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舒向晚乖乖應了一聲‘好’,轉身走進浴室,往浴缸裡放好熱水後,躺了進去。

溫熱的水,在肌膚上盪漾開來時,讓身心俱疲的她,得到了一絲放鬆……

杉杉替她準備乾淨的毛巾和睡衣後,去廚房親自給她煮了一大碗薑茶。

雖然晚晚換了心臟,但畢竟是動過大手術的人,身體要比平常人虛弱得多。

淋這麼久的雨,也不知道會不會感冒發燒,想到這,杉杉又讓保姆去拿感冒藥。

舒向晚洗乾淨出來,就看到茶幾上,又是薑茶、又是感冒藥的,心窩驟然一暖。

她在沙發上坐下來,喝了薑茶,吃了感冒藥,這纔在杉杉的帶領下去了二樓。

“這棟房子,我買下來時,就做了兩個主臥,雖然那個時候知道你不可能再回來,但我還是堅持這麼做了,總覺得留一個房間給你,就感覺你還在我身邊似的……”

舒向晚看向正鋪著被子的杉杉,水霧又浮上了眼眶

前半生,是靠杉杉和宋斯越的照顧,艱難走過來的。

後半生,也該輪到她照顧他們了……

杉杉鋪好被子後,拍了拍柔軟的床鋪:“過來,好好睡一覺,什麼也不要想,知道嗎?”

舒向晚乖乖點了下頭,掀開被子,躺了下去……

在這一刻,就像回到了自己的家一般,讓她放鬆全身的,很快睡了過去。

看到她睡著後,杉杉輕手輕腳的,轉身走了出去……

她讓保姆將晚晚的衣服洗乾淨、烘乾後,拿出一張卡,放進衣服口袋裡。

這是晚晚離開前,留給她的二十五萬。

晚晚用命賺來的錢,她一分也冇用。

現在晚晚回來了,也該物歸原主。

杉杉做完這些後,坐在客廳沙發上,拿出手機,打開朋友圈看了一眼。

第一條就是季涼川發的,一張圖加一句文字……

他坐在夜色豪華包廂裡,摟著一個長相嫵媚的女人,搭配的文字是,新玩物。

杉杉看到後,像是早就料到他會重新找過女人一般,神色隻窒了一下,就迅速恢複自然。

隻是他和她在一起時,他從來冇有發過有關於她的朋友圈,現在換了未婚的女人,就敢發了。

杉杉覺得這樣多少有點傷人,也就在猶豫幾分鐘後,點開季涼川的微信,將他拉進黑名單。

那頭的季涼川,在發出朋友圈足足一個晚上後,還冇收到杉杉的訊息。

他忍不住點開她的微信頭像,將那張發在朋友圈的照片,重新轉發給她。

還想著氣氣她來著,結果收到個紅色感歎號!

他的臉色,驟然沉了下來:“喬杉杉,你居然敢先刪我?!”

他像是氣不過一般,一個電話打了過去,那邊卻在通話中……

很明顯,她將他的電話號碼,也拉黑了。

季涼川氣到臉色發青,咬著牙自言自語:“行,拉黑是吧。”

他伸出手指,用力戳著手機螢幕,很快就將與杉杉有關的一切,刪了個一乾二淨。

誰還不會拉黑似的,有本事就做到永遠也彆將他拉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