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輪飛花令開始,人間四月恰逢春,這一輪的主題便是春。江月璃飛快在紙上寫下「勝日尋芳泗水濱,天邊光景一時春」,寫完便挑眉看我,「謝小姐以為如何?」「很好。」我端起茶杯淺飲道,「隻是江小姐,最後一字,改為新可能更好。」「天邊光景一時新,妙啊。」聽見我這麼說,周邊的士族子弟不禁斟酌起來,其實這句詩最後應當確實不是「春」字,想必是江月璃隻背不品,背岔了。江月璃回憶了一下,想起確實是「新」便懊惱起來,同...

新一輪飛花令開始,人間四月恰逢春,這一輪的主題便是春。

江月璃飛快在紙上寫下「勝日尋芳泗水濱,天邊光景一時春」,寫完便挑眉看我,「謝小姐以為如何?」

「很好。」我端起茶杯淺飲道,「隻是江小姐,最後一字,改為新可能更好。」

「天邊光景一時新,妙啊。」聽見我這麼說,周邊的士族子弟不禁斟酌起來,其實這句詩最後應當確實不是「春」字,想必是江月璃隻背不品,背岔了。

江月璃回憶了一下,想起確實是「新」便懊惱起來,同時看了看我,略帶著一些慌張低聲詢問我道:「這首詩,你知道?」

我看著她探究的眼神,想來是把我當成跟她一樣的穿越女了。我搖了搖頭:「不知道,隻是覺得這樣更押韻。」

改成春字,確實連詩詞的韻律都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