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應該是你家裡,很讚同你追求央拉吧?”玉宛如想也不想的回答。

“你真的好聰明。”次仁讚歎的看著玉宛如:“是,我阿爸阿媽都很喜歡央拉,都想讓央拉做他們的兒媳婦。”

玉宛如瞭然的點點頭:“意料之中的事情。”

“我真的很喜歡她。”次仁鼓起勇氣,對玉宛如說道:“所以可不可以,請你幫幫我?”

玉宛如輕笑了起來:“你為什麼認為,我能幫到你呢?”

“因為你很聰明,嘴巴又厲害。”次仁理所當然的回答。

“可是,次仁,我跟你非親非故,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呢?”玉宛如用最溫柔的聲音,說出最殘忍的真相:“我為什麼要費力不討好呢?我如果撮合你們,那麼央拉就會恨上我。到時候你什麼事情都冇有,而我卻成了她的敵人,會讓她對我恨之入骨,她會認為我多管閒事兒,她會認為我擋了她尋求幸福之路。所以,我為什麼要幫你呢?僅僅是因為覺得我看起來很好欺負的樣子嗎?”

次仁的臉,刷的一下憋的通紅通紅:“我不是這個意思。”

“所以,你到底是什麼意思呢?”玉宛如微笑著看著次仁。

“我......我......”次仁支支吾吾,卻是怎麼都說不出來了。

玉宛如看向遠方的羊群,說道:“你喜歡央拉,這是你的事情。你追求央拉或者放棄央拉,這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們的事情,就不要牽扯到其他人,這對彆人不公平。”

“你跟她從小一起長大,她都不聽你的。你憑什麼會認為,她會聽我這個隻認識不到兩天的陌生人呢?”玉宛如溫柔的看著次仁:“雖然我很看好你們,我也會祝福你們,但是追求愛情和幸福,是要靠自己的哦!”

次仁結結巴巴的說道:“哦,哦!”

“所以,你還有彆的什麼事兒嗎?”玉宛如問道。

“冇,冇有了。”次仁話都不說了,直接拔腿跑了。

玉宛如摸摸自己的臉。

自己有這麼可怕嗎?

自己剛剛說話的時候,分明是帶著笑意的啊!

不遠處,江晟將他們的對話,全都聽在了耳朵裡。

他又驕傲又得意又傷感。

驕傲的是,他看中的姑娘,果然從來就冇有讓他失望過。

得意的是,他搶先發現了這塊璞玉,並且帶在了自己的身邊。

傷感的是,這個姑娘活的太過通透,一點都不戀愛腦,自己想追求她,都不那麼容易呢!

不過,他也讚同玉宛如說的那句話。

自己的幸福要靠自己爭取。

他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玉宛如聽完了次仁的故事,然後央拉扭扭捏捏的也過來找玉宛如談心了。

“次仁剛剛跟你說什麼了?”央拉還是不太會隱藏自己的心思,直接就問出來了。

玉宛如微笑著回答;“他想讓我幫他,撮合你們倆。不過我拒絕了!”

央拉好奇的問道;“為什麼要拒絕?你撮合我跟次仁,你跟江晟哥哥不就可以在一起了嗎?”

玉宛如笑容帶著一絲古怪,說道:“且不說我跟總裁的關係,到底會如何發展。隻是一點,我跟你又冇有仇,我為什麼要阻攔你追求幸福呢?”

央拉驚呆了!

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無私的人嗎?

玉宛如又說道;“我又不是聖人,我為什麼要無償的幫助次仁呢?我幫助他,非但冇有好處,還會得到你的怨懟,所以我為什麼要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