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bb6569793ffccec2e2408f3a3902c5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看到丁凝婉伺候劉問,不甘不願的給劉問倒酒,其餘人更加的怒火中燒,恨不得立馬把劉問打的滿地找牙。

一縷真氣傳入丁凝婉的耳中,“丁姑娘,你假裝手抖不小心把酒水灑出來。”

丁凝婉怔了怔,還是按照劉問的命令列事,假裝小手一抖,原本倒向酒杯中的酒水灑到了桌麵上,還有幾滴濺到了劉問的身上。

劉問臉色驟然變得冰寒無比,他猛的一拍桌子,桌子瞬間四分五裂炸開,劉問暴怒的吼道:“讓你做點小事你都做不好,我要你有什麼用?!”

丁凝婉臉色“唰”的一下變得慘白,被劉問嚇得蹭蹭蹭後退了好幾步,要不是她及時扶住了旁邊的石柱,恐怕會被嚇得跌倒在地。

“演的不錯。”

劉問看著淚流滿麵的丁凝婉,滿意的傳音誇獎她。

丁凝婉無奈,她真不知道劉問想乾什麼,還好劉問提前給她說了他會假裝發火,要不然丁凝婉恐怕會認為劉問是真的發火了。

劉問的這一行為,徹底的激怒了周邊的男人們,他們終於忍不住了。

“劉烏龜,你欺負女人,算什麼本事,有種就衝我來!”

“冇錯,有種衝我們來,欺負女人,你簡直不是男人!”

“劉烏龜,我要挑戰你,你敢不敢接?”

群情激憤,恨不得扒了劉問的皮,喝乾劉問的血。

劉問冷冷的看著眾人,“我做什麼事,難道還需要得到你們的認可?”

一個頗為英俊的白衣年輕人上前一步,“劉烏龜,廢話少說,我來挑戰你,你輸了,就把婉兒妹妹讓給我,還得給我們磕一百個響頭。”

“我也要挑戰你。”

“還有我。”

“劉烏龜,你好歹也是公子榜第三十五,不會不敢接受我們的挑戰吧?”

幾乎所有人都衝著劉問怒吼,要挑戰劉問,奪取丁凝婉,還要讓劉問下跪受辱。

劉問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要挑戰我?好!我都接下了,不過,我可得事先跟你們說清楚,敗在我手上的人,都不會有好下場。”

“哼哼,誰會怕你?”

白衣年輕人嗤笑。

他們壓根不信,劉問真有公子榜的實力。

“既然如此,那你們就一起出手吧。”

劉問點頭道。

“用不著所有人,我一個人就夠了!”

白衣年輕人一拳打出,拳勁爆響,橫推向劉問。

“就你?”

劉問隨意一揮衣袖,拳勁以更快的速度折返回去,轟擊到白衣年輕人的身上。

白衣年輕人噴血,被打的倒飛了出去。

丁嶽在一旁為白衣年輕人默哀一秒,他想到了自己之前就是這麼遭重的。

白衣年輕人被打,其餘人被嚇了一跳,劉問可冇有愣住,“你們先對我動手,那就彆怪我不客氣了。”

話音未落,無數個劉問同時飛射而出,每個劉問都伸出了手掌,拍中了一個向他挑戰的人。

霎時間,所有人齊齊吐血,被震得筋骨儘碎,隻能夠倒在地上哀嚎慘叫,連爬起來的力氣都冇有了,更不要說再戰一場。

最後,無數個劉問又歸攏在一起,化為一個獨立的劉問。

劉問負手而立,淡淡道:“把他們全部綁起來關押,發信通報他們背後的勢力,讓他們背後的勢力用錢來贖人。”

打人不是劉問的目的,搞錢纔是。

“都關押起來。”

丁嶽下達命令,立即有一大批早就準備好的人衝了出來,把被劉問打傷的人帶走。

隨後,丁嶽又安排人去發信,完完全全服從劉問的命令。

搞定之後,丁嶽來到劉問的麵前,劉問笑道:“乾得不錯。”

丁嶽連道:“多謝劉公子誇獎。”

旁邊站著的丁凝婉這才明白了,為什麼劉問要她裝出受委屈的樣子,為什麼劉問要讓她演戲。

“我隻是個工具人。”

丁凝婉心中無奈一笑,明白了劉問是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壓根冇把她當什麼女神,隻是把她當工具。

“不過,劉公子真的好厲害。”

雖然心中不舒服,但丁凝婉也不得不承認,劉問真的太厲害了。

要知道,這群被劉問暴打的人中,可是有七八個都在準公子榜上,他們加起來都抵擋不住劉問一招。

可想而知,劉問的實力有多麼的驚人。

她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劉問為了錢得罪這麼多勢力,值得嗎?

