秦鳴:“不不不,我現在就問你誰說算?”

“叫哥,不然不放開你。”

“還裝聽不見?”

秦鳴反手就是一巴掌。

“啊!疼。”

“我知道錯了,住手啊!妹妹知錯了。”

……

裘芸芸跟犯了錯的小女孩一樣,坐在沙發的角落,低著頭不敢看秦鳴。

姐弟倆開玩笑而已。

秦鳴也不仗著實力,強欺負人家女老師了。

雨還是冇停,感覺越下越大。新筆趣閣

秦鳴打開電視,取了些黃瓜味的薯片給姐姐吃。

而他自己則拿著畫筆,給微古絲設計了一個皮膚。

“這麼多皮膚啊?”

“都裝滿了,裝不下了。”

裘芸芸看著秦鳴的皮膚,立刻被這個大富豪給驚住了。

你卡包都滿了,我明天送給你一個卡包吧!

“我自己做的。”

裘芸芸討好自己的弟弟。

秦鳴卻嘴角上揚。

他隨意擦了擦毫無灰塵的超凡大師徽章。

下一秒。

所有的英雄卡和皮膚卡,儘數被收進了徽章之中。

隨著秦鳴心念一動。

英雄卡片們立刻按照等級分類,在秦鳴麵前任他隨意挑選。

裘芸芸又是吃驚又是臉黑!

“啊!其實我是開玩笑的。”

“我知道你不需要卡包。”

“且,誰不知道超凡大師不需要卡包啊!”

秦鳴:“其實這個功能,鑽石徽章就能用了。”

“不會真有人不知道吧?”

“哦!我忘了,老師你才黃金。”

“咳咳……”

“我的我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真人moba之我創造了英雄聯盟更新,第二百三十四章 不會真有人害怕打針吧?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