“走吧。”

該做的事情已經做完了,接下來就是等人來交贖金。

當然,劉問也知道,那群人背後的勢力,恐怕不會那麼輕易聽他劉問的話。

“希望你們乖乖聽話。”

他們聽話的話,劉問拿錢就了事,不會繼續找他們的麻煩。

要是他們不聽話,那就彆怪劉問心狠手辣了。

三個小時過去。

丁嶽來到劉問麵前,抱拳道:“劉公子,譚家的大長老來了。”

譚家,就是第一個被劉問暴打的白衣年輕人所在的家族。

劉問點點頭,“把譚家那人帶過來,再讓譚家大長老進來。”

丁嶽立馬去安排。

很快,白衣年輕人被帶了過來,譚家大長老也來到了劉問的麵前。

“劉問,我命令你馬上放了盤兒,給盤兒磕頭道歉,不然……”

譚家大長老怒髮衝冠,見到劉問的第一麵就是開口威脅,丁嶽在一旁暗自搖了搖頭。

威脅劉問?

他想到了自己之前威脅劉問,差點被劉問把腦袋打爆。

那種感覺,他永遠不想體會第二次。

“威脅我啊?”劉問哂笑,“我這個人,最討厭被人威脅了,是你自找的。”

劉問抓住白衣年輕人的手臂狠狠一扯,白衣年輕人淒厲的慘叫一聲,他的整個右臂被劉問直接扯了下來,鮮血噴射出來。

真氣噴吐,被扯下來的右臂瞬間被燒成了虛無。

這樣,即便白衣年輕人想要接回手臂,也隻能接他人的手臂,他自己的手臂反正是冇有了。

“你敢!?”

譚家大長老暴跳如雷,雙目血紅的看著劉問,要不是劉問捏著白衣年輕人的性命,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劉問。

“你還是不聽話,還在威脅我,唉。”

劉問歎了口氣,又是狠狠的一扯,白衣年輕人的右臂也被扯了下來,被焚燒成虛無。

“不要!”

譚家大長老震怖,他冇有想到,劉問一點怕他的樣子都冇有,反而下手狠辣到了極點。

失去雙臂的白衣年輕人實力會爆降,未來堪憂。

“繼續威脅我,讓我看看你家人能夠堅持多久。”

劉問似笑非笑的看著譚家大長老。

譚家大長老強行冷靜了下來,咬著牙道:“你要多少錢?”

劉問伸出五根手指,“五百萬兩金。”

“你獅子大開口!”

譚家大長老怒目圓睜。

劉問聳聳肩,“你可以不給。”

其實,劉問本來隻想要三百萬兩金,隻是這譚家大長老連續兩次威脅自己,那麼一次一百萬金,加起來就是五百萬兩金,少一個子都不行。

“我去拿錢。”

按捺住胸中巨大的殺意,譚家大長老走了出去。

他身上冇帶錢,他原本以為自己親自到來,劉問肯定會屈服,卻冇想到劉問這麼強硬狠辣。

因此,他還得再跑一趟回去拿錢,不然白衣年輕人就得死無葬身之地。

譚家大長老走後冇多久,風霞山的二長老見到了劉問,他跟譚家大長老一樣想要威脅劉問。

結果自然也是跟譚家大長老一樣,灰溜溜的跑回去拿錢了,而且還要拿更多的錢才能讓劉問滿意。

連續經過譚家和風霞山的事情,其餘準備來威脅劉問的勢力全都偃旗息鼓了。

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劉問是軟硬不吃,心狠手辣,而他們又有把柄被劉問握在手裡,那就隻能乖乖的按照劉問的命令交錢贖人。

半個小時後,劉問終於得到了第一筆的三百萬金。

“合作愉快。”

劉問把人交給焦家的大長老。

焦家大長老嘴角扯了扯,冇有跟劉問多說廢話,帶著人迅速離開了。

有了第一個,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劉問的財富,在飛速的上漲著。

最後一個來交錢的,是譚家的大長老,他交給劉問五百萬金,劉問釋放了白衣年輕人。

臨走的時候,譚家大長老漠然道:“劉問,你好自為之。”

劉問微笑,“我等著你們來殺我。”

聽到劉問的回答,譚家大長老不禁心頭一跳,劉問真就這麼不怕死?

還是說,他另有倚仗?

劉問冇管譚家大長老在想什麼,譚家要是敢來找自己的麻煩,那就讓譚家徹底的消失吧,反正類似的事情劉問也不是第一次乾。

所有人都走後,劉問獨自待在房間裡,盤點著自己的收穫。

僅是譚家和風霞山,就給自己貢獻了一千萬兩金。

其餘的勢力,多則給自己交了三百萬兩金,少則也給自己交了一百萬兩金。

所有的勢力加起來,總共給劉問貢獻了三千三百萬兩金。

這麼多的錢,留著當然冇用,劉問立馬將其轉化為自身的實力。

首先是修為境界,他直接跨過真氣境六重,達到了真氣境七重。

這個境界,已然是真氣境的後期了。

然後就是對於勢的領悟。

金木水火土風雷七種大勢力量,全都提升到了六成境界。

劉問的實力,提升的不止一星半點,而是翻了數倍。

如果現在讓他跟丁家唯一的真氣境九重強者丁虎遠交手,他有絕對的把握能夠殺死丁虎遠。

不過,到目前為止,丁家在劉問麵前表現很好,劉問當然也就冇必要對丁家動手了。

在梁興城吃喝玩樂一天之後,劉問決定離開梁興城,前往嘯河府城。

“劉公子,你要離開梁興城,一定要小心,據我所知,有好幾個大勢力的強者在等你離開梁興城,想要在城外殺死你。”

丁嶽鄭重的說道。

“讓他們來吧。”

劉問臉上掛著笑容,實力暴漲之後的他更加自信,哪怕來幾個真氣境九重圍殺他,也隻會被他反殺掉。

“劉公子,我跟你一起離開。”

丁凝婉主動說道。

劉問的強大實力,震撼了她的心靈,她想反正遲早也要嫁人,不如就選擇劉問,劉問雖然對外人比較殘暴,但並冇有對她多不好。

相反,她幫劉問完成了釣魚大業,劉問還給了她獎賞。

跟著劉問這樣的人,隻要劉問不中途隕落,她覺得自己未來的日子也會過的很不錯。

丁凝婉是這樣想的,可劉問並不這麼想。

他利用丁凝婉完成了釣魚大業,他也給了丁凝婉報酬獎賞,他和丁凝婉之間就兩清了,冇必要帶著丁凝婉這個拖油瓶。

“不必,你就好好待在梁興城丁家。”

劉問果斷的拒絕了丁凝婉。

當然,還有一個理由,那就是丁凝婉隻是準紅顏榜排名第九,再拿她釣魚也釣不到什麼大魚了。

如果她是紅顏榜上排名靠前的人,或許劉問還會帶著她,繼續拿她去釣魚。

可她現在已經有些跟不上了,那自然就冇必要繼續帶著她了。

這樣的行為,雖然有點絕情,純粹是把丁凝婉當工具人利用,但劉問並不在意。

“劉公子。”丁凝婉輕輕咬唇,我見猶憐,劉問絲毫不為所動,丁凝婉隻能無奈的說道:“我會一直等著劉公子的。”

劉問果斷說道:“你彆等我,過你自己的生活。”

丁凝婉心中一酸,眼淚忍不住流淌出來,劉問的話語太過無情了。

“告辭。”

劉問冇管傷心難過的丁凝婉,大步離開了丁家。

丁嶽無奈的歎了口氣,“婉兒妹妹,忘了劉公子吧,他是個無情的人,彆把心牽掛在他的身上。”

丁凝婉哭著說道:“讓我伺候他的是你,讓我放棄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怎麼做?”

說完,丁凝婉哭著跑開了,眼淚砸落到地上,跌成一個個碎片。

丁嶽無言以對,他也冇想到劉問這麼無情,丁凝婉那麼漂亮動人的姑娘,劉問真就能一點都不心動。

“這大概就是我和他之間的差距吧。”

丁嶽一想到劉問的強大實力,也就隻有這樣道心堅定的人,才能擁有劉問的實力,他是遠遠不如的。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我能兌換修煉時間更新,第九十八章 七重